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ml7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從炮灰開始征服星辰大海 txt-第7章 超級基因擁有者閲讀-f62kb

從炮灰開始征服星辰大海
小說推薦從炮灰開始征服星辰大海
面对陈戈的邀请,宁子鱼倒是挺感兴趣。
她之所以感兴趣,全然是因为沧海学院的风传很差。
都说沧海学院即将倒闭,院长是毛头小子,学院内已经空无一人。
这样的传闻显然不是空穴来风。
可如今,陈戈竟然敢邀请她去学院考察,很明显,陈戈很有自信。
所以,宁子鱼倒是想亲眼瞧瞧沧海学院真正的模样。
魏思明见宁子鱼想去沧海学院,他赶紧阻止:
豪門蜜戰,首席溫柔點
“宁总,你可千万别信他,沧海学院现在就是垃圾堆,里面住的是从贫民区过来的贱民。”
撒旦熾情:女人,愛我敢不敢?
陈戈一听,哼声道:
家有外星女友
“魏院长,你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如此阻止别人考察我沧海学院?”
魏思明反驳道:
“我能发现什么,你这样做,就是浪费时间。”
这时候,宁子波开口问道:
“小妹,你真打算去沧海学院考察?”
宁子鱼很感兴趣,她真的想看看在众人口中一文不值的沧海学院到底是什么样子。
總裁,請放手!
“这样吧,你去博瀚学院,我去沧海学院。”
宁子鱼直接决定,然后示意陈戈带路。
陈戈提起两口袋钱,走在前面,宁子鱼跟着其后。
不多时,两人来到沧海学院。
沧海学院的门口破烂不堪,荒草横生。
宁子鱼看到这一景象后,不免皱起眉来。
突然,陈戈高叫一声:
“刁保安,人呢,我让你把学院大门口收拾一下,你怎么搞的?”
“赶紧的,列队欢迎贵客,宁总来我们学院考察了。”
刁保安正在打瞌睡,被陈戈给惊醒,很是生气。
他抬头一瞧,发现陈戈身边还跟着个美女,不由把怒火压低,问道:
“贵客来了?”
陈戈指着宁子鱼,说:
“没错,宁总准备与我们学院合作,前来考察。”
“对了,你赶紧去把学院内所有人集合。”
刁保安听完,已然感觉来者是为人物,可能也修行有关,所以也不再多说,直接进入学院内。
刁保安离去后,宁子鱼才盯着陈戈,摇了摇头:
“感觉你这学院与传闻中的一模一样,没什么改变啊。”
陈戈却哼了一声:
“有,有很大的改变。”
宁子鱼问道:
“比如?”
陈戈答道:
“我身上背着三百万,仅凭这一点,就足以改变这个学院。”
宁子鱼点点头,她已经明白陈戈的言外之意。
陈戈现在有三百万,证明他还会有三百万。
在金钱的帮助下,没有办不成的事。
宁子鱼问道:
總裁的呆萌甜妻 堅強的魚妞
“你的收入来自什么地方?”
陈戈笑答道:
“我不仅与你们合作,我还和其他人合作,这三百万是他们的合作保证金。”
宁子鱼一惊,陈戈的回答显然让她始料未及。
在她看来,她能来沧海学院看上一眼,就已经算是给了陈戈天大的面子。
至于合作,她一定会好好权衡,在确保万无一失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合作。
可如今听陈戈的话,竟然有人已经与他们合作,而且合作保证金就是三百万。
如此说来,沧海学院是有利可图的?
宁子鱼跟着陈戈走进沧海学院。
学院内,一派荒凉气象。
宁子鱼眉头深皱,她显然有些吃不透,这沧海学院是深藏不露吗?
终于,宁子鱼见到沧海学院的学员们了。
“她是瞎子?”
宁子鱼一眼就看见坐在最前排的女孩,女孩双目无神,她从她眼前走过,眼珠都没转一下。
陈戈笑道:
“她叫苏小忙,虽然双目失明,但丝毫不影响她成为一名超凡者。”
宁子鱼却戏谑一笑:
霸道首席的隱婚寵妻
“是么,盲人超凡者,有些意思。”
随后,宁子鱼将目光移走,转向另外三人。
这三人看上去很奇怪,他们闭着眼,似乎是沉浸在某种事物中,极为享受。
宁子鱼停下脚步,盯着这三人,眼中充满疑惑与好奇。
陈戈上前,向宁子鱼介绍道:
“他们三人是艺术家,现在正在进行艺术创作呢。”
宁子鱼很是愕然,这三人是艺术家?
他们算哪门子艺术家啊。
陈戈继续说:
“左边那位,是位歌手,嗓音宛若天籁,唱的曲很是动听。”
“中间的,是画家,能画出你心中任何想看见的东西。”
“最右边的吧,是心理学家,可以看穿你心中所想。”
听到这里,宁子鱼很是震惊,沧海学院内真有这样的奇人异事吗?
她走向这三人,先是盯着左侧的歌手:
“听说你唱歌很好听,能唱两句?”
左侧的青年盯着宁子鱼,嘿嘿一笑,没有答话。
等了十余秒,宁子鱼哼声道:
“不方便唱?”
这时,中间的青年画家答道:
“他是个哑巴。”
宁子鱼愕然,哑巴是歌手?
乾坤翻覆 青流南關
三少,復婚請排隊 樟木子
宁子鱼盯着陈戈,陈戈却只是点点头。
宁子鱼随后又瞧着画家,说:
“你是画家,能画出任何东西?”
画家点点头,笑道:
“能,我可是最好的画家。”
宁子鱼轻笑着,她点点头,说:
“那你给我画一条鱼,如何?”
画家听罢,点点头,回答说:
“没问题。”
随后,画家盯着空中,伸出右手来,朝着空中随意的指画几下。
画家对宁子鱼说:
“画好了。”
宁子鱼问道:
“画儿在哪里?”
画家说:
“就在那里,一条金色的小鱼,在水里游呢。”
画家指着虚空之中,那片他刚刚用手指的地方。
宁子鱼盯着那地方看了许久,却什么也没看见。
她问道:
“我什么也没看见啊。”
画家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你看仔细点,就在那里。”
宁子鱼看得很仔细,那地方就是空气!
陈戈听着两人的对话,他走上前,直接告诉宁子鱼:
“他的画,你看不见,只有他自己能看见。”
宁子鱼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羞辱。
这画,别人看不见,还叫画吗?
宁子鱼有些愤怒,她瞪着陈戈:
“陈院长,你们这些人,确定能成为超凡者?”
“盲人、哑巴,还有这什么也画不出的画家,他们是什么超凡者啊?”
宁子鱼的心态彻底崩溃,她觉得自己来沧海学院考察就是个错误。
陈戈想了想,告诉宁子鱼说:
“但他们都是超级基因拥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