rm0qd熱門言情小說 風雲弄笔趣-等着你來拿看書-ja0kx

風雲弄
小說推薦風雲弄
翌日清晨,大雾笼罩着落天镇,空气中湿漉漉的,人的视线都变得极为模糊,镇上的人们大多还处在睡梦中。
無良閨秀,田園神醫 浮綠迢迢
天龍之扭轉乾坤 雙面怪才
“呼,呼。”在落天镇的后山处,这里密林丛集,平常格外安静的后山此时显得有些喧闹,视线轻移,穿过那一片密林,在后山处的一片空地,有着两道模糊的身影。
这两道身影此时正以一种在外人看来格外滑稽的方式倒立着,不过两人却并未停止着,汗水滴滴答答的顺着两人的鬓角流下,在空地上流下一滩水迹。
两人便是林萧和李山,林萧自从昨天和林云表明了自己的决心,也知道如果这几天不加紧修炼的话,李山回来的检验便不好交差,更何况李山的检验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一个月后的考验,如果到时候成绩不好的话,可是不好向父母交待,虽然从小到大林云,云婉并未要求自己的孩子林萧要做得多么出色,可林萧不是傻子,每每都能看出父母对自己的隐藏的期盼,只是不想让自己有太大的压力,所以从未言语上要求什么,但不代表不希望。
林萧自小便有着一种韧性,他也知道自小体弱的他想要比别人更加出色,要想成为人上人的话,他需要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汗水。不然也只能看着别人拿了名额,可以想象到父母的无法掩藏的失落,要强的他并不想发生这样的事。这也是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早安,鬼夫大人
而李山则是被林萧强行从被窝里拉出来的,他的爹一听林萧是想和李山一起到后山修炼的,顿时将这自己的儿子从家里赶出来,仿佛李山只要不从,就有当场暴揍李山的冲动。对于自己这老爹的脾气,李山显然已经习惯了,嘀嘀咕咕的和林萧一起去修炼。
錯生愛 猥瑣大爺會唱歌
感受着此时肌肉酸疼的林萧,此时却未停止倒立,倒是一旁的李山早已瘫坐在地上,“我说萧子,你累不累啊,你已经维持这种状态快两个时辰了,歇会吧。”
林萧摇了摇头,咬着牙不语,尽管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筋疲力竭了,可他父亲曾对他说过,炼体境只有将自己的身体置于没有多余的力气的时候,身体强度才会更近一步。人的身体都有应激性,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将人的潜力逼出来,林萧可是从来都是对自己狠的人,所以他在以一种他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将自己的潜力逼发出来。
快穿好感收集系統
獸破蒼穹 妖夜
“呼,”就在林萧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身体里已经一丝力气都没有了,视线也是开始模糊了,“终究还是抗不过这关么,突破不了吗?”林萧咬了咬牙,还是不肯放弃,生性倔强的他不想落人之后,毕竟炼体三重的他在小镇上也处于中下游的水平,这种水平连通过最基本的考验都不一定能通过。
就在林萧快要昏迷时,一旁的李山也准备过来扶他时,异变发生,林萧身上从小佩戴的玉佩此时发出滚烫的热度,林萧顿时感觉全身暖洋洋的,全身筋脉里迸发出一股热流,顺着林萧的筋脉温养全身,感受着自己内部的变化,林萧一喜,刚想起身探明自身内部发生了什么,却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便垂直落下,这时一旁的李山抱住了林萧,“让你逞能,现在好了,回去又要被骂了。”说完便背着林萧向山下走去,不过此时的林萧已然没了意识,李山的话也听不见了。
。。。。。。。。。。。
黑暗中林萧做了个梦,发现自己尚处襁褓,被云婉抱住,不过此时的云婉雍容华贵,一股上位者的气息淡淡流露出来,而自己的父亲此时则正与一群衣着不凡的老者们争吵着。
末世奇葩別太多 矛盾的橙子
聶門:心期如畫 殷尋
“自此,我林云不再是林家之人,和妻儿隐居小镇,你们也不许来干涉我儿的生活,总有一天我会相信我儿会舞动风云,要来终究属于他的东西,若我儿碌碌无为,那注定他与此无缘,我也不干涉。这是我做得最大让步,如果不行,那便战吧,不要怪我无义。”
那一群衣着不凡的中年人们闻言,脸上布满了笑容,:“如此甚好,林云,你也是林家中人,应当知道家族中人应为家族考虑,家族为重啊,不是我们腐朽,希望你明白。“
林云一声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所谓的长老做了什么,我也不去追究,只要你们别干涉我儿,还有,这些东西都只是暂时放在你们这,我儿终究是会拿的。“
云婉此时显得格外气愤,“云哥,不能这么算了,他们居然暗地里搞这些动作。”那群被称作长老中的一位年龄最大的,脸上皱纹满面的老者,”云婉,话不能这么说,你没有证据怎能证明那些事是我们做得,我们是不可能这般的。“其他老者点头应道,”恩,婉儿姑娘,你还是查清这些事之后再来质问我们,我们到时候一定给你个交代,可好?”
云婉望着这一群道貌岸然的长老,看着怀中林萧,眼中噙着泪光,“孩子,是娘没能保护的好你。”一旁的林云见已至此,拿不出证据,奈何不了这群长老,便走向云婉“婉儿,我们走。”说完,便牵着云婉向那敞开的由上好木材的大门走去,外面站着一群年纪中年,衣着同样华贵的人,他们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林云夫妻二人,还有尚处襁褓的林萧,指指点点。
林云目不斜视,一步步的走向大门,稳健的步声此刻响彻这片天空。
方才还笑容满面的长老们顿时脸色大变,那一声声脚步声,仿佛有着一种魔力,宛如千军万马踏过心脏,这些长老所承受的冲击还好些,下面那些修为略弱的则在死死抵抗那股冲击,更有甚者,直接倒地昏迷,不省人事。
“想不到他达到了这步境界,还好我们做的不留痕迹,不然,怕是要被他搅得天翻地覆吧。”
吞天帝尊
一长老心有余悸的对站在中央的老者道。
老者闻言,眉毛一皱,“周长老,注意措辞,林云的儿子的事件与我们无关,下次注意了,祸从口出。”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 容九
被称作周长老的脸色大变,他可是听出了大长老的言语中的警告意味,想了想大长老的手段,顿时冷汗淋漓,倒头如蒜,“知道了,下次注意了。”
“有这些东西,林家怕是又要上一个台阶了,虽说是暂时放在林家,可也等于白送给林家了,这林云不会真以为自己的儿子能踏上林家要回吗?原先怕是可能,可一个服用了化神散的婴儿,怕是没这种可能了吧。”大长老内心冷笑道。
“有本事来取回属于你的东西吧,我等着,林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