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tyq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詩仙 ptt-第六十八章 暗潮涌動熱推-4k5ki

詩仙
小說推薦詩仙
声音刚刚落定,为首的紫竹峰掌门净虚道长立马哈哈一笑:“欢迎欢迎,若心仙子别来无恙啊,仙子亲临,紫竹峰蓬荜生辉啊,呵呵。”
刚才还在窃窃私语的莫乔和悟心两人立马停声,目光不由自主的看着前面的虚空。
虚空之中慢慢的浮现出一个妙曼的身影。只见一绝色女子正静立在虚空中,眸如水,眉似月,樱桃小口的两边一层淡淡的腮红甚是喜人。白肌似雪,十指如玉。青衣粉带,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直看得莫乔目瞪口呆。
若心仙子掩嘴轻笑,声音清中带媚,让众人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咯咯,净虚道长过奖了,小女子愧不敢当。”若心仙子后面慢慢的浮现出十二名少女,十二少女虽比不上若心仙子一般的出俗脱尘,却也是春柳冬梅,各有特色。而且每个人手上各拿一个锦簇的花篮,姹紫嫣红,好一副美景。
若心仙子脚尖微点,缓缓从虚空落下,跟在后面的十二位妙龄少女亦是随着若心仙子慢慢的落下。
静虚道长面带微笑,带着一众长老不慌不忙的迎上去,走进之后,先是一稽首,随即又笑道:“哈哈,三年不见,仙子已经跨越至渡劫后期的修为,可喜可贺啊!”
若心仙子微微一颔首,轻声道:“小女子自然是比不上净虚道兄,净虚道兄早在三年前就到了渡劫后期,现在已经一只脚迈进了证道的大门了吧。”
就在静虚道长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天空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震人发聩。
“哈哈哈哈,净虚掌门,想不到三年不见,你还在原地打转,别怪我渡劫不等你,嘿嘿。”只见一雄健的白发老者与三四名年轻的弟子骑着一头巨大金雕,御风而来,只见老者身穿蟒袍,腰缠金带,面色红润,白发虚张,好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不像修士,却像人间的皇室。
静虚道长面色一青,胸口微微浮动急促,显然是被老者气到了。虽然静虚道长与百兽殿殿主万兽老祖一向不合,但静虚道长万万没有想到百兽殿主竟然当着紫竹峰数千弟子的面直言嘲讽自己,这是在打紫竹峰的脸啊!难怪静虚道长身为一派之主还是忍不住火大。
不料若心仙子却是微微一笑:“万兽老祖功法无边,想来也应该超过了火芯子道兄了吧,看来神火帝国修真界的第一人非老祖莫属咯?”
若心仙子这句话不可谓不毒,一下就把万兽老祖推到了风头浪尖之上,这样一来,不仅让其他众派对百兽殿不满,身为神火帝国修真界第一人的火芯子肯定也会对万兽老祖抱有成见,好一招借刀杀人之计。
就在若心仙子和万兽老祖斗智斗勇时,在一旁的静虚道长也慢慢恢复过来,看向万兽老祖的面容也换成了笑意,只是眼中的冰寒却是众人都能看出来了的。
静虚道长打了个哈哈,对这万兽老祖一稽首道:“无量天尊,贫道自是资质愚钝,比不上老祖在道法上的修为。不过好在我的徒儿萧宇还算争气,让贫道无比欣慰。我那孽徒早就说过,很期待能与百兽殿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切磋一下道法啊!”
万兽老祖被若心仙子和净虚道长接连的明嘲暗讽,脸色一变再变。不过万兽老祖也是过人之辈,不但没有怒气冲天,反而淡然一笑。
“好啊,我百兽殿的弟子也很期待和紫竹峰门人切磋一番…..”
“哈哈哈哈,人还没到齐就已经这么热闹了,看来今年有好戏看啊。”音未落定,身已现。
一男子带着两人凭空出现在三人面前,只见他全身上下被一见绣满半月的黑色袍子,当他出来的时候,虚空隐隐震动起来在场的三位派首脸色皆是微微一变。
静虚道长微微一笑,又是一稽首:“拜月教主亲临,紫竹峰蓬荜生辉啊!来,请上坐。”
拜月教主挡在袍子里,没人看得到他的表情:“嘿嘿,这紫竹峰灵气盎然,果然是修行的好地方啊。”
静虚道长脸色又是一变,这拜月教主话中有话,他自然是听清,看来这论道大会苦难重重啊。
静虚道长微微一扬拂尘,清笑道:“呵呵,紫竹峰贫瘠之地,自然比不过拜月总坛,拜月教主只是摇了摇头,微笑不语。让众人猜测不已。
普通弟子自然不知掌门之间的剑拔弩张,众长老自然是听出来了,皆是一脸沉重。只有大长老林辰一脸笑意,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幸好接下来的几位掌门人没有再生事端,不然这论道大会就不用开了,直接几位掌门已道论高低算了。
又等了一会儿,星火帝国的一些中等门派的掌门也带弟子过来之后,又迎来一批星火帝国修真界的著名散修,例如阴阳双祖,赤足金刚,麻袋上人等等,皆是星火帝国有名的散修,连众掌门也不敢得罪,与其寒暄,暗带拉拢之意。
一众来齐之后,在净虚道长的邀请下,皆在虚空入座,因净虚道长为东道主,居于首中,紫竹峰的长老们则站在净虚道长的后面,其余的掌门皆随意而坐,在座位的排位上,众掌门并没有在意。而众掌门带来的门中年轻一代的高手直接在各自掌门的面前席地而坐,闭目养神。
而其他门派的掌门和散修,则是坐在虚空右边的几排红木椅子上,修真界就是这样,等级森严,实力强横者有一席之地,那些小派的掌门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虽然很是尴尬,却也饿不敢发出一丝意见,实力不济,你拿什么去挣?
不等莫乔发问,悟心便热心的帮莫乔开始介绍,悟心不敢指指点点,只用眼神示意:“你看,坐在最右首的,拿一把折扇的是逍遥门的掌门逍遥生徐松,紧挨着他的是千变门的门主无相子。”
听到这里,莫乔不禁仔细打量,只见他鹤眉雪发,拄着一根青木龙头杖,佝偻着身子,分明就是一名入土半截的老者。
悟心再次压低声音:“他上次出现论道大会的时候惊为天人,竟是一副妙龄少女的打扮,跌破了一地众人的眼,更过分的是,上一次已女子面容出现,竟比百花谷若心仙子还要美上三分,气的若心仙子面色铁青。”
莫乔不禁暗暗称奇,看来这千变门变化之术却有神奇之处啊。
“你再看无相子门主的旁边就是星火帝国的第一人火芯子,一身控火术练得出神入化,星火帝国无人能敌啊。”
莫乔细细打量,不愧是以火入道,只见火芯子的眉毛头发皆红如火焰,身披一件火红色的铠甲,铠甲中间的护镜中竟然有火光闪动,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悟心接着道:“中首的自然是我派掌门静虚道长,挨着静虚道长的是百花谷的若心仙子,美艳不可方物。再挨着若心仙子的就是金身庙的主持释心大师,一身佛法深不可测,传言是火芯子最为忌惮的人,再挨着释心大师就是拜月教教主血月教主,也是和金身庙一样神秘的存在。
坐在拜月教主旁边的是百兽殿的殿主万兽老祖,传言他已将万兽决练至到第九层了,是除了百兽殿开派祖师之后第一个将万兽决练到第九层的人物。”
莫乔好奇道:“呵呵,也不知这万兽老祖为何出言挤兑净虚掌门?难道是曾经败在过净虚掌门的手下?”
悟心一脸神秘道:“倒不是万兽老祖败在了净虚掌门的手下,而是万寿老祖最心疼的小弟子被静虚掌门的亲传弟子楚云师叔在论道大会上活活击毙,所以在两派之间便有了仇怨,百兽殿没少截杀我派弟子,我派也杀了不少百兽殿的败类,若不是有火芯子这位第一人镇住,或许两派早就开战了。”
莫乔恍然大悟,难怪两人一见面就这样,原来这中间还隐藏这这样一段恩怨。莫乔不禁连连感叹,不管是何处的修真界,都不会缺少恩怨仇恨,阴谋诡计。
看到坐在虚空中的几位修真界的领头人正脸带笑意的热烈攀谈,莫乔感觉到无比的假。不禁感叹道:“风起云涌只为仙,
血撒万里证道艰。
冥婚正娶:我的老公是只鬼 玄殿
离世修行人人传,
枯骨埋恨叹无缘。”
悟心在一旁听后,久久无声,想到自己,背井离乡。舍弃家中老母娇妻,只为求仙证道,到头来不过南柯一梦,而今再想下山与妻母重聚,不过是一场空谈,不禁后悔万分。
听到莫乔发出的感慨之后,悟心内心触动很深,连后面的大人物的介绍也是很敷衍:“坐在最右边几排红木椅子上的也是星火帝国修真界的翘楚之辈,有的门派的掌门只比坐在中间几位大派若上一点,还有一些散修皆是强悍之辈,有的岁数比在坐的掌门都要大,连一些掌门都要尊其为长辈。再加上散修都是一人修道,无牵无挂,相比与派教人士却是自由百倍,无牵无挂的他们可谓是修真界最大的势力,就连火芯子也要屈尊与其交好。”莫乔听后,暗自点头。
虚空之中,静虚道长一稽首,笑着对众人道:“现在各位掌门,前辈都已到齐,论道大会马上就开始,众位看如何?”
众人皆是清笑点头。
静虚道长呵呵一笑:“门中弟子不才,还望诸位多加指导。”正所谓花花轿子众人抬,净虚道长将姿态放得如此之低,众人莫敢不给三分面子,连忙点头答应,只有万兽老祖嘿嘿一笑,旁若无人道:“静虚道长盛情相邀,我自会多加指点。”指点二字咬音却重上五分。
静虚道长脸色一变,眼中杀机不断。
貌美無花 福雙
“胡闹!”一声轻喝,如从玄天之上传来,似是对万兽老祖口出恶言不满,又像是对静虚道长眼露杀机提出警示。
許你溫暖如昨
两人皆是面色一变,眼光投降右边红木椅子上的第一位。第一张红木椅子上坐着一位发须苍白的老者。老者名为严逊,人称白衫老人,是修真界散修第一人,渡劫大圆满者,曾与火芯子论道八天八夜,传闻只因一招不慎而落败,在加上严逊年岁最长,与诸大派上一任掌门平辈,可谓是德高望重。修真界中,无人敢落他三分颜面。
只间白衫老人双眼微闭,眉头紧皱,像是睡着了一般,当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他时,他轻声道:“开始吧,别耽误了正事,有什么恩怨私下解决。”
静虚道长不敢不从,忙点头答应。
就在这时,白衫老人和火芯子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同时起身,四目睁圆,同时望向上空玄天。
众人一惊,同样起身站立,望向玄天。
玄天之上,一副悲壮的画面隐约可见,一个大大的金色的仙字静置玄空之上,无数的修士幻影拼命的靠近那个仙字,成千上万的在一起厮杀,乌云盖天,法宝漫天飞舞,不断有修士倒下,鲜血染红了大地,可修士手中的法宝越挥越急,每一次舞动,都有一片修士倒下,最终却没有一个人抚摸到那个仙字。
狂暴修羅神 神徒
画卷停留的时间不长,不一会儿就消散在天地之间。众人皆是一惊,何人能有如此浩瀚的道法?敢以玄空为画,谱画这一道悲壮的道图。
静虚道长,面对虚空,稽首拱腰道:“不知哪位前辈光临我紫竹峰,还请现身一见,晚辈必亲自奉茶。”
在下面的弟子除了少数的几人外,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可闻针落的广场之上,立刻热议起来。
“怎么回事?掌门这是再向谁施如此大的礼?”
“难道是有仙人下凡?”
“不可能,几万年了,你可曾听闻几时有仙人下凡过?”
“星火帝国修真界中,即使是火芯子,白衫老人等强者,掌门也是平辈交之,无人当的起掌门如此大礼啊?”
……..
莫乔一脸惊愕的看着上空,拍了拍悟心的手臂,问道:“怎么回事?掌门他们在做什么?”
悟心也是一脸惊然道:“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仙人降世?”两人一头雾水。
虚空之上,火芯子也放下礼数,弯腰拱手道:“哪位前辈降临,还请现身一见。”虚空之上所有的掌门,散修强者都弯腰拱手,拜向玄空。
底下一片哗然。
“这绝对的是仙人降世!不然的话,这世间何人能让整个星火帝国修真界的领头者行如此大礼?”
“没错,除了仙人降世,无人能当此大礼。”
…….
火芯子连叫三遍,却是无人出现,又等了半响,玄空之中却是再无半点动静。众人不禁一叹,看来今日是无缘能与如此大能相见了。
又等了一会儿,玄空之中还是不见一丝动静,天清云淡,微风细摇,却无半点痕迹。再次落座,众人微微失望。
兄弟,拽起來 田恒
白衫老人再次开口:“前辈早已远去,留下一图,由我们自己参考,我们还是快点开始吧!论道大会一完,老朽就要前去闭关,参悟此图。”
众人皆忙点头,看来是有同样的想法。大长老林辰虽然面露微笑,却是眉头轻皱,不时的望向玄空,不知在担心什么。
静虚道长不再二话,只见宣布道:“论道大会现在开始!” 下面又是一片哗然。
“仙人呢?刚才不是在迎接仙人吗?论道大会怎么突然就开始了?”
“嘿嘿,或许仙人没有下来,是故意逗这些领头羊一番的。”
“听说刚才玄空之中突现一张仙人画下的图,众掌门忙着开完论道大会后,去悟道。”
“不会吧?仙人图?我怎么没看见?”
“嘘,论道会开始了。开完论道会再闲聊吧。”
…….
静虚道长一扬拂尘,高声道:“论道大会,三年一次,意在选出品行兼优,道法高强的人才,希望大家能够好好表现。这次大会的奖励:
紫帖前三者,吸收为内门弟子,由各大长老亲自指点道法,传黄品上阶功法一部,奖洗髓丹一枚,第一者,外奖下品法器一件。
道贴前三者,第三名奖悟道丹一枚,黄品上阶功法一部,千年蛇胆一枚。
第二名奖悟道丹三枚,玄品下阶功法一部,百年麒麟木一截。
第一名奖悟道丹五枚,玄品中阶功夫一部,下品法器九仙鹤羽甲一件。
斗贴前三者,第三名奖莲心丹一枚,玄品下阶功法一部,下品法器蟒山袍一件。
第二名奖莲心丹三枚,玄品中阶功法一部,下品法器金龙戟一把。
第一名者奖莲心丹五枚,玄品上阶功法一部,中品法器火煌剑一把。另外,再奖入紫竹洞修炼一个月。
下面的众弟子一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广场上,人声鼎沸,没有人想不到这次的论道会奖励竟会如此的丰厚,远远超出了大家的想象。连不少门派的掌门人也暗暗吃惊。不少有希望进入前三的,犹如打了鸡血一般,暗自发誓要夺得前三。
静虚道长看到众人的反应,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出声道:“肃静!请大长老宣布比赛规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