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0zf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本天驕 會水的魚兒-第二十五章 大比 (一)閲讀-5uarp

我本天驕
小說推薦我本天驕
演武场上,人山人海。除了三大家族的人,主要是镇上的一些居民和散修。最显眼的是台上的坐着的人,除了三家族族长和长老外,还有来自乌兰国各大门派和家族的人。
各大门派和家族也需要补充新鲜血液嘛,而这种出身于小家族的美玉正是他们的首选。毕竟这种大门派和大家族对于渴望实力,渴望得到培养的雏鹰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双方各得其所,又何乐而不为哪?
可是要让一个大门派看中,那也是不容易的事,不仅天赋要突出,而且年纪也不能超过二十。超过二十,顶多在大门派中就是个外门弟子。而对于一般人而言,纵使是外门弟子也很难。再次一点的,就留给大家族了。
一旦被大门派相中,连自己所在的家族都会受益匪浅。说白了,三家族的比试终归是利益之争。
夜微涼:美人千面暗香襲
浮跡 行行漸遠
極品相師 鯤鵬聽濤
林霸就是在二十多年前,被大家族之一的潘家培养的,要不,林霸会心甘情愿地戴绿帽子吗?那是因为他欠潘家一个人情,是潘家培养了他。而且他在潘家多年,也知道这种家族的实力,深不可测,他不愿也不敢失去潘家这个后台,更不要说得罪潘家了。
雪枫正在忘我的修炼。就见他在小院中,左手龙诀,右手虎决,“嘭”一声响,面前的一棵百年大树懒腰折断。他犹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左手独孤排云掌,右手奔雷诀,一会儿两手两脚同时出不同的招。
“哈哈哈”,他发出畅快的大笑,“我终于成功了!”
原来,这些天细细参详《炎黄诀》时,他发现了一门功法:一心二用术。修炼这门心法成功后,可以左右手、左右脚同时出不同的招。他是魔武双修,所以第一个想到了能不能同时施展魔法技和武技。经过五天的修炼,他终于成功了。
虽然只是一个小法门,但它的价值不可估量。尤其是对魔武双修的雪枫来说,简直是量身定做的。而且他也不想把自己魔武双修的事情暴露。虽说赵家和林家的许多人都已经知道,可魔武双修没有亲睹的人会相信吗?
此外,雪枫还有一个顾忌。据说这十年一次的大比,会有乌兰国的大派和家族前来观摩。天剑山肯定会来人,一旦暴露自己是魔武双修,纵使是自己抹杀朱佟、阴月宗韩平的事不暴露,他和他的家族就会受到各大门派的追杀、灭族。
毕竟这样的天才天蓝大陆万年不出了,既然不能为他们所用,就会采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方法,毁了他,甚至于灭他的家族。
醫妃無價,冷王的神秘貴妻 焱火焰
唯一令他有些不爽的是,一心二用术,极耗元气和念力。元气还好说,毕竟他的筋脉和丹田比寻常修士的宽大了好多倍,加之有传送空间在,几息之内,就可以补充足耗去的天地元气。但是念力很难补充。不过,作为底牌使用倒是不错。
即使是雪枫也没有想到,这在他看来简单而鸡肋的心法实际上就是魔武合一的法门,而且只要解决了念力补充的问题,战斗力又不止提升三四倍。
正在雪枫向行老吹嘘自己是天才,和行老抬杠时,一声尖叫声传来,随即看到一个身影掠了进来。
“疯哥哥,你还在这儿干嘛?大伙儿都急的冒火了。雪虎哥哥和雪林哥哥都被对手打成重伤了。”雪雁像只小麻雀一样,人未到,声音已经传了进来。就见小姑娘双眼通红,已经丰满的小胸部起伏不停。
“什么?”雪枫的怒气“腾”一下直冲云霄。
宗比,原则上是不能伤人的,当然所谓的重伤指的是废去修为,毁人筋脉丹田之类的。可是参赛的各家族子弟早就被灌输了“拳脚无眼,死伤在所难免”的理论,故而在比赛中被打残甚至打死也不足为奇。反正出事了,自然有家族长辈出头搅沫沫。
当然,对方求饶或者认输时,胜者就不得再出手,这是比试的底线。
当雪枫拖着雪雁飞奔而来时,周围都挤满了人群,特别是擂台附近围得水泄不通。雪枫使出龙行步“刷刷”几下,就轻而易举地来到了擂下。
就见胞兄雪虎和学林正躺在担架上,满身的伤口惨不忍睹。尤其是雪林丹田直接被废去,脸色煞白,气若游丝。
雪枫赶紧给旁边的赵家赵家子弟两颗“续命丹”,让他们给两人服下。随即,凌厉的目光射向台上。
大唐醫王 草席
就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如同铁塔一般站在擂台之上,他身穿一套紧身衣,浑身的肌肉爆炸般凸起,衣物被他分享两边,露出黑色的肌肤和长毛。此人正是李家弟子李元霸。
与之对阵的是赵学忠,雪枫的堂哥,武师一级。他使用的依旧是赵家祖传黄阶下品木系功法—《枯木功》加排云掌。他在赵家年轻弟子中也是修为最好的一个。此时,他发髻凌乱,汗流浃背,面色苍白。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难道不知道火克木吗?”
赵学忠咬着牙不声不响。实际上,此时他已是强弩之末。没办法,他也明白火克木,可是他不出手,再也没人是李元霸的对手。
“火中取栗”李元霸的一只手立马变得火红,直取雪忠双眼,凌厉而狠毒。
跨界攻略 開玩笑
權少的新妻 袁雨
眼见无法多去无法躲避,雪忠一咬牙浑身冒出一阵青光。
妖孽保鏢
破天禦魂 易飛
“一叶障目”雪忠左手施加了一个木盾,右手一晃“落木萧萧”挥出。
“乒乓”两声,就见雪忠被一双瓦罐大的拳头击中,一股火热的元气直接冲破他的防御,直奔他的胸部。雪忠急中生智,连忙肩胛一斜,避开了致命一击,可是肩部被狠狠击中。“噗”随着漫天的血雨,直直地飞向台下。
雪忠闭目暗叹“完了”。迟迟没有听见意料中的“嘭”的落地声,睁眼就看见自己已经好端端的落在了地上。眼前,是一个对他温和而笑的文雅少年,不是雪枫还有谁?
随即就感觉到一股精纯无比的元气如清泉般流入他的经脉,奇异的是,这股元气并没有和他的元气冲突,原本火辣辣被烧伤疼痛的筋脉立即清凉舒服起来。
“谢谢”,雪忠涩声道。
“胡说什么,我们是兄弟,不是嘛?”雪枫诚恳地道。
“看我怎么收拾他。”雪枫满身煞气冲着擂台上的少年怒气冲天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