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swi火熱連載小說 鬼手魔尊-第十五章 你的地盤我做主相伴-y1atd

鬼手魔尊
小說推薦鬼手魔尊
桑林被媚娘驱使着一步一步走向卿颜,说句心里话,桑林不可能完全不想那一夜看到了宛若九天仙女的卿颜出浴,那样的雾气蒸腾和冷淡话语,可是把少年的一颗心烧得火热,甚至在无眠的梦里也会偶尔惊鸿一瞥。
而如今,曾经高高在上的女掌门被这法阵压得动弹不得,桑林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小心思被媚娘的魔音一点点的勾起来;而且媚娘说得也不错,桑林在常山的这三年,也的确没有受到过什么好的待遇。
桑林喘了粗气,一下子俯下身去,伸手撕开了女掌门那云裳的衣襟,女掌门只是淡淡的看着桑林,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惊慌或者仇视的表情,女掌门的胸前露出大片的雪白,桑林哪里还能够控制,不由得撅了嘴凑了上去。
“就是这样!”媚娘此时简直急不可耐,把桑林的左半边脸都扭曲成厉鬼的模样:“快一点,真没想到我距离夺舍新生只有一步之遥了!”
祈家福女
亲…桑林对着女掌门狠狠的亲下去,女掌门一声叹息闭上了眼睛,而媚娘则相当的欢呼雀跃,但是三秒钟之后…
狂笑的媚娘停了下来,卿颜也把眼睛重新睁开,因为媚娘并没有能够夺取卿颜的身体,两女把注意力放在桑林身上,却发现桑林这货一口啃在卿颜的脸颊上,却是并没有去亲那吹弹得破的剔透嘴唇。
我的導演時代 吃飯打怪獸
穿越農家樂悠
“亲啊,你这货难不成真是块木头?”媚娘顿时抓了狂。
“不!”而桑林露出了坚毅的表情,猛的一挣扎,夺回了一些控制权后逐步后退:“我桑林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伤天害理?”媚娘几乎尖啸到:“她把你推入三年的生存战才是伤天害理,你如今占她便宜才是天经地义!”
“不!”桑林执拗的摇摇头:“生存战是常山的传统,如果我生存战受的苦要往上算,恐怕还要算在你这第六祖头上!”
“你?!”媚娘被桑林一针见血,顿时语塞。
重生之漫漫婚路 千秋
呼…伴随着媚娘的理亏,桑林只感觉到媚娘的气势和魅惑都被进一步的削弱,而桑林的左半边脸也逐渐恢复了正常,只剩下左臂还维持着鬼手形态。
“不行,这是我的地盘,要由我做主!!”媚娘气得大叫,并且试图重新控制桑林:“你这个家伙不能这么对我!”
“我不伤害无辜之人。你再闹我便用北山秘籍收了你!”桑林此时右手猛的拽出了北山秘籍:“你的地盘,我做主!”
…媚娘顿时哑火,只有这北山秘籍伤不起。
桑林见媚娘不再闹,也赶忙把刚刚媚娘打出的道印全部按照反顺序打了一回,那三层的法阵顿时烟消云散,强大的压制力全部褪去,卿颜从地上站起来,只是淡淡的看着桑林,顺手相当自然的整理了一下襟领。
“抱歉,掌门师父,让你受惊了。”桑林诚恳的说道:“你之前要逐我出师门,我这就离开!”
“我没说过要逐你出师门。”而卿颜此时却是这样说:“我只是说最近不想再见到你而已。”
…桑林的心中一片火热,没想到卿颜这样一言九鼎的掌门竟然也不动声色的收回了驱逐令,桑林却看着女掌门脸颊被他啃出的唇印,又看看伊人胸前锯齿状的云裳襟领,一些不该有的念头顿时往上窜,桑林不敢多留,连忙给卿颜行了礼后离开。
異世邪徒 夏炎炎
赤火神劍 才華賊
“你这混球,笨蛋!见色忘友的木头!”桑林埋头往前山走,媚娘化作了魂云敲着桑林的脑袋大肆抱怨:“多么好的夺舍机会,你心疼你的小女友,居然坏了本姑娘的好事!”
錦醫夜行
“她是我掌门师父,你不要乱说。”桑林此时正色说道:“我可没有见色忘友,你也是色!我总不能见色忘色!”
“去死,你就会强词夺理!”媚娘气得不轻,哇啦哇啦的捶打:“枉我救你性命,还以为你心性不错,你真是枉我负我,所有的男人都是一副德行,真不是东西!我看你下一步就要用北山秘籍彻底收了我,然后把我扔下山崖自生自灭是不是?你这个见利忘义的,臭不要脸的家伙!”
“我没说过,你自己这样妄自推断而已。”桑林耸耸肩而撇撇嘴:“我们的约定依然有效,你可以夺我的舍,我现在就带你去清溪河畔沐浴炼魂。”
炮灰奮鬥記
“你!!”媚娘一时又是宽慰又是气结。说实话,当北山秘籍被桑林窝在手里的时候,主动权就已经被桑林牢牢掌握,桑林可以选择用北山秘籍收了媚娘一了百了,相信一般人都会这么选,偏生碰到了这样一块有原则的木头,让媚娘只能干瞪眼而束手无策。
桑林此番一路下了常山,却是没走几步路便往那路旁一拐,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刚刚和女掌门一番争斗,加上媚娘的搅局,让桑林的气海里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此时月黑风高,大战之后,正是晋升的好时机!
阿爾法兌換系統 紫宇
媚娘见桑林就地开始修炼,却也不阻拦,鬼修炼魂改体的方式独特而怪异,只要心境和灵气得到满足,在炼体完成之前都不会有太大的风险,桑林此时开始吸收天地阴气,而媚娘也借此机会巩固一下她的鬼体。
桑林吸收了阴气开始在丹田之中继续冲击身体剩余经脉,这初窥四段任脉打开之后,桑林发现鬼气冲击经脉的速度开始变快和变多,此一番并不是单个经脉,而是一次性打开了十条经脉,如此一来,桑林晋升到了初窥五段,实力也自然是成倍数提升了。
桑林修炼完毕睁开眼睛之时,却发现已经是天光大亮,不少师兄弟都在陆续下山,而看到山路旁修炼的桑林,如今谁也不敢多呲一个屁,大家都不知道昨夜北山闲云阁发生了什么,只当是桑林又得到了卿颜掌门的真传,这随便往地上一坐就能晋级的速度和气度,着实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桑林拍拍屁股起了身,也知道这师兄弟们都集体下山是要奔了清溪河畔去修炼,清溪河畔失而复得,灵气比竹林强上三倍,自然是修行的不二选择,桑林跟着师兄弟们一起下山,听得大家言论,也知道孙子健一大早就跑去开启清溪河畔,估计这会儿已经把守护法阵彻底打开迎接大伙儿入内了。
清溪河畔在溪古镇的上游,大家掩着溪古镇的外围经过,不少镇民也来围观,对着常山的修行者表现出相当的艳羡和崇敬,大家看到镇民们崇拜的目光,一个个也不由得挺起胸膛,那美滋滋的劲儿就甭提了。
往常这清溪河畔附近都是衡月居的人,如今才真叫变了天,不可谓不痛快,桑林一路和大伙儿走,却也听见前方忽然吵吵嚷嚷,清溪河畔里的叫骂声和疑惑声相当的多,可不像是一副修炼的样子。
待桑林也走进了清溪河畔,却才发觉此时果然是一处洞天福地,河畔外围被一圈高大的梧桐所包围,每一棵梧桐的树干上都镌刻着奇山六卦的法阵,而跨过了梧桐圈,这河畔里芳草萋萋,花香鸟语,小桥白沙,好一幅人间仙境的模样,而只不过…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横穿清溪河畔的那条清溪河…没水了!
所有的常山弟子一进入清溪河畔,首先都是惊诧,而后一张脸全部都掉在了地上,此时清溪河畔的灵气并不算充裕,照比竹林也就是七七八八,而往日清澈灵动的清溪河如今只剩下干枯的河床,河床里还带着潮气和苔藓的鹅卵石和半河床的死鱼。
师兄弟们的脸色都相当的难看,傻子都知道清溪河畔之所以是宝地,灵气都是由清溪河带来的!这下子没水了,宝地成烂地了…
“师兄,河里没水了…”一个家伙弱弱的对孙子健说道。
“废话,我又不瞎,当然看得到!”孙子健此时的脸色相当难看。
重生之天生我才
“你说这是为啥呢?”又一个师弟弱弱的揣测:“莫不是清溪河也有涨潮落潮,是我们的打开方式不对?”
“你是猪脑子啊?”孙子健一个脑勺拍过去:“这明摆着是衡月居的人在上游使坏,引走了河水!放着清溪河畔不让我们修行!”
“啊?这还了得!!”众师兄弟一听顿时义愤填膺:“我们找他们去!”
“那是自然!”孙子健大手一挥:“所有人跟我走!”
常山弟子此一番可真是一呼百应,五六十号人跟着孙子健沿着河畔往上游走,桑林自然也跟在其中,不消一时三刻,大家走出百里便看到,那衡月居的肖谋指挥了一群人硬生生的开出一条支流,把清溪河的水全部引到了其他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