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cns精华都市异能 浮沉三界 起點-第十七章 火燒青樓讀書-ifp30

浮沉三界
小說推薦浮沉三界
“一切准备就绪!”邬闯拿出令状,这是城主亲手盖章允许。
魔魂仙尊
破鞋棄妃
邬闯以王卉盗窃叛逆一罪,拟书将王卉逐出城。
另一边,陆金意悄悄的集合着猪朋狗友走在邬闯前面。
此时不过早晨,碧水源还没有开门,但门口却拥挤着几十号人,他们穿着各式各样,手拿棍棒剑的,一看就是砸场子的。
“陆金意!”窗口,胡艺眉头紧锁。
而陆金意似乎也察觉到了窗台的胡艺,陆金风告诫过自己,没什么事情尽量别和胡艺闹一起,他知道怎么做,只要胡艺不惹他自然没事,但如果胡艺不识抬举的话,那也只能斩草除根。
“你们都干什么呢?”碧水源老鸨火急火燎的赶了出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们这群混子流氓!”老鸨一脸鄙视看着这群穿着不一的家伙,“怎么?大白天的拿着烧火棍?”
“识趣的就给老子滚开!”陆金意瞪了一眼老鸨。
老鸨何不知道陆金意是什么人,也懒得理会,果断关上了门。
“烧!”陆金意大手一挥,率领弟兄破门而入。
砰!一声闷响,没等陆金意等人动手,碧水源大门就被一股劲风炸开,支离破碎。一个美貌的书生男子悄然出现在门口。
“还麻烦各位从哪来就回哪去!”男子微微笑着说。
窥视了王氏那么多年,陆府有王家的大量情报,但却没有记载这个书生男子,陆金意皱了皱眉头说:“阁下是?如果阁下不是王家的人还请莫插手!”陆金意一副装腔作势的样子。
书生男说道:“是于不是又如何?难不成你们还想大白天,众目睽睽之下烧别人的房子?”
这时,只见外面闹哄了起来,又是一群人闯了进来。不过这次来人却是穿着统一的军装,带头的正是手持长枪的邬闯。
“都给我拿下!”邬闯一声令下,士兵纷纷缉拿。
面对全副武装的士兵,陆金意带的人手只能是乖乖认怂。
“你们干什么呢?都造反了是吧?”陆金意骂骂咧咧的。
“三公子,老爷让你速回陆府!”邬闯到陆金意耳边小声说。
“邬将军,这个就交给你了!”陆金意瞪了一眼邬闯。他知道这是邬闯变着法子支自己离开,一来他也是怕陆金风怪罪下来,二来,他也怕自己真的一把火烧了碧水源。一把火烧了碧水源和封闭碧水源是两码子事,封闭碧水源有令状,王卉不会拿他怎么样,直接放火烧的话,王卉可能第一个杀了自己。
邬闯眉头一皱,接过火把说:“三公子,请回!”
失物招領鋪
陆金意大摇大摆的走出碧水源,最终却停在门口,他要看看这个邬闯到底有没有胆子一把火烧了碧水源。
邬闯没有在去理会陆金意,一纸令文递到美男子面前,“这是城主之令,以王卉多次盗窃罪,禁闭碧水源数日!”
“偷盗?你们陆府可真是够厉害的啊!猴年马月的事情都能牵扯出来!”美男子捂着嘴巴笑了笑,给人一种极度奸诈的感觉。
“兄弟们动手!”邬闯直接下令,“你、你,几个去二楼!”
接到命令的士兵不敢怠慢,手忙脚乱的拿出封条,开始往窗户上贴。
见几个士兵匆匆上楼,美男子冷笑一声,随之迅速的几记手刀便把几个士兵打晕过去。
“你!”邬闯咬着牙,本来不想格外生事端,但现在却由不得了。他能感觉到眼前美男子有几分实力,但和自己相比却差了一点火候。
邬闯冷哼一声,随之长枪一挑,整个人跳了起来,一记直捣黄龙。
面对邬闯的长枪,美男子几乎来不及反击,猛的向后退了几步,最终还是被擦破了衣袖。
“住手!”这时,只见王卉不知何时出现在阁楼处。
穿越者—遊戲王的傳說 暗舞天日
邬闯眉头一皱,抱拳说:“王姑娘,我是奉命形式,还望见谅!”
“我们走!”王卉撇了撇嘴,神情极度不自然。
送欞
“谢王姑娘!”邬闯知道王卉意思,让士兵们加快手脚。
“小青,把这些分给妹妹们!”王卉掏出一个黑袋子丢给美男子。
麟青接过袋子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王卉既然会选择妥协。
“姐姐!”号称碧水源第一美人的芳倪从阁楼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众多姐妹。
王卉撇了一眼麟青,随后拿过袋子,将里面的钱逐一分给姐妹们。
“你们走吧!”王卉叹息说:“以后找个好男人嫁了,姐姐替你们高兴!”
她们来碧水源的第一天就知道会有离开的时候,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她们接过钱默默的离开了,跟着老鸨,等待她们的或许只是另一个碧水源罢了。
“姐姐我?”芳倪没有收下钱,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可怜楚楚的看着王卉。
芳倪从小以琴棋书画出身,各种各样的妓院都去过。但因为卖艺不卖身,妓院的老板本也保不住芳倪,所以每到一个地方基本都呆不长久,所来客人都是看中芳倪的美貌和身子,能静下来听她吹琴弹唱却没几个。
年轻貌美的芳倪若不是几年前遇到王卉,恐怕早就和哪些姐妹一样,卖身皆可卖艺。只要在碧水源就没人敢逼她,如今王卉落难,她不能一走了之。走,或许走,自己又该去哪呢?芳倪不知道,她早已经把王卉当成亲姐姐一样看待。
王卉笑了笑没有说话,她知道芳倪无地可去,只要芳倪不怕累,王卉不介意带个不会武功的累赘。
重生,珊水佳人
见碧水源内人越来越少,陆金意不由得嘴角上扬,趁邬闯不注意,一个劲抢过了火把,二话不说丢向二楼。同时一捏嘴巴吹了个口哨,顿时间,门外吱吱作响。
原来这陆金意还留了一手,碧水源整栋楼四周都隐藏着有陆金意的人,只待口哨一响,他们便把手中的黄油泼向碧水源,同时手中火把跟着燃了起来。
哨子落下,陆金意撒腿就跑,头也不回一下。
此时,一股股热浪涌了进来,碧水源外表正在被大火侵蚀。邬闯,王卉同时眉头一皱,逃出了碧水源。
碧水源门口,一群人安静的看着碧水源被烧的一干二净。包括胡艺刘婷张弓三人,他们只能干瞪眼看着。
“我去!”麟青做了都个自杀的动作说。
“不必,来日方长!”王卉微微笑着,笑的很假。碧水源是百年前帝王所赐,如今却毁在自己手中,百年来,王家人死的死走的走消失的消失,如今只剩下自己和麟青。
帝王年事已高,恐怕无心管理帝国大事,陆金意就是看准这一点,才敢明目张胆的烧了碧水源。王卉心里何尝不清楚,陆家几乎让整个王家灭绝,王卉不能逞一时之快杀了陆金意,她要让陆家绝望,一点一点的绝望。
隱龍現世
邬闯深深叹息一口气,随后便带着士兵匆匆离开。
去盗陆府的那一晚王卉就知道会有这种结果,所以早就叮嘱过胡艺别惹事生非。胡艺没有扛着离枪守在碧水源门口,是因为他压根没有想到这个陆金意会动作如此之快,转眼间就把碧水源烧的一干二净。
王卉将芳倪暂且安放在艺染房,随后便和麟青向着城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