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xlha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列魔志 起點-第二十二章 巡法之期分享-63a0j

列魔志
小說推薦列魔志
第二十二章 巡法之期
恨天吞火终铸成,巡法之期显凶名。
铸造炉内火焰翻腾,火焰上短小匕首的匕身与把手逐步融合,在即将完全融合的档口,几滴鲜血滴入迅速的融入匕首,瞬间,火焰暗淡了几分,火焰中的匕首四周缭绕着数缕黑气。
秦浪子急忙催动风箱,火焰登时又汹汹燃烧起来,缭绕的黑气诡异的钻入匕首。看看火候,秦浪子逐步停止了火焰,缓缓的封上铸造炉的炉盖,“啪”的一声,匕首落入铸造炉内。
这件法器的铸造已经初步完成,只差进行法力祭祀使法器拥有与自己通灵的特性了。而法力祭祀需要选择极为安静的环境,周围没有其他拥有法力的人干扰,否则很容易使法器的灵性驳杂,导致施法时因为法器灵性受影响而发生意外。
此刻在仓房内,巨浪正在中央的大铸造炉内奋力鼓风,将火焰越燃越旺,而大铸造炉内那柄庞然巨物般的龙身大刀如凶兽般大股大股的吞噬着火焰,任凭巨浪如和加力鼓风,窜起的火焰都会被庞大的龙身大刀吞没。
大刀下面火焰凶猛上窜,却没有一丝火苗能越过大刀,尽数被大刀吞噬。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几个时辰,看着已经有些颤抖打晃的巨浪,秦浪子知道这家伙已经到了有尽灯枯的地步了。
让秦浪子颇为担心的是这家伙到底铸造的是什么法器,从两个月前进入这间铸造室内,巨浪就开始了这件法器的融合,整整两个月,除了融合就是融合,巨浪根本没有干别的事情。而自己在完成最终的设计思路后,开始用铸造炉鼎来炼制法器的部件,后来开始融合法器,到现在法器已经初步铸造成功了,而这个家伙的法器还在融合过程中没有结束。
“要不要出手呢?”秦浪子思忖,内心在不停犹豫。按照一般的情况,铸造师在铸造时时不允许有外人来干扰的,即使是鼓风这样的粗活也不能假手他人,因为火候这种玄妙的东西,除了铸造师本人别人是很难把控的。可是眼下这情形,秦浪子觉得十有八九是因为火力不足导致的。可是秦浪子又怕万一自己出手,最后导致法器铸造功亏一篑。
看着已经即将要倒闭的巨浪,秦浪子知道现在已经到了这件法器融合的关键阶段了,能否过得了这关将关系到这件法器能否铸造成功。
猛地一咬牙,秦浪子脚下用力,闪电般窜到巨浪身旁,双手猛然握住风箱的把手与巨浪一起鼓动起来。只鼓的几下,却见巨浪如睡着般向后软倒。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傾尋
秦浪子没法子,只好猛力鼓动风箱。而铸造炉内的火焰依然像巨浪鼓动时一般,不论多大的火焰始终难以烧过龙身大刀。秦浪子渐渐被斗起了蛮性,越来越迅猛的鼓动风箱,火焰猛然间大了许多,却依旧被打倒吞噬。
秦浪子看似瘦弱的身体却蕴含了颇为可怕的力量,体内星路循环,黑色的魔气不停顺着星路流转。从日头偏西,秦浪子一直鼓动风箱,一颗不曾停歇,已经换上的粗布麻衫,被汗水完全湿透了。
一边鼓动风箱,一边担心倒在地上的巨浪,不知道这个平日里极为顽强的家伙到底怎么样了,以往自己每每被迫出手教训这家伙时,看似受伤很重却又能很快恢复,令秦浪子怀疑这家伙的身体是否不是人的身体。
重案S組
当午夜降临后,月光缓缓透进这间破败的仓房,正在奋力鼓风的秦浪子猛然感觉到巨浪动了一动。可是秦浪子实在顾不得这家伙,因为到现在为止,自己已经整整鼓风了四个时辰了,可是这大刀好似全然没有完全融合的迹象。
一般的法器如果火候到了,会不受火力,通过观察火势,如果发现法器不再吸收火焰就说明融合完成了。
身后,巨浪那熟悉的破罗嗓音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气后,奇道:“哈!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鼓风啊?”
说完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巨浪猛的冲到秦浪子身边,失声道:“我的恨天还没有融合么?”
见到秦浪子因鼓风累的已经有些狰狞的面目,巨浪知道这件法器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期,看看已经累的无力话语的秦浪子,巨浪连忙抓住把手帮忙鼓起风来。
秦浪子缓缓松开把手,一屁股坐在地上,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就那么呼呼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就被巨浪踢醒。睁眼一看,巨浪已经又到了耗尽体力的时刻,秦浪子忙爬起来接替。
两人一直忙到天光微亮,恨天的融合才堪堪完成。
一阵晨曦微露气息传来,秦浪子挣扎爬起,淡然道:“走吧,修炼的时间到了!”
巨浪躺在地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哀嚎道:“我快死了,今天能不能不修炼啊!”
秦浪子牙缝里蹦出两个字:“不行!”说完,挪着沉重的脚步移出了仓房。
走到仓房外,却意外的发现以往早早在此打坐吐纳修炼的太白翁竟然不在那块大石上。
自从教授了秦浪子一遍入门功法的太白翁除了在清晨修炼和吃饭时偶尔和两人说话,其时间都在自己的屋内睡觉,对两人不闻不问。虽然自称是在闭门修炼,可是两人早就从那震天的呼噜声知道了真相。
秦浪子没有在意,像以往一样坐在自己的那块小青石上,盘膝吐纳运行星路。巨浪竟然没多久也晃晃悠悠的走出了仓房,惫懒的冲秦浪子打了个招呼后,爬在自己的小青石上呼呼睡去。
秦浪子没好气的看了这家伙一眼,不知道他出来爬在青石上睡和在仓房内直接睡去有什么分别,也许能聊以**!
可是奇怪的事不仅是太白翁没有按时来打坐修炼,刚刚闭目修炼的秦浪子忽然感到一阵危险的气息逼来,睁眼一看,却见几个少年弟子远远从巷子口向秦浪子所在院落走来。
人人手中擎着法器,一幅气势汹汹的样子。
秦浪子不仅有些茫然,不知道这些家伙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要公然来此寻衅闹事么?
几人中一个为首的弟子走到破败的木门前,法器一摆,一道火光闪现,木门被洞穿,一个大洞宛然其上。而原本关着的木门也如同两片树叶被风吹动般打开。
几个少年一拥而入。
为首的弟子獐头鼠目,眼睛骨碌碌一转,将院落内的情形打量一遍,忽然哈哈一笑道:“怪不得要改行做铸造师呢,原来连每天的晨修都在睡觉,看来我们还是来的够早,不然一会其他的师兄弟们纷纷赶来,就没有我们的机会了!哈哈哈……”
其他几个少年弟子也纷纷嗤笑起来。
秦浪子很是不解,站起身向来的几个少年一拱手道:“各位神仙,请问来此有何贵干?”
“哈哈哈哈哈哈,有何贵干?他竟然问我有何贵干?哈哈哈,真是蠢猪,只配做铸造师的傻蛋,比他堂兄更蠢,他要是加入仙山就更好了,我们又多了一个可以戏耍的对象,哈哈哈……”獐头鼠目的少年得意非凡。
驚世攝政王:邪魅皇兄是紅妝 赤砂
旁边一个壮实少年大声喝道:“你这蠢蛋,快把你堂兄叫醒,说我们来巡法了!”
秦浪子不知道什么巡法,知道问也不会得到答案,便装作顺从的走到巨浪身边,大力摇醒巨浪。这家伙微睁着朦胧的睡眼嚷嚷道:“别闹别闹,小秦子,你自己修炼吧,我还要再睡一会呢!”
秦浪子拖住巨浪将要睡倒的身子道:“堂兄,你快醒醒,有人来找你呢!”
巨浪揉揉双眼,慢慢的爬起,睡眼惺忪的望着这几个少年,不解道:“你们几个找我干什么?想要铸造法器么?带没带酬劳啊?”
几个少年又是一阵大笑。
獐头鼠目的少年冷笑道:“我说巨浪师兄,我们是来巡法的,不知道你今天敢不敢应法啊?如果不敢就干脆继续睡觉,校法大会你也不用去了,在这里给我好好铸造几件趁手的法器吧,哈哈哈!”
巨浪用手捶头,又猛地摇晃了一阵,感到稍稍清醒了才道:“什么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开始巡法了么?”
少年们纷纷耻笑,笑这位师兄如此愚蠢糊涂,竟然连巡法的日期也不知道。
在仙山上,每年的校法大会前一个月,开始巡法。巡法开始后,所有人都可以到别的同辈弟子哪里去挑战,能够挑战成功10场的人才有资格在校法大会上登台接受长一辈的执事、长老们的校法,否则只能在台下观看。
全才相師
在巡法期间长辈们是不能干涉弟子们间的斗法,所以每次的巡法期间的一个月也是同辈师兄弟间解决仇怨的时刻。除了不允许伤及性命,其他的什么都不禁止。这一个月也是仙山这座世人敬仰的圣地最为混乱的时刻。
誰為誰守身如玉
而历年以来,太白翁和巨浪都是同辈人首选的挑战对象,看看破败的院落和那扇几经摧残的破木门,秦浪子已经大致了然这所谓的巡法就是看谁的实力强,弱者是没有什么尊严可言的。
太古星辰訣 陸搖
对于像秦浪子这样的人,想要进入仙山也必须通过这巡法的考验。仙山是不会收留一个脓包在山上的,强者为尊的法则在任何地方都适用,仙山也不例外。而这也是仙山保持不断强盛的一个原因。
秦浪子听完巨浪絮絮叨叨的解释,看看几个少年早就不耐烦起来。巨浪回头冲几个少年一瞪眼道:“急什么!讨死啊!小小年纪这般没有礼貌,没有看到师兄在教导弟弟么?”顿了顿又道:“你们几个小子定然是听了别人的谣传以为我巨浪师兄好欺负,对么?哼哼,等一下就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我说巨浪师兄,你别尽在这里吹牛皮啊,快点行不行!你们两个谁先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