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ef6精华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懷言者原體的禮物相伴-hk7v1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PS:来迟了,不好意思,今天有点事导致更新慢了。
看着维克马走了出去,卡尔-弗朗茨皇帝的脸色非常难看。
瑞克元帅海尔伯格思考再三,身为一个单纯的军人,海尔伯格知道自己不太适合参与政治,因此大部分时间除非涉及到军事,否则海尔伯格大多不说话。
可是现在他有说话的必要了:“我的陛下?”
“怎么了海尔伯格,在这个黑暗的时刻,你想对我说些什么?”皇帝很快恢复了自己的幽默,可他的脸上也有散不出去的阴霾。
朕的皇後真任性
“我们没有能力阻止他,我是说……我不是说曼弗雷德,我是说维克马冕下,我的陛下。”海尔伯格叹了口气:“我们从来都没有阻止他的办法,从来都没有。”
“不,我有。”卡尔-弗朗茨摇头,他认真地强调了一番,然后才淡淡地说道:“但这意味着打破默契,我登上皇帝之位二十多年了,海尔伯格,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做不到像莱恩那样让湖神女巫莫吉安娜言听计从,但我也从来都不是别人的傀儡。”
“……陛下一直都不是,瑞克禁卫的剑永远忠于陛下。”海尔伯格行礼。
似乎是感觉到了海尔伯格的诚意,五十多岁的皇帝笑了一下,他接着说道:“柯特,我以一个帝国皇帝的身份询问你一个问题,您可以用最严格最直接地态度回答我,但是一定要说真话。”
從主持人到文藝巨星
“陛下请问。”
“假设我们两线作战,同时做好准备和北方的混沌大军,还有东部的希尔凡尼亚作战,有胜利的把握没有?假设维克马就这样集结了他所有能够集中的军队直接前往希尔凡尼亚,他能有多少胜利的把握?”皇帝随口问道。
“陛下,我们本来就已经多线作战了。”海尔伯格摇头:“根据布列塔尼亚北方军团的报告,混沌的攻势在普拉格停了下来,但最多停留到冬季过去,不可能长时间停留的,而诺德境内的黄铜要塞正蠢蠢欲动,还有北方数之不尽的蛮族长船舰队,陛下ꓹ 我们已经是双线作战了,虚弱的奥斯特领人和奥斯特马克人挡不住混沌的兵峰的。”
“至于大主教的胜利把握有多少ꓹ 我对此没有答案,我们连对手是谁,有多少军队都不清楚。”海尔伯格接着说道:“但胜算绝不会高ꓹ 尤其是在缺少了您的支持下。”
禦靈狂女
“还有些时间,我们必须感谢布列塔尼亚人ꓹ 他们为我们争取了很多时间,混沌的兵峰被遏止在基斯勒夫。”听完这些话ꓹ 皇帝下定了决心:“来人!”
“陛下!”一位瑞克禁卫大步走来。
“叫金特莱和冯-科登过来!”
廢土之行之回到莫斯科 廢土遊騎兵
“是!”
很快ꓹ 两个人被带到了皇帝的面前。
汉斯-金特莱,瑞克禁卫中的英雄,佼佼者,内环骑士之外最优秀的队长,也是“金特莱的瑞克禁卫中队”这支传奇部队(只有八个人)的领袖,他本人是个传奇巅峰的强者,很多人都认为金特莱会在海尔伯格之后成为下一位瑞克元帅。
阿尔贝里希-冯-科登ꓹ 传奇猎魔人,对吸血鬼专精ꓹ 前布伦瑞克异端审判庭成员ꓹ 现任猎魔人对亡灵导师和黑暗溪谷的守护者ꓹ 这几年来ꓹ 冯-科登已经在希尔凡尼亚杀死了三头吸血鬼,作为他荣耀和力量的证明。
穿成七零嬌嬌女 似伊似伊
“希尔凡尼亚的圣战即将开始ꓹ 我们不可能置身事外。”皇帝朝着这两位帝国的英雄说道:“做好准备ꓹ 你和你们的人将一起参与伟大的圣战ꓹ 直到亡灵被从希尔凡尼亚赶走,直到那里的土地再次属于帝国。”
“明白。”
“遵命。”
瑞克禁卫队长和猎魔人导师点头遵命。
那么ꓹ 一队瑞克禁卫和一队猎魔人就算是有了,皇帝心里思考着。
还不够,这些人不够,卡尔-弗朗茨很快就有了答案,他朝着自己的侍从问道:“我的皇家首席大巫师在哪里?”
“盖尔特阁下现在应该在索尔领的首府法伊道夫。”
“很好,这里有两封信,一封立即交给狮鹫公爵伊凡,半狮鹫骑士在这场圣战中尤为重要,还有一封交给盖尔特,这场战争也决不能少了魔法的身影。”
“是!”
瑞克禁卫不敢怠慢,立即拿着信件,一封信安排快马送完已经靠近奥斯特马克的狮鹫公爵伊凡那边,另一封信则是送到了魔法学院,从魔法学院直接传送到索尔领去。
索尔领首府,法伊道夫。
帝国皇家首席大巫师、大炼金师、大贤良师,拜尔沙泽-盖尔特目前的治所。
正常来说,一个巫师极少能够得到一个封地,最多最多也就是得到一个庄园和巫师塔,像盖尔特这种能够从卡尔-弗朗茨皇帝那里得到一整个行省的治权,这是非常罕见的情况。
但是盖尔特却展现出了远比正常巫师要强大得多的军事、内政才能,这位大炼金师可谓是上马管军,下马管民,而且还不会落下魔法研究的典范,他魔法进境也是一日千里,现在已经是逼近圣域巅峰的超级强者,皇帝的底牌之一。
法伊道夫的大街上,一点也不平静,尽管有盖尔特的符水治病,但患病的人越来越多,在严厉的军事管制之下,街道上的居民人数很少,除了必要工作、来采买各种生活用品和有事外出的人以外,大部分的居民都待在家中。
“啊啊啊!”就在街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将自己的手推车扔在了地上,他发狂似地捂着自己的脑袋:“祂来了!祂来了!祂又来了,我看到了,我们都会死,我们都会灭亡!一切的一切都将走向毁灭!”
“啊啊啊啊!!!”中年男人的嚎叫声越发疯狂,周围的人都被他的举动吓呆了,只见他从伸手抽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朝着最近的一个行人冲去:“为了黑暗之神!”
“他疯了,抓住他!”士兵们在队长的命令之下将这个家伙死死按住,队长正打算询问他看到了什么,眼前的景象出现了变化。
正在巡逻的士兵立即抓住了这个中年男人,巡逻队长让人按住他,可是中年男人越发疯狂,他的头上开始长出犄角,他的手臂逐渐被皮毛覆盖。
他正在变成一头野兽人!
“杀了它!”在队长的命令之下,两把长戟和一把长剑瞬间刺入了这头野兽人的体内,中年男人疯狂地挣扎着,直到血流不止,在临死之前,它抬起头,望向天空。
它的目光令人恐惧。
那是一种何等疯狂的眼神,扭曲、怨毒、疯狂、折磨和痛苦,甚至对于死亡都是一种解脱。
巡逻士兵们见到这一幕纷纷觉得头脑混乱,他们赶紧各自取出从教会或者大炼金师那里取得的圣物进行祷告,或是用圣水擦拭额头,在感觉好些了之后匆匆地将这头半人半兽装上车,运去焚烧。
任何邪教徒、变异人、野兽人和腐化都必须用火焰清除。
街上炼金学院的金属系巫师个个腰间挂着一本《圣言录3.0》硬壳书封,正在用圣水和圣言安抚居民,还有给他们治病。
法伊道夫的街道上重新安静了下来。
邪月莫斯里布正在闪耀,绿油油的光普照大地。
“这是这几天的第8个当街发疯的了。”很快,就有人朝着大炼金师盖尔特报告。
炎阳骑士团大导师普菲兹曼向盖尔特鞠躬示意,这位炎阳骑士团大导师本来不用向大炼金师如此恭敬,他们相当于平级,但盖尔特的能力——无论是何种意义上的能力都征服了普菲兹曼,他自愿成为盖尔特的半个部下听令。
“我们必须想点办法,我的大炼金师,别说城市里,下面的农村整天都有人发疯,末日论者、邪教徒、还有人看见了纳垢的嘉年华车队正在靠近冬牙隘口的附近巡回演出,所有看过演出的农民身上都长出了红斑狼疮和苔藓麻风。”
“帝国正在开始腐烂,我的大炼金师,你必须想想办法。”
普菲兹曼见到盖尔特不答,追问道:“索尔领现在没有乱起来是因为大家对你有信心,我们都对你有信心。”
“唯赖帝皇,苍生倚庇。”盖尔特淡淡地说道:“宁残体肤,不坠心性。”
“皇帝现在大概已经没有精力管理我们了。”炎阳骑士团大团长以为盖尔特说的是卡尔-弗朗茨皇帝,普菲兹曼对卡皇的能力是非常认可的,但是他还是说了自己的看法:“能请努尔的弗雷德里克男爵来法伊道夫一趟么?说起来也是奇怪,山对面的骑士王国似乎就没有瘟疫,是太阳王找到了特效药么?”
盖尔特摇了摇头:“我会尽我所能,但是我们现在有个更大的问题。”
大炼金师将皇帝的书信交给了普菲兹曼,炎阳骑士大团长看了几眼就十分惊讶:“希尔凡尼亚圣战,现在?”
“维克马大主教执意这么做。”盖尔特点头,他隐藏在黄金面具之下的脸不会外露任何表情,但是他的声音中却止不住忧虑:“皇帝没法阻止他,我们也不可能。”
“普菲兹曼,你能够派出一队炎阳骑士去协助我们的大主教么?”
仙醫妙手 周郎羨
“如果一定要的话,导师卢皮奥-烈焰和他的一个中队骑士可以胜任。”普菲兹曼点头。
“好,立即让这位卢皮奥-烈焰爵士和他的中队做好准备。”盖尔特点头,他将目光望向桌上的一排圣水:“我刚刚做好了三十瓶圣水,安排下去吧。”
普菲兹曼下去了。
盖尔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钢铁和火药都救不了帝国,但是信仰可以。”一个全身覆盖在金色光雨之中,周身全都是神皇圣言环绕,一举一动皆为神圣印记,悲天悯人的光头圣徒出现在了房间之内,他全身上下都烙印着神圣的经文,一身破烂的苦行僧袍子让他显得是那样的精神:“国教的圣徒,我的朋友,或许你需要我的指引。”
“我从他那里得知前往这个世界的通道已经被黑暗之神封闭了,您是如何抵达这里的。”盖尔特朝着来人问道,大炼金师的神色十分恭敬,但并不谄媚。
“这只是我的一个投影,我不是我,我还是我。”怀言者原体罗嘉的虚影露出了非常热忱的笑容,他双手合十,法伊道夫的夜空瞬间被金色的辉光笼罩,数十位救赎天使从夜空中现身,它们降临穷苦和患病的人家,治愈疾病,治疗创伤,带给人们希望和救赎。
这是神迹!法伊道夫的人类居民们欢呼不止,城市的士气瞬间得到了恢复。
“我的原体大人,您花费了这么多力量之时为了显圣么?那我不得不说您还真是慷慨,我代法伊道夫和索尔领的人类同胞对你致以衷心的感谢。”盖尔特嘴上这么说,但是他的声音里面却没有任何感情。
似乎是听出了盖尔特言辞中的讥讽,罗嘉忍不住有些恼怒,他本以为自己会得到崇拜和夸奖,但想到眼前之人是父亲面前的大红人,罗嘉决定不与他计较:“我这次来,是来送东西的。”
“送东西?”盖尔特有些疑惑:“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
“希尔凡尼亚,诅咒之地。”罗嘉如神父般优雅和仁慈,他悲天悯人地说道:“人类的牺牲已经够多了,不是么?”
“你想说什么?”盖尔特在思考,他发现罗嘉或许说得有道理。
流氓司機
“有时候我们需要B计划。”罗嘉的虚影点头:“我从远方和你通话,所以我不能说太多,但我已经准备好了东西,你是个天才,盖尔特,否则父亲也不会选中你,你在魔法上的造诣和对人类的忠诚令我赞赏,我愿意将我的知识和你分享。”
桌上留下了一卷厚厚的羊皮纸,上面覆盖满了神圣的经文,使用高哥特语编著,即使还没触碰,盖尔特已经能够感觉到内里强大的力量和帝皇圣言的唱诵之声。
“伟大守护即将解体,大漩涡也已经分崩离析。”罗嘉点头:“魔法正在变得完整,变回以前的样子,希望我得礼物,能够让你得到启发。”
“我该怎么做?”盖尔特还待询问,罗嘉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金色的光影之中。
星艦廚師 藍劍俠
“拥抱信仰吧,吾友。”
卷轴从大炼金师的手中展开,黄金长袍发出了一阵阵的金属响声,盖尔特开始研读卷轴上的文字。
《伟大咒法详解——怀言者罗嘉-奥瑞利安的信仰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