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oh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屠逆穹宇討論-第三十五章:花花救駕閲讀-49lfo

屠逆穹宇
小說推薦屠逆穹宇
靖璧叫道:“翰璞,你别多管闲事。”翰璞道:“我只是在劝告你,让你迷途知返。”靖璧朗声大笑:“哈哈,翰璞,迷途知返?哈哈,真真是,笑死我了……哎哟受不了了……”翰璞淡淡道:“话已至此,说多无意。你自己好自为吧!”说完不去管靖璧是何反应,转而手掌心放在傲龑背上,缓慢输出自己精纯的力量,帮助傲龑修复身体的损伤暗疾。
大约一刻钟后,傲龑伤势渐进好转,他才收手。傲龑睁开眼对翰璞微笑点头道:“多谢你。”翰璞笑而不语。傲龑虽然伤势好转,但没有完全根除,还有些暗伤,他需要慢慢地治疗。
矮人族此时也按耐不住,想要分一杯羹后尽快离去。族中带头的天朗道:“我矮人族不想与大家争夺什么,希望大家能够谅解,无论你们是否相信,我只要我想得到的。”羽家羽哲笑道:“矮人族真是站着说话腰疼。我也可以说这小子偷拿了我羽家的无上心法秘笈,只要这东西到手我们也保证立刻遁走,绝不逗留片刻。”凌家亦是这样回答,分分说出自己想要的……
天朗似乎觉得自己的话让在场的人都误会了,他对着傲龑道:“小弟弟,只要你交出在虎灵族那得到的东西,我矮人族绝不拦你,任由你离去。”虎灵族的镬敊道:“小兄弟,别给他,矮人族的话不能信,尤其是这货的就更加不能相信。”天朗道:“小子,你交出那东西,我绝不为难你。”镬敊骂道:“天朗,你放屁,小兄弟,别信这人面兽心的家伙。”天朗气得脸色铁青,说不出来话:“你……”
天狗族的靖璧道:“天朗兄,虎灵族想独吞那东西,我们不能坐视不管。”矮人族的天朗道:“是啊,不能任由其发展。”正当大家各怀鬼胎,都想置对方于死地的时候。从东边缓缓飞来一东西,呈火红色比拳头大一圈,四肢脚在空中走路,圆圆的屁股一扭一扭的,还不时放一两个空气,四只蹄子虎虎生风,他抬着高傲的头颅,一边走一边吹着口哨,甚是响亮。
就因为口哨声把把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住,在场的人看着他牛皮哄哄地向这边走过来,都非常惊讶和好奇。不知道的人都感觉这货长得还挺好,就是太能装逼了,一出来就对人吹口哨,而且专捡漂亮的姑娘,一句话:哎,美女,有男人没?没有哥就勉为其难地把你收了。就能把你气得七窍生烟,愤恨无比。
富豪小區美女的秘密 紅燒鯽魚
醉夢輕弦帝王寵
尤其是羽冬儿和凌雨冰看这货的眼神,如欲要吃了他,如果眼神能杀人,这货死几千次了。双女眼睛通红,好像要喷出火。这货对着羽冬儿吹个长长口哨道:“美妞,跟爷走吧,别在外边抛头露面,和哥吃香喝辣去。哥有床睡定会和你一起睡的,不让你着凉独自一人守空闺。”
羽冬儿自打出生到现在,何曾受到这般**,让她又羞又脑又气愤,怒不可遏,想一巴掌把这无耻之货给拍死。他愤怒道:“你,你,卑鄙无耻的东西,我……我……”显然被气得话都说不清楚。这货得意洋洋道:“既然你那么崇拜我,让我也有些感动,嗯,待会儿完事后,你就跟我走吧。”在旁边的凌雨冰看着羽冬儿气得话都说不清,也不禁莞尔一笑,这货眼睛贼亮道:“笑什么笑,你也有分。等会儿跟我走……”想想真是美滋滋滴,有美女暖被窝,而且还是两个,喔偶……凌雨冰的笑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愤怒至极,一掌拍向这货,而这货不紧不慢地轻轻松松就避开,尖声叫道:“呀,小辣椒啊,我喜欢。”说完不管其他人的看法,径直走到傲龑身边,鄙视地看着傲龑:“你这小子,还没死呢?幸好我来得及时……”傲龑自打看到这货手就开始痒了,他在一边等这货装完逼后才收拾他,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哪能放过。一巴掌拍在花花的脑袋上,只听“咚”的一声傲龑吃痛叫道:“说,你最近到哪去了?得到好东西都不懂得分享?”花花满不在乎道:“就是转悠一圈,就看不到你了,唉,那你又去哪了?”他是不敢和傲龑说自己曾看到傲龑被羽墨山追杀,自己溜之大吉的事,不然傲龑非和他拼命不可,所以他假装不知道。
三國懶人 五狗子
傲龑道:“你来得真及时。”花花道:“你到底是惹了什么祸,这么多人共同讨伐你,啧啧……”傲龑苦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花花道:“看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货,一个个都是坏痞。”他指着羽青和羽北道:“你看这两货,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傲龑笑着点头,而被花花指的俩人脸色铁青,简直就想破口大骂了。花花又指着羽哲凌雨冰道:“一看这两就活脱脱一对奸夫****,坏到一家去了……”羽哲和凌雨冰简直要气得一佛跳,二佛出。被花花无视,他指着众人评头论足,只要被他指着的人,没有一个不巨目园睁,想把他给生吞活剥,玛德,这货太缺德了,什么话都敢说。
一个声音突然尖叫:“他是这小杂种的宠兽,和他一伙的。”这个声音正是羽青,他歇斯底里地叫喊道。这一声如惊雷般的公鸭桑打破了宁静。羽北也附和道:“对对,对,就是这专门使坏的坏痞。”花花不答应道:“喂,你俩二货说啥呢?破坏老子形象,竟敢诋毁我在人们心中美好而又高尚的光辉形象,讨打?是不是皮痒痒了?很久没有受我手段的洗礼啦?”
婚權獨占
傲龑在一旁偷笑道:“花花,让他们尝尝你的好手段,这俩货的嘴真贱。”羽青怒道:“小畜生,你竟敢唆使怂恿你的宠兽伤人。”花花不乐意:“怎么说话?分明他是我的宠兽,我什么时候变成他的宠兽了?喂,给我说清楚。”羽北叫道:“你就是他的宠兽。”他想挑拨离间傲龑和花花,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自讨苦吃。花花鄙夷道:“要你说了吗?”一道电流击射到羽北身上,直电的他爹呀妈呀的乱喊一通不过,甚至是口吐白沫,四肢倒在地上抽搐不止。
羽青看到这一幕气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个,赶忙低着头,谁知道这货什么时候哪根筋不对,也给自己来那么一下,到时候找谁讨冤屈去。还不是白挨,脚下的羽北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花花对着傲龑道:“回去后再跟你算账。”傲龑笑道:“我还没和你清算呢,反倒怪起我来了。哼哼!”周围的人大部分都被花花当面指着鼻子骂过,他倒是骂爽了,可很多人是不愿意滴!这时惹祸精镬敊跳出来大加赞扬花花道:“哇哈哈,哇哈哈,我终于找到知己了。”他走过来和花花套近乎,只听他道:“兄弟啊,老子也是对这些满嘴仁义道德,背地里男盗女娼的无耻之徒不爽很久了,总想找个机会好好骂他们一次,你现在完成了我多年的愿望,真真是爽翻天啦!”
有良奸商
花花看着他问:“我们认识吗?我和你很熟?”镬敊无言以对:“咳咳,咳咳这个,那个,我这不是……,咳……”他向傲龑挤眉弄眼,意思是你帮我两来个靓丽的开场介绍。傲龑会意道:“花花,他可是大名鼎鼎,出类拔萃的虎灵族镬敊前辈是也。”花花道:“原来是你,久仰久仰……”傲龑又和镬敊介绍道:“这是从土里冒出来的,不知是啥玩意儿,我叫他花花,在外人人都称他一声花哥或是花爷。”镬敊听完也是喜道:“哦……原来是花爷,您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啊。”这三人一唱一和把周围的人弄得连连作呕,呕呕,呕呕,,******,我是受不了这三个一路货。一些人开始吐槽,谩骂。傲龑胡编乱驺的一些词更是让他们吐得连胆汁都要出来了。
一个声音道:“玛德,这三货聚在一起简直是奇葩中的顶尖人物,还花爷,大名鼎鼎,呕呕,呕呕,哎哟,我受不了了……”
另一声道“三人走在一起,出去定会……”他说到这里不敢说下去。
迷糊妖孽撞到愛
遊戲旅途 路過的穿越者
“哎哟,三个牛逼人物,真是牛气冲天啊……”一个长得半人半鬼的家伙阴阳怪气道。“我槽,我都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这三个人,让我甘拜下风……”
……
此类的话层出不穷,连珠带炮地向这两人一兽攻来,气势汹汹,来势猛烈。傲龑,镬敊和花花完全不理会这些人的鄙视,自顾自地谈笑风生,有说有笑。还不时向羽冬儿和凌雨冰丰满匀称,高耸如云的傲人双峰乱瞟胡看。让两女直打哆嗦,感觉有人盯着自己重要部位,面红耳赤,羞愤恨恨地盯着两人一兽,只见他们正围绕在一起商榷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