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xcg优美都市小说 聖人說 線上看-很久的以後和遙遠的從前2分享-uhpki

聖人說
小說推薦聖人說
北方的小城,春天总是来的迅速,没有多久,镇子上的杨柳树长出了新芽,一场春风一场暖,冬衣不能穿了,单衣又太冷,懊恼的众人赌气似的抓到什么穿什么。倒是那些年轻的姑娘统一穿起了单衣,丝毫不在意父亲的怒火,母亲的唠叨。
草原上最尊贵的小王子漫无目的的骑在马上,看的目不转睛,啧啧称奇,这是草原上绝对没有的风景,那些强壮的女人毫无美感可言,整天穿的不是羊皮就是马皮,还带有畜生的尿骚味,腰肢跟水桶一样,除了娜仁云齐。想到娜仁云齐,我们的小王子露出了憧憬的表情,望着远方的草原,情不自禁的捏了捏手指,然后习惯性的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什么时候才能随意的摸到她羊脂一般的皮肤啊。
王子身边只有一位陪同者,宽额高颧骨,双手长满了老茧,稳稳的牵着马绳,他走的不快,双脚穿着兽皮做的靴子,沾满了泥土,有的地方都裂开了口子。他叫答礼格桑,蛮族语的意思是草原上的花,在崇尚力量的草原上,一个男人起这个名字注定被人嘲笑,事实确实如此,但是只在答礼格桑十四岁之前。因为在他十四岁成人礼后,再没有人敢嘲笑。
王子揉揉酸痛的后背,懒洋洋的说,格桑,快到地方了吧,累死我了。
格桑听了并没有回头,沉声说道:前面就到了。
并无尊称,也无敬意,王子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格桑,你对这边这么熟悉,是不是总来啊,有没有相好的?
格桑冷冷的说道:没有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王子自然知道格桑的性格,即便一遍遍的碰壁,他还是愿意一遍遍的尝试。
从两人拐进这条街直到进酒香满楼,不远处的街角始终有两双眼睛在看着。陆远长出了一口气,无聊的靠在椅背上。他身边的赵武之也明显的放松了,端起已经发凉的茶水喝了起来。
“这位小王子胆子倒是大,只带一个马夫就敢来中原。不知道多少人在看他吗?”
廢材仙,狂傲逆襲 月影流縈
“那位可不是普通马夫”赵武之若有所思的说道:“草原第一武士,答礼格桑,他的境界深不可测,慎刑司里面没人能对付他,恐怕只有军队里面的顶尖高手才有一战。最重要的是,教廷和朝廷都不愿跟草原打起来,那么肯定有人来保护着,比如你我。”
“难道不怕草原上来的人?草原上不止他一个王子,更不止他一个王子想当大单于吧?”
赵武之笑了,放下茶杯说“只要草原上那只老狮子还在,恐怕没人敢动手”
我的奶爸人生
“那只老狮子啊”陆远来了镇上后听说过无数关于那位的传说,从镇上的蛮族人,到返乡的士兵。在传说里,那位老狮子勇猛,英明,强大,斩杀过蛟龙,射死过巨蟒,可以一人杀光一群狼。最重要的是背负天命,草原上所有的萨满都支持这位大单于,说他是光明王转世。这是多少年不曾出现的情况了!这些传说中有真有假,甚至都是假的,但是这些传说只表明了一件事,在草原上,那只老狮子是跟神一样的存在。
盛寵有毒:總裁的絕密情人
暗黑之小強
就在两人各有心事的时候,胡戈尔汗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唐河镇上最高档的酒馆,径直上楼找了个靠窗的雅间,拍着桌子让小二上最好的酒,最贵的菜。
小二知道,这又是草原上某个贵族不成器的儿子来寻开心了,心里看不起这种纨绔,脸上却堆起来最真诚的笑容,一边应承着,一边嘱咐后厨赶紧做拿手菜。
胡戈被小二哄得开心,随手赏了块银子,小二摸着银子笑得更开心了,更加卖力的逗着这位爷开心。
胡戈喝了口茶,突然压低了声音说:“你们这边有没有,那种让男人快活的地方?”小二一听,弯下腰说道:“这位爷,我们酒楼叫什么?醉不归啊,既然不归家,那肯定是去别的地方啊,您抬头往对面看,那边就是醉后各位爷去的地方。”
呼格转头往外一看,果然对面有家极大的门面,不过不像想象中的灯红酒绿,只在大门上挂了块匾“不醉也归”。呼格一看,笑了,觉得这个小镇有些意思,“你们这两家店是一个老板吧?一个醉了不归,一个不醉都要归,专门宰熟呢?”
小二马上陪笑道:“这位爷,看您说的,是不是一个老板咱不知道,但是做生意靠的的熟客,凭的是手艺,哪敢宰客?对面这家别的不敢说,整个唐河生意最好,姑娘们懂事,会疼人,不信您随便打听,小的可不敢骗您。”
“哟,看你说的这么好,是不是没少去啊?”
偵情
惹火萌妻:首席老公強制愛
蘇公主的獨門絕技
暗殺者夜夢人 布萊克李
小二一听,满脸苦笑“这位爷,您又玩笑了,小的一年的工钱也不够一晚上的花销啊。”
呼格听了,顿时起了兴趣,转着眼睛望向对面的格桑,还没说话,格桑冷冷的说道:“此事再议”
呼格顿时没了兴趣,挥挥手让小二下去,一边琢磨怎么才能说服格桑,一边拿眼睛不时的瞄向对面。
楼下的陆远和赵武之百无聊赖的喝茶寡淡无味的茶水,有一茬没一茬的说着话,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看到两人下了楼,二人精神一振,赶紧跟了上去。呼格这次可能坐累了,抱着双手走在前面,格桑沉默的牵着马在后面跟着。呼格的心情不错,对路边的小玩意十分感兴趣,吃了串糖葫芦,试了试京都来的皮靴,玩了会风车,最后还买了一束花,讪笑着跟漂亮的卖花女说了会话,可惜那个卖花女没给他好脸色,呼格只好悻悻的离开了。
“这还真是个妙人,他又没女友,特意买束花,就为了说几句话?”陆远打趣道。
赵武之也笑了,“年轻人,总有冲动的理由。”
陆远觉得有道理,所以走到卖花女的时候,陆远随意挑了一束花,说道:“姑娘,看你面生,应该是最近搬来的吧?”
那女子收了钱,却并不见得多开心,冷冷的看了眼陆远,说道:“对”
陆远突然没了借口,看着对面那张冷的结成冰的面容,默默的走开。
一旁的赵武之看的想笑:“你这么跟女孩子说话不行的,还不如那位王子呢。”
陆远挠了挠头,“我又没学过,我的老师也没教啊。”说道这里,他想起老师那么大年纪还是单身,自己不会重蹈覆辙吧?想到这里不由悲从中来,恨恨的说“他肯定是不会,所以没教我!”
初夏的唐河镇,阳光暖暖的照着,曲折的石路上,未来的天可汗咬了口糖葫芦,被酸的眉毛皱在了一起,不远处的后面,未来的教宗捧着一束花,悲愤的腹诽着自己的老师,而稍远处的卖花女收拾摊子,准备回家了,她每天总能遇到几个登徒子,所以对两个人行为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她不知道面前这两个人的命运和自己的命运会紧紧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世界上掀起了滔天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