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c1f精品都市小说 魔聖途討論-神女熱推-uirkt

魔聖途
小說推薦魔聖途
八千里山河,横亘数个小国,途经十数个军镇城池,入了灵武国,越过烟云、徐旧二地,左洋与魁二人才到达升云城。
升云城的繁荣昌盛与往昔相仿,凡人的生活日复一日,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自左洋进了城后,城中的民众就有些骚动了,更有甚者,遥遥望见左洋的身影就飞也似的逃离了,谁人不知,这左家二爷,那纨绔泼胚竟然又回来了。
“看来左在法的名声不太好啊,”魁坐在马背上,用一缕轻纱遮住了绝色面容,但窈窕身姿却无法掩住卓著的风情。
“这不是很好吗?反正是屎,再臭些也不碍事。”左洋挥动马鞭,在拥挤的的街道中策马而行,座下智烈马快若闪电,惊如奔雷,雄壮的身姿一顶,身边的百姓纷纷往后退去。
愛從陽光的午後開始 冷月春風
“这才是鲜衣怒马真少年,纨绔张扬,但人生在世图的不就是一乐吗?”左洋自小就立志成为一个修行者,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修行者能够拥有绝对的自由与权威,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强大的实力基础上。
魁看着左洋飞扬跋扈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不论他的前世是谁,如今也只是一个凡人,境界觉悟太低了,在蝼蚁的面前耀武扬威有什么乐趣,要做就应该做仙中至尊,万界来朝,那才过瘾。
驾!左洋自城门而行,马踏四方,在他脚下不知有多少人受伤,却无人敢撄其锋芒,这就是权势带来的好处,众人皆知他是天下第一世家的嫡系后裔,更是进了仙门的天才人物,灵武国中,谁人不卖他几分面子,莫说是自己这些普通百姓,就算是达官显贵,一蹄子踩死了也没处喊冤,说不得到时候家里人还得喊一声,谢二爷赏。
今日,左洋终于体会了一把扬眉吐气的滋味,虽说是沾了左在法这幅尊荣的光,但也让他十分受用。智烈马不愧是妖兽,速度迅猛异常,不到一盏茶,就跨过了五条街道,飞奔至内城口了。
左洋勒马挺胸,就看见了一个猥琐的身影在内城口四处张望,那背影庞大,比之半堵墙还要厚实上几分,半拉子秃顶,跟左在法有些相似。左洋转念一想,就知道是谁了,升云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豪门恶棍有俩,都出自左家,一个是左在法,而另一人就是他的侄子左宝。
地球第一劍
这左宝和左洋是同一年生人,可惜天资相差极大,左在法年纪轻轻就是精血期修士,深得老家主的喜爱,平日欺男霸女,自有人善后,而左宝跟他比起来,就显得有些上不得台面了。左宝根骨奇差,从小由老家主这位神脉大圆满的修士**,十数年间也吃了不知多少灵丹妙药,可以说天下第一世家的大半资源都倾注在他的身上,依旧没见什么效果,如今年近二十,不见修为进展,只见肥肉丛生,依然是个普通人。不过他特好美色,凭借左家的权势,也荼毒来了不少女子,当然也有不少贪恋左家权势的风尘女子投怀送抱。
“阿宝,鬼头鬼脑,是不是有什么好东西?”左洋尽量模仿左在法的语调与神情,在城门口喊了一声,吓得那个胖子浑身抖了三抖。
我有一位神朋友 公天下
左宝转了过来,一脸谄笑。他平生最怕两个人,一是父亲,二就是左在法了。父亲会以家规管束他,而左在法却以更为恶劣的方式整治,有时还喜欢横刀夺爱,这些年左在法从他手里抢去的美人可是不少,而且每次东窗事发,都是他背黑锅。
“二叔不是去仙门了吗?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左宝搓着手,半俯身,缩着脖子,比见了亲爹还要恭敬。
“二叔我回来成婚,看见没?这位可是玄丹派的的内门弟子,也就是我的未婚妻,白玉素!”左洋在半路就想好了,随便帮魁编造个身份,糊弄过去,反正玄丹派门人久不问事,没人能够知晓。
礪劍太
“啊?”左宝惊呆了,想不到自诩风流浪子的二叔居然也有栽倒在她人石榴裙下的时候,至于什么玄丹派、内门弟子这些词就被他自动过滤了,这不是他能理解的范畴了。
“二叔新婚大礼,你就没贺礼?还是说要我自己去拿,”左洋眼神不善,手中的马鞭凌空一响,左宝身上的肥肉吓得颤若筛糠,立马伸手,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马车挥了挥,而后咬着牙,像是被钝刀子割了一般,“二叔新婚燕尔,想来婶子孤身一人前来,还缺个丫鬟,做晚辈的当然得尽尽心意,这马车中得女婢年方十六,红丸在身,还请叔叔婶子笑纳。”说罢,不等左洋开口,带着马夫,就直接溜进了内城。
“随手还赚了个女奴,不亏。”魁一拍马背,整个人就跃进了马车中,左洋凭空而起,双脚点在智烈马上,噗噗两声,马头血雾喷发,应声而倒,不消一会儿,左洋吐出一口浊气,地上的尸骸已经化为了森森白骨。
“嘿,可不能浪费了,”随即左洋驾起马车,横冲直撞进了内城。
升云城内城所在,是天下第一世家左家的老巢,里面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戒备森严,黑压压的兵甲侍卫手执神鹤劲弩,腰配百炼精刀,周围护甲也俱是真钢禁制。这些甲胄兵器的炼制方法都是左家老祖当年从无生门中带出的,左洋看过了子母罗天盘的介绍,自然知道这些武器的厉害,凡人穿戴后,结成兵阵,就是一些低等的修行者陷入其中,也得束手就擒。
可即便这样,这些兵甲见了左洋的马车,也莫不是赶紧放行,生怕晚了一步,涂遭无妄之灾,左洋因不知左在法的门户在哪,因此随便拉了一个护卫做壮丁,让他来做马夫,自己得空也钻入了马车中。
马车内,不见魁的踪影,只有一个身着麻布灰裳的少女,她的小腰盈盈一握,身姿妙曼,胸前微浮,面容精致却带着一丝憔悴,闭着眼,蹙眉微皱,如玉的面庞配上樱桃小嘴,看起来甚是惹人怜爱。
“得,看来老婆有着落了。”左洋捏了下少女的脸,不由得笑出了声,早前就想到乡下讨几房婆娘,生几个大胖孩子,再寻觅机缘,踏上修行的。岂料因缘际会,如今自己已经是个精血期修士了,可还是不知道情欲的滋味,可真是愧对左家列祖列宗啊。
邪王獨寵:修羅小狂妃
“怎么样?小子是春心萌动,想要收了这个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魁出现在马车中,贝齿轻开,幽幽的兰气吐在左洋耳边,让他心中一阵发痒。
bl女的bg愛情
“我救她出那胖子的火炉,让她一介凡人以身相许,又有何不可了?”左洋满不在乎,如今他可是魔门中人,精血期修士,若是贪图美色,一封自荐书,灵武国主就会划出一片封地笼络,到时什么样的绝色女子没有?
“谁说她是凡人了?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也是进了她的紫府才窥见了一些秘密。”魁的气息有些短促,面色惨白,看起来有些脱力。
左洋闻言,运起天子望气术,凝神盯住了昏迷的少女,只见一片紫气汇聚,四海八荒的灵气臣服,自主流入少女的九窍之中,一呼一吸间,虚空宛如轻薄的锦纱,随意飘动扭曲,而在她的身上,还有一团七彩的火苗徐徐燃烧。
“神火境?”左洋只觉得心神荡漾,想不到自己随意之举,居然捡了个神灵。
“现在你还娶她吗?”魁不禁揶揄道。
少女的港灣 川端康成
“娶!干嘛不娶,总有一天我连你这个仙灵我也收入榻中。”左洋丝毫没有被眼前的少女吓到,反倒是激起了他隐含了许久的勃勃野望。
“那我拭目以待,”魁嗔笑一声,拂袖坐到了少女的身边,素手拂过额间的青丝,才缓缓说道,“你想娶她,也并非痴人说梦,我倒是能帮你,可你那什么来换呢?”
“我的后官佳丽三万万,你坐首席,怎么样?”左洋脸不红气不喘,脱口而出。
綜崩壞 愛偷魚的貓
總裁玩上癮
“行啊,可别后悔!”魁敲了左洋的脑袋一下,掩面妩媚一笑,而后随手一点,正中少女的眉间,一道红光明灭不停,几个呼吸,就没了踪影。
“我用深渊的颠倒迷天大神通改变了她的一些记忆,从此以后,你就是她的如意郎君了喽,”
魅惑無邊
魁的声音虽然透着笑意,可终究耗费了太多魂力,脸色更加憔悴了。
“有劳夫人了,以后我左家开枝散叶,你当记首功!”左洋哈哈大笑,惊得外面驾车的侍卫心里一阵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