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siw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槍破九霄》-第十一章 神祕的皇甫萬里看書-lvx5o

槍破九霄
小說推薦槍破九霄
这个时候,众人全都围了上来,不可思议的盯着皇甫万里。
“小天,你父亲还真的不是普通人呢。那一剑起码是凝神期的高手才能发出。”石勇缓缓的说出这句话以后,就陷入了沉思。
武道一途,分为炼体,凝真,凝元,凝丹,凝神,脱凡,入圣,悟天,神极。
石勇所见过最厉害的高手,也才是凝元期而已。凝丹期的高手,他都没有见过,更别说凝神期的高手了。但他好歹也算见多识广,比起众人,他的见识还算广博一些。
但是,现在的皇甫万里,看起来目光呆滞,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傻子,跟高手一点边都沾不上啊。
“父子连心啊,看来是小天碰到生死危机的时候,皇甫万里才会迸发出来,才无意中恢复了神智。不过恢复的时间比较短,只有一瞬间而已。”石勇在心里感叹。
“好了,现在时间也晚了,大家散了吧。哦,对了,你们几个,把狼的尸体都归拢到一起,明天我们把它们的皮剥了。”石勇对着几个精壮年说道,他说完就弯腰在白尾狼王的尸体面前蹲下,摸了摸狼王的皮毛。
白尾狼王不愧是一级灵兽,它的皮毛光滑柔亮,品相一看就比普通的野狼要好多了。
“嗯,白尾狼王应该能卖不少钱,足够小天和他父亲一年的生活花费了。”石勇手捻狼王的尸体,心里在暗暗地想着。
夜已深沉,大家各回各家,剥狼皮的事情,只能等到第二天才来做了。
這個帥哥太冷酷 徐家娘子
“爹,我的亲爹哎,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会那么厉害的功夫啊?要不你教我算了,我不进武馆了。对了,咱家里是哪里的?我母亲呢?……”皇甫破天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希望从自己的老爹嘴里得到答案。
明知道不可能从皇甫万里那里得到答案,但皇甫破天实在忍不住,他对自己的身世更加好奇。
皇甫破天已经昏昏欲睡,他可怜巴巴的望着皇甫破天。
校草杠上俏丫頭
嫁入豪門的女人 天黑不放學
網遊之龍吟之王 楓吟紫辰
“小天,我困了,你明天再给我讲故事吧。”
皇甫破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想要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他首先要做的,还是先把爹爹的病治好。
一步一步来吧,皇甫破天躺在床上,眼睛睁着,辗转反侧,久久没有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村里的精壮年一起动手,很快就把昨晚射杀的野狼皮剥了下来。石勇亲自动手,把白尾狼王的皮剥掉。
“大伙听我说,我打算把这一批狼皮卖掉后,获得的银两全部都交给小天,不知道大伙同不同意?”石勇洗干净手之后,扫视一圈,郑重的问众人。
盛唐神話 長安夢入
“没意见,要不是小天他爹把狼王杀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伤亡呢。”
“我也同意。”
一旁的皇甫破天已经是热泪盈眶,淳朴善良的乡亲们,我该如何去回报你们呢?
他的胸口发堵,感激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但他把这一切都记在了心底。
狼寵之狼王冷狂
在大家伙的帮助之下,很快装好了车,一行四人,踏上了去青龙镇的路。
皇甫破天望着渐去渐远的老龙窝村,回头久久的凝望着,似乎要把这一切记在心里。伤感,留恋,不舍……复杂的情绪充斥在他的胸腔。
“奶奶个熊,你伤感个屁啊。又不是不回来了?”石柱粗鲁的话打断了皇甫破天的沉思。
“是啊,我会回来的。”皇甫破天喃喃自语。
……
因为这次出发的时间比较晚,到达青龙镇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光。他们先去武馆找到郎狂龙,在郎教头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武馆附近的一个小院子。这是郎教头这几天帮皇甫破天和石柱找到住所。
这个小院子不大,很是简朴,只有三个房间。几十平方的院子里,栽种着两棵桂花树,现在是盛夏时分,桂花树长得郁郁葱葱。墙角的地方,还种着一棵葡萄,葡萄藤爬满了花架,花架的下方,还放着一个石桌和几个石凳。
“嗯,不错,郎兄找的这个地方不错,清幽安静,他们三人住在这里刚好合适。”石勇满意的连连点头。
郎教头无论如何也不收石勇递过去的银子。因为晚上还有事,他在这里坐了一会,就告辞离开了。
院子里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生活用品也已经置备齐全,他们也没花多少时间,就在这里安顿下来了。
“今天晚上我们就住在这里,明天我把兽皮卖掉,先去带你父亲看病,然后我就该回家了。”葡萄架下,石勇对着皇甫破天说道。
“好的,谢谢石大伯。”皇甫破天心潮汹涌,表面上却显得很平静。
如果能把父亲医好,就能弄清楚自己的身世,就能回到自己的家。一想到这些,皇甫破天心就噗通噗通直跳。
一夜无话……
一大早,石勇去卖兽皮的时候,没让皇甫破天和石柱跟着,而是独自一人赶着马车去了交易坊。
半个多时辰之后,石勇就笑容满面的回来了。
他啪的一声,把一个小布袋扔在石桌上。
“小天,这是卖兽皮所得的三百两银子,足够你三个一段时间的花销了,你把它收起来。”
皇甫破天默默无语的把盛放银两的小布袋揣入怀中。上次满满一大车兽皮,才卖了五十多两银子,现在才二十条狼皮而已,就算有一条白尾狼王,也不可能卖出三百两那么多。石大伯一下子拿出三百两,不用说,石大伯肯定把自己的积蓄也放在其中了。
感谢的话,皇甫破天不想再说,他只能把这份感激埋在心底。
许是感觉到皇甫破天的沉默,石柱吸了吸鼻涕,怪叫一声:“爹啊,我才是你的亲儿子,保管银两这么艰巨的任务你应该交给我吧?”
石勇笑着敲了石柱的小脑袋一下:“你小子哪有小天沉稳,老子把银子交给你,用不了几天就会被你糟蹋干净了。”
石柱伸了伸舌头,嘿嘿的笑了起来。皇甫破天也跟着微微一笑。皇甫万里不知道别人在笑什么,也跟着呵呵傻笑起来。一时间,气氛变得轻松温馨。
“走,小天,咱们带着你爹去医馆看看。也许就能把你爹的病治好。”石勇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小天,你不要抱太多希望,神智受伤是最难医治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皇甫破天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
一行四人没有乘坐马车,而是走路去医馆。在这热闹的城镇中,走路比坐马车还要快些呢。何况,医馆离他们住的地方也没有多远,隔着两条街而已。
医馆里只有一位老医师,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他名叫廖永春,已经有些老眼昏花了。
廖永春瞪着浑浊的眼睛,在石勇等四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石柱的身上。石柱的鼻涕吊在鼻尖,几乎就要落到嘴唇。
“有病的是这位小哥吧?看样子病的不轻啊。”
石柱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瞬间就跳了起来:“奶奶个熊,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小爷我生龙活虎的,哪像有病的样子啊?”
石勇和皇甫破天苦笑着相视一眼,皇甫万里除了目光呆滞,还真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这个廖永春老眼昏花,看不出皇甫万里眼神不正常,也在情理当中。不过把病人交给这样的医师,还真是不放心。
石勇阻止石柱继续发飙,他指着皇甫万里对廖永春说道:“医师,我这位兄弟脑袋受了刺激,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麻烦您帮着给看看吧。”
皇甫破天苦笑着摇摇头,既然来到这里,就暂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好意思,各位读者,这本书又要无奈的太监了。编辑不看好这样的书,我只能重新构思开头,重新写了。编辑建议我建议最好能直接切入主线,设计个突出的矛盾切入点来吸引读者~,这本书没做到这一点,看来只好从头构思了。55555555,又要等待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