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e5y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 ptt-第791章 撿到一個小學妹!讀書-z50qr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
一红一蓝两辆兰博基尼一前一后缓缓驶出中扬悦城小区。
路过小区门口值班室的时候,吴骏下意识地朝值班室瞅了一眼。
他发现值班的保安已经换岗了,换成了两名陌生保安,不见了王洪亮的踪影。
找了一家永和豆浆早餐店解决了早餐问题。
骏亨集团总部所在的中天大厦和姜仪上班的工行在两个方向。
吃完早餐后,红色兰博基尼向左拐,蓝色的向右拐。
吴骏按照昨晚的行驶路线原路折返。
路过粉静云那家小花店的时候下意识地扭头朝花店的位置看了一眼。
晚上经营到很晚才闭店的小花店,这个时间点已经开门营业了。
吴骏看了一眼仪表盘上显示的时间,现在也不过才八点半左右。
小花店左右两侧的邻居都还没开门呢。
吴骏有些疑惑地想到,大清早应该不会有人买花,没有生意上门吧?
虽然昨晚只是短暂的相处,但花店内那个“粉色”的女孩儿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走在吴骏前面那辆车的刹车灯亮了,吴骏回过神后,也跟着踩下刹车。
吴骏一抬头,发现前面路口的红灯亮了。
而他现在又不当不正地,正处在往辅路拐的一个小路口。
“滴呜滴呜滴呜……”
车后方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鸣笛声。
吴骏从反光镜里看到后面跟着一辆打着转向灯的救护车。
域超凡入聖
救护车距离他的车还有三五米远便停住不再前进,一个劲儿在后面按喇叭。
估计是怕把他这车蹭了或刮了。
几百万的豪车,蹭一下,刮一下,把救护车卖了都不够赔的!
吴骏看清被自己堵在后面的是辆救护车后,赶忙松开手刹,重新启动车子,一把方向拐出了主路。
万一车上拉着一位急诊病人,因为自己堵路而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那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吴骏拐出主路后,驶进辅路后,没有再继续向前,就近驶进路边画的一个临时停车位。
救护车也跟着驶出主路,路过吴骏车旁的时候,司机隔着玻璃朝他挥手致敬,然后滴呜滴呜滴呜地朝前方驶去。
“看来连老天爷都在帮你啊,算了,都到门口,就照顾一下你的生意吧!”
吴骏扭头看着旁边不远处那家小花店,摇头笑笑,推门下车。
如果不是路口正好亮起红灯,如果不是自己的车刚好在小路口堵住了一辆救护车,自己也不会被迫驶出主路。
也就不会来到粉静云这家小花店前面。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
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牵引着吴骏来到花店一样。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次擦肩而过后边永世不再相见。
能够遇到两次,就可以算作是莫大的缘分。
吴骏想到花店女孩儿不能视物,不由得就想照顾一下她的生意。
现在才八点多,距离上班还早ꓹ 而且,他也不怕迟到。
对于日常旷工的吴骏来说ꓹ 迟到就更是小意思了……
推门下车,锁好车门。
蛋王 蒙古小噠子
吴骏抬腿朝花店门口走去。
叮铃铃,叮铃铃~
花店门口的风铃随着吴骏的进去叮当作响。
仿佛能看到吴骏一样ꓹ 正拿着一把小剪刀修剪花枝的粉静云转过身看向门口,小脸上有些雀跃ꓹ 又有些惊讶。
粉静云今天的装扮和昨天差不多,还是一条粉色的围裙ꓹ 脚上穿着一双白底粉面的运动鞋。
一头乌黑的发丝ꓹ 用一条粉色的束带束成马尾,看山去青春活力无限。
“吴先生,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粉静云一笑,两只梨涡浮现,率先和吴骏打招呼。
“嗯?你……”吴骏很惊讶地张了张嘴。
这是真看不见还是装呢?
自己还没出声呢,这就把自己认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吴骏进屋后,满脸疑惑地问道。
“如果我说是感觉ꓹ 吴先生信吗?”粉静云微笑道,“我看向门口的时候ꓹ 直觉告诉我吴先生来了。”
網遊之霸王箭
吴骏开玩笑说:“哈哈……你该不会是有什么隐藏的超能力吧?”
“超能力吗?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粉静云一本正经地回答了吴骏的问题。
吴骏有些好奇地问道:“经常这么准吗?”
“嗯。”粉静云很乖巧地点点头ꓹ 没有否认ꓹ 给人的感觉一点儿心机都没有。
吴骏看着粉静云有些呆萌的样子ꓹ 有些无良地想到,估计把她卖了ꓹ 她还给自己数钱呢。
吴骏转移话题说:“算了不聊这些了ꓹ 我可不是专门来店里闲聊的ꓹ 我是带着任务来的。”
粉静云放下手里的小剪刀,抬眼看向吴骏说话的方位:“嗯ꓹ 吴先生您说,我听着呢。”
吴骏直接开门见山道:“小粉啊,你说送同事的话,送什么花好呢?”
“扶郎、向日葵,剑兰、马蹄莲、郁金香、白百这些都可以送同事呀。”粉静云详细问道,“不知道吴先生是送男同事还是送女同事?”
吴骏稍一寻思,回答说:“嗯……男女都有吧!送男送女还有什么讲究吗?”
粉静云耐心讲解道:“也算不上什么讲究啦,说是约定成俗更恰当一些,扶郎和向日葵可以送给所有同事,剑兰更适合送男同事,马蹄莲和郁金香百合适合送女同事。”
吴骏一听这么麻烦,干脆道:“那就送扶郎和向日葵吧!省的麻烦了,我还真不知道是男同事更多还是女同事更多。”
“对了,扶郎是什么花,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神醫棄妃,腹黑邪王極寵妻
在送人鲜花这方面,吴骏绝对是“花痴”级别的。
除了耳熟能详的几种花,其他一概不认识。
粉静云微笑科普道:“扶郎的别名就是太阳花,代表积极、热情、阳光,以及追求丰富的人生。送同事鲜花送上一束各色的扶郎花,寓意祝福对方生活多姿多彩。”
“哦,原来是太阳花就是扶郎啊,太阳花我倒是认识。”吴骏微笑说,“我记得我的高中母校,一进校门有一个大花池,里面栽满了五颜六色的太阳花。”
“这么巧的吗?”粉静云听到吴骏的话后,一脸惊讶地“看”着他,“我的高中母校也有一个吴先生说的那样的花池哎!”
“这么巧吗?”吴骏也感觉太过巧合,哭笑不得道,“小粉,你说咱俩该不是同乡加校友吧?”
粉静云有些疑惑地问道:“吴先生不是本地人吗?”
吴骏昨晚出手大方,一次性花费近千元买花,粉静云理所当然地把他当成小有资产的小资市民了。
而且,吴骏说话的口音也正是石门市最正宗的口音,听不出一丝方言的味道。
吴骏微笑回答道:“是本地的,不过不是市区的,我的家乡在下面山区。”
现如今再谈起自己的家乡,吴骏有种引以为豪的感觉。
现如今的小吴庄,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贫困山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粉静云试探问道:“萍山?”
吴骏试探问道:“实验中学?”
两人只问不答,但也都得到了各自想要的答案。
吴骏哈哈笑道:“哈哈哈……还真有这么巧的事啊小粉学妹。”
一大早就“捡到”一个粉嫩粉嫩的小学妹,吴骏心情更舒畅了。
虽说石门市区内萍山老乡本来就很多,平日里走在大街上,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说不定一天就能遇到七八个老乡。
萍山人在石门市内遇到老乡并不是多么稀罕的事情,绝对不会出现那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人场景。
但遇到同乡校友还是很值得开心的,尤其是在这位校友还是位小美女的情况下。
“是呢,吴先生也是我这家小店的第一位校友顾客。”粉静云甜甜笑道,“以后吴先生再来买花,我都给你打8折。”
在自己店里遇到熟人,粉静云也显得很开心,一直在微笑。
醉挽長歌
吴骏开玩笑说:“这都确认过眼神了,怎么还这么见外叫吴先生呢,以后再见面就叫吴哥或者吴学长吧!”
“那……好吧,吴学长。”粉静云最终还是选择了“学长”这个称呼。
今时今日,这哥那哥的太常见了,遍地是大哥。
吴学长这个称呼要显得更独特一些。
这个称呼随时提醒两人之间有曾在一个学校读书的情谊。
认完小学妹后,吴骏开玩笑说:“小粉学妹,事先声明啊,我和你套近乎可不是图你的优惠。”
粉静云说:“吴学长说这话就见外了,我和你又是同学,又是老乡,当然不能按给别人的价格给学长了,而且,这个价我也有得赚,肯定不会赔钱就是了。”
吴骏笑笑说:“折扣优惠这些就算了,买花的钱可以找我们老板报销,我们老板有钱的很,不赚白不赚,小粉学妹按照正常价格给我就好。”
“吴学长……”粉静云一脸疑惑地“看着”吴骏。
她有些搞不明白,自己这位吴学长是真不明白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完全可以从自己这里用折扣价买花,然后全额报销,他从中间拿个回扣啊!
但是他偏不,坚持要从自己这里原价拿货。
这个利益至上金钱当道的世道,像吴学长这么老实的人不多了啊!
“嗯……就来刚才你说的太阳花和向日葵吧。”吴骏想了想,说,“先来200份,太阳花和向日葵一样100份,再来一束红玫瑰,一束粉玫瑰,两束玫瑰花各99支,最后再来一束郁金香同样是99支。”
吴骏一大串话说完,粉静云的小嘴巴已经长到最大了……
吴骏这单生意,绝对是她开业以来接到的最大单的生意了!
一大清早就订出去203束鲜花。
小花店今天一天的业绩快赶上往常一个月的生意了!
吴骏看向粉静云说:“小粉你算一下这些总共要多少钱,我先把钱付给你,你什么准备完毕,什么时候找人送到公司就行。”
青春,不堪逆流 尤斯
“地址在中天大厦,骏亨集团和骏亨商贸有限公司,还有蕊阳文化,送到这三家公司,这三家公司都在一个大厦,分别是20层,21层,22层。”
很显然,粉静云这家小花店绝对当场拿不出吴骏订购的花束,需要从花卉市场订货回来。
醫生不好當 獨戀一枝花
这么一大批鲜花的价格,想来也不是个小数目。
不用粉静云提醒,吴骏主动选择提前付款。
这样一来也免去了她垫付货款的后顾之忧。
常言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个世道什么人都有,老乡坑老乡的事情多了去了。
鲜花这个东西,讲究的就是一个“鲜”,保质期一般都很短。
万一吴骏订了不要,一次性进货这么大一批鲜花,粉静云这个小店肯定消化不掉,大部分都会凋零。
“吴哥,您确定要一次性定这么多鲜花吗……”虽说粉静云打心眼里感觉吴学长不是坏人,但还是向他确认了一下。
像吴骏今天这样,一次性送三家公司所有同事鲜花的案列还是很少见的。
至少在粉静云从事这个行业以来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嗯,当然确定了,今天早上老板刚给我发的微信,督促我一定要把这件事给办了。”
吴骏睁着眼说瞎话道:“今天这不是31号了吗,今年最后一天上班,明天就是元旦假期了,我们老板体量员工工作辛苦,算是一个节日祝福和意外惊喜吧!”
吴骏这句话说的虚实参半,还是很容易唬住人的,他口中的老板就是他自己,当然是毫无破绽了。
“对了小粉,我再多嘴问一句,今天下班之前肯定能送到吧?”
吴骏最后加上这句,就显得更真了。
粉静云点点头说:“可以的学长,我从市场上找几个熟手帮手,大约在中午左右就可以完成包装花束得工作,等您公司那边下午上班的时候就可以安排快递送货。”
吴骏点点头说:“那最好不过了,赶紧算算多少钱吧,我先把账结了,你也好打电话联系进货。”
“学长请稍等……”
粉静云朝吴骏点点头,然后移步到墙边一个小桌子旁。
打开抽屉,伸手从里抽出一只小巧的银色算盘噼里啪啦地算起来。
算出总价后,粉静云小脸上有些忐忑地看向吴骏。
吴骏见状哭笑不得道:“小粉你这是什么表情,是怕学长带的钱不够吗?”
粉静云赶忙摆手说:“不是的学长,不是的……”
“那到底……算了,还是我自己看吧。”吴骏一句话说完,抬腿上前两步,低头朝粉静云手上的小算盘看去。
吴骏上小学的时候也学过几天算盘,虽然现在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不会打了,但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