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6si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氪金劍仙李太白-第179章 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推薦-vwqqs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韩……韩姑娘?!”
柳老头显然也是认得韩嫣萝的。
“先放人吧,我可以给他们作保。”
韩嫣萝冲柳老头笑了笑。
“这……不合规矩啊。”
柳老头表面上一脸为难,内心里却是波涛翻涌。
他原以为这就是一件小事,却没想到连韩嫣萝都惊动了。
“那几位昨日可曾真的伤到了人?”
韩嫣萝将目光看向了一旁那脸色又白了几分的李司值。
“没……没有。”
李司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劍道獨尊
“我们及时制止了!”
在看到柳老头脸色有些难看后,他跟着又补充了一句。
韩嫣萝撇了撇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转而看向了柳老头。
美人多驕 尋找失落的愛情
“柳老,你也听到了,他们并没有真的伤到人,照理就算有罪,关押一晚也是绰绰有余的。”
她看向柳寺卿的目光冷淡了几分。
“这……”
柳老头闻言依旧有些犹豫。
“柳老,难不成要我请殿下来作保?”
韩嫣萝皱了皱眉。
“韩姑娘言重了,言重了。”
超凡紀元
柳老头闻言先是眉头一跳,继而讪讪一笑。
“既然有韩姑娘作保,那几人又没伤到人,我便破例一次将他们先行放出来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瞪了那李司值一眼。
“我这就去将那几位请出来。”
李司值如蒙大赦般带着人转身便走。
片刻后,就见他领着几道身影走了出来。
李白抬眼一看,发现正是月圆跟阿倍他们,这时才算彻底放下心来。
“阿兄!”
这时月圆也远远地看到李白,当即从衙门内冲了出来,然后一把搂住李白的胳膊。
“没受什么伤吧?”
李白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有,就是在里面待得有些无聊。”
月圆嘻嘻一笑摇了摇头。
“月圆妹妹还记得我吗?”
韩嫣萝这时笑眯眯地看向李月圆。
“姐姐你是?”
月圆摇了摇头。
“在碎叶城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豪門小俏妻【完】
韩嫣萝拉着李月圆的手很是亲近地道。
“姐姐你也在碎叶城住过?”
月圆一脸惊喜。
就在两人寒暄时,阿倍跟朱烨还有刘誉,这时走到了李白边上。
“抱歉太白,没照顾好月圆他们。”
阿倍一脸歉意道。
“阿倍叔你没错!。”刘誉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瞪了那李司值一眼。“要不是馆主说了不要在城内动武,我们才不会被抓到这里来!”
“是啊,那人抢月圆的东西,还故意报官来抓我们,真是一个小人!”
朱烨这时也是愤愤难平。
“几位,我虽然破例放了你们,但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
柳老头听了几人的话脸上有些难看。
“我们有……”
“阿倍兄,你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月圆一脸激动地刚要反驳,却被李白打断了,只见他先是轻轻拍了拍月圆的脑袋,然后再将目光看向了阿倍。
人已经出来了,他便再也没什么顾忌了。
“好。”
巔峰權
阿倍点了点头。
接着,他便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经过向李白几人娓娓道来。
“这衙门里的人拦住我们之后ꓹ 我怕阿誉跟阿烨他们手上没有轻重,杀了官家的人ꓹ 到时候就更说不清,于是便没有抵抗直接跟他们来到了这衙门,来到这衙门的时候ꓹ 我们才知道报案诬陷我们的人,就是在那间店铺里想要抢夺月圆马鞍的那对年轻男女。”
说到这里时他还狠狠瞪了那李司值一眼ꓹ 然后一脸愤怒道:“而且没想到,这衙门居然是他家开的!”
“这位小兄弟ꓹ 饭可以乱吃ꓹ 话可不能乱说。”
一直在一旁静静听着的柳寺卿,这时笑眯眯地打断阿倍道。听到这里时,他已经猜出,怂恿李司值抓人的,应该就是他的那对宝贝儿女,所以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淡定,但实际上内心里早已经破口大骂。
“韩姑娘。”
柳老头接着若无其事地看向韩嫣萝。
“有人报案我们抓人ꓹ 都是依律行事,这很合理对吧?”
他笑盈盈地道。
“话虽如此ꓹ 但抓错人那就又是一回事了。”
韩嫣萝皱了皱眉。
“若韩姑娘执意这般想ꓹ 大可让贺馆主或赵将军去向圣上参我一本。”
柳老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道。
“送客!”
接着他摆了摆手ꓹ 头也不回地向衙门内走去。
“真是只老狐狸!”
望着柳老头走入衙门内的背影ꓹ 韩嫣萝禁不住低声破口大骂。
“阿兄,就这么让他走了?”
月圆一脸委屈道。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ꓹ 然后看着那柳寺卿的背影淡淡道:
“柳老说的没错ꓹ 这件事情已经跟大理寺无关ꓹ 接下来怎么解决就是我们修行界的事情了。”
他声音平静,但语调之中却是透着一股子肃杀。
已经进入衙门内的柳寺卿听得一个踉跄ꓹ 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那人拿了你们什么东西?”
李白没再去看那柳寺卿,而是转头看向了李月圆跟阿倍他们。
“月圆的那只马鞍,还有我的剑,全都被他们拿了去。”
阿倍沉声道。
李白闻言看向依旧还站在门口的李司值,然后伸出手道:“东西呢?”
“东西,东西都在柳少爷手上!”
惊慌之下李司值直接脱口而出道,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之后,他连连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
“崔将军你们认识柳寺卿家这位公子吗?”
李白将目光看向崔珣还有钟骁他们,声音再次提高了一倍。
“认识,怎么不认识?”
崔珣闻言嘴角勾起。
“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李白又问。
“他应该还在醉霄楼,我带你去吧。”
回答李白的是钟骁。
“我也想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沉声怒视了衙门中的柳寺卿一眼。
听了月圆他们的叙说之后,几人之中正义感最强的他,此时已经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那走吧。”李白点了点,然后看了眼身旁的月圆,“丢了东西没有不要回来的道理。”
而衙门中的柳寺卿在听到这里时,脸色已经铁青一片。
“李司值!”
他大吼了一声。
“小的在!”
李司值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柳寺卿身旁。
“这事你为何不提前知会我一声?!”
他瞪着李司值道。
“是,是少爷,少爷不让我说的!”
李司值结结巴巴道。
“这小子真是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了!”
柳寺卿气得直跺脚。
“老爷,这些人应该不该拿少爷怎么样吧?而且以少爷的修为……”
“你知道他是谁吗?”
李司值话还没说完,就被柳寺卿打断了。
“他是李太白,能在吐蕃杀个一个来回还安然无恙的李太白!能让陛下亲自下旨保他的李太白!上个月破了突破邪术的李太白!”
柳寺卿咆哮道。
之前那李司值因为一直处于惊惶不安之中,所以其实并没有听清李白的身份,所以现在听柳寺卿这么一说,一张脸顿时惨白一片,心中一片骇然的同时,也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对这几人用刑。
“那我的令牌入宫,将此事告知太子殿下,最好也知会天刀阁一声!”
柳寺卿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块令牌塞进那李司值的怀里。
“是,是!”
李司值接过令牌,然后一路小跑冲出衙门。
“臭小子,一出来就给我惹事!”
柳寺卿咬着牙在心里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