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tpn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道若盈虛 txt-第二十章 怨靈現世讀書-e5d0y

道若盈虛
小說推薦道若盈虛
高淳古镇,乃是六朝古都之所在,是这片土地经千百年幸存的一块。
黄昏时分,一男一女,都是身着一身浅色衣装。此时此刻两人所处的乃是一条狭小巷道,仅容两人擦肩而过,幽长又寂寥,许久没人通过,所以两人走在上面都有青苔在脚底险些滑倒。
蛇王嫁到:小妞休要逃 黛倩兒
“晓雨,你确定那玉珍阿姨说得牛老头是在这巷子尽头吗?”
孔晓雨虽然听那玉珍说得骇人,自己心里刚开始也有点小紧张,但好歹也是马克思思想熏陶下的人,对那些鬼神之说不甚在意,时间过一会就忘却了说得那般害怕,“陆羽你为什么会想来这里啊,难道你没听玉珍姨说的吗,真是对你没话说了。”
陆羽听了,笑道:“你这么说来还是怪我把你带到了这么危险的地方咯?”
邪惡少爺請溫柔 曉曉
孔晓雨白了陆羽一眼,正准备反驳,接着好像有什么动静,两人默契般突然不住声轻轻踏步向前,后面的孔晓雨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看到陆羽这么严肃,也就只好紧紧跟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巷子尽头说怪不怪,可又给人一种不明所以的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陆羽脑海里出现了一段话,“天地之间,有魂曰无常,集大怨生于幽暗之所在……”
陆羽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这句话,好像自己原本就该知道一样,再看看这周围,黄昏太阳的余光始终照不到这一片地方,本该是清幽的古镇一隅,偏偏那牛姓人家门口的歪脖树干全身泛着黝黑,斑斑点点,像是被人故意涂上去的整个宅院上空隐隐有一股黑气散发。
總裁誘妻成癮 雪落微揚
“晓雨,待会有什么变故你赶紧走,这里有些古怪,似乎有些怪异,具体是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上。”
陆羽此时是蹑手蹑脚来到了那牛大爷家门口,刚准备敲门,谁知道那门一碰就那么敞开了,吱嘎吱嘎,门内地面散落的都是些黑色的斑点,滴滴如墨汁,陆羽低头看了好久忽然面色大变,好像想起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边说一边推着孔晓雨往巷子外面走。
“陆羽你怎么了,干嘛这么着急啊。”被陆羽拉着往外跑,好不容易停了,刚想问问到底出什么事让他这么惊慌,可一抬头看见的却是陆羽脸上惊慌的神情,本来还想问点什么的孔晓雨被陆羽阻止了。
“别说话,现在我们是走不出去这条巷子了,难道你没感觉到我们跑了已经很远可是还是在这条巷子里面吗。”
此时在两个人周围的就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森冷,周围的一切都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前面一条隐约的光亮像是望不到头的小路,寂静落寞。
孔晓雨的脸上早就从红润变得煞白,两只手紧紧抓住陆羽的胳膊,毕竟在她看来陆羽是唯一的精神支柱,两个人就这样贴着,不敢乱动甚至是说不知道动了会发生什么。
“晓雨,我不知道为什么对这种事有种莫名的认识,好像我曾见过一样,如果是真的,那么这里就该是那些茅山道士说的怨灵出没的地方,那位牛老头怕是被这怨灵活活吸干了全身精气,白天它不出来到了晚上却是没什么顾忌,我们已经遇到麻烦了。”陆羽眼神凝望四周,全身的真元都调动了起来,以防出现什么状况不能做出反应。
而孔晓雨却是两只眼睛愣愣地出神,她实在是难以接受这种颠覆的观念,怨灵,可是看到陆羽全身紧绷,又不像是假的,只好怯怯地问道:“那我们怎么办,不能离开吗?”
草根天驕
“要是白天倒是有机会脱离这片鬼气森森的地方,不过现在就没办法了,我也感觉不到哪里是突破这片鬼气的关键,现在我们只能等那只怨灵来找我们,以静制动,灭了它才能平安无事,”陆羽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却是知道,自己明明已经是筑基期的人物,怨灵顶多和自己差不多的水准,可是自己却是感觉有种力不从心,除非这怨灵到了幽灵的层次,步入那炼精化气的玄妙境界,如果真是那样,那陆羽现在不如自我了断还好一点。
“眼下那怨灵要是出现,我是万万抵挡不住,手上也没什么法宝,唯一的那九天原阳尺只知道吸收阳罡之气,丝毫不会运用半分,那道人送的玉符也用了,全身上下真的是一点拿得出手的东西都没有。
这时候,阴寒的气息渗透进了两个人全身的毛孔,陆羽倒是无所谓,可孔晓雨的身体却是万万招架不住,一个劲儿的喊冷,弄得陆羽只好把身上的外套脱下给她,可那阴寒之气无孔不入,几件衣物怎么防的住,就在孔晓雨僵硬得快要倒下时,两人前面四五米,出现了一个体如寒冰,双眼血红的散乱发丝的女人,可陆羽明确感受到这个所谓的女人,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温度,相反透着森冷的寒意,很明显她不是人。
怨灵是活人生前经历了大悲大哀,偏偏又受到天地间阴邪之物的引诱,最终造就了这凶恶的异类。
超品神醫 冰林
“我不知道你生前有何冤屈,不过你放任自身做出危害他人的举动就不该让你这样继续草菅人命,看招,一敕,坤卦困元灵,”陆羽双手结印,引动全身真元对着那怨灵遥遥一指,刹那间,一道拇指般大的金色精元变化作一条绳子对着那怨灵袭去。
那怨灵也是还有灵智,嗤笑一声,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那些森冷的鬼气却是凝聚起来成立一条阴寒的锁链,对着陆羽那金光困元绳冲去,两者一接触,顿时空气砰砰炸响,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那阴寒的黑光锁链仍旧向陆羽两人飞来,寒光闪闪,仿佛催命阎罗。
“竟然破了一敕,可惜那紫阳秘笈里边我就学会了这么一招法术,现在奈何不了她,只有另想他法了,”说话间,陆羽又结印发出一道一敕,同那锁链一同消失虚无。
“有了,若雪还在这里呢,只要若雪发威,管你什么幽灵怨灵,统统都去死吧,可这家伙不是被我一直带着吗,中途就给了晓雨抱了抱,怎么没影儿了现在,”陆羽还在想着让若雪来打败这只怨灵,却没注意到旁边的孔晓雨现在是全身冰冷,眼见就要被活活冻死,却是没注意到不知道从哪里闪出一道白色身影,迅速到了晓雨身边,张口吸取晓雨身上的阴寒之气。
“啊,若雪,你来了太好了,快帮我收拾这家伙。”
陆羽现在紧绷的弦终于放松了,关键时候若雪出现了,陆羽转过头一看,却是发现若雪周身裹着一层冰蓝护罩,面色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