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5eq精彩都市小说 《仙古紀元》-第30章 絕代戰王之喟嘆讀書-ljv4j

仙古紀元
小說推薦仙古紀元
呼呜,呼呜,呼呜,一阵微风拂过,荒古禁地深处,生命泉池还是亘古不变。
良久一阵咳嗽声惊醒了正在发愣的方夕。
獸人大陸之悶騷受
“咳…咳…”姬月空有些无力的咳嗽,似是刚才太激动了,引发了身体中的暗疾。
“前辈,你怎么啦?没事吧?”方夕有些焦急地问道。在得知这位前辈是纵横于七千年前的绝代战王,并且彼此之间又都是荒古战体一脉后。方夕的心中不由得感到些许敬佩和亲切!
“方夕,老夫没事,只是一点小毛病而已,不碍事的。”咳了一阵,方才听见姬月空有些疲惫的声音传出道!
听见姬月空如此说道,方夕不自觉的感到鼻子有点儿酸。“一位百战而未偿一败的人杰,王者,却被人追杀逃进这号称是修者的禁域的荒古禁域中,而且还是以重伤之身闯进这禁域之中!
在这其中也不知道这位绝代战王受了多少耻辱与困苦!
方夕默然!
“前辈,”良久,一个有些发睹而又带着些许敬佩的声音传出,正是方夕。
“嗯,什么事”姬月空似轻“嗯”了一声随后问道!
“前辈,晚辈可否与前辈一见。”方夕有些许期待的问道,方夕想要一睹绝代战王的丰姿神采…
荒古禁域深处一片寂静,就是一片叶子落地的声音也能听见,而且还很清晰!四周静的让方夕的心灵发怵,“似乎是自己说错了什么,但也没办法了,都已经说出口了。那就只有硬着头默默地承受了!”方夕在心中默默道。
就在某一刻,方夕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寒意,全身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这寒意像是一位君王在审核犯错的臣子,而这犯错的臣子在这君王面前唯唯诺诺,但不管如何,这臣子的命始终就撑握在这君王手中。只要这君王一句话,这臣子的命就不保!
现在的方夕就是这臣子,而君王则是姬王姬月空!这寒意亦像是方夕被一只冷酷无情的万古凶兽盯上了,方夕在此刻的性命随时不保!
良久,这冷彻刮骨的寒意才缓缓地散去,在这期间方夕汗如雨下,一脸苍白,像是大病了一场般。亦像是掉入了万年寒窖的冻尸!明明是很短暂的有数几秒,但方夕却觉得像是渡过了几个世纪那般长,缓慢难熬!
“罢了,罢了,不过是一具臭皮囊而已,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暗中姬月空沧桑而又疲惫的声音传出!
随着姬月空的声音传出,方夕也是缓缓的呼了一口气!他知道他方夕刚才可是在鬼门关逛了一圈回来!
柯南之所謂記者不好當
嗒,嗒,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如同鬼魅般的身影正缓缓地从生命泉池旁的,一座小丘后向方夕走来!随着影子的走近,方夕很是清晰地看到了这影子的本来面目。
“嘶,”却是方夕在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嘶气声!
在方夕议的嘶气声!
在方夕眼中的绝代战王姬月空分明就是一个恶鬼,甚至于比恶鬼都还要可怖!
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面容枯瘦,就像是一具骷髅被一张人皮所包成一般!眼神极其的黯淡,像是只吊着一口气弥留在人间一样。头上依稀剩下的几根头发在那里随风飘荡,饶是以方夕的胆量也不由的感到一阵的背脊发寒,真的很是诡异恐怖!
但当方夕的眼睛扫过绝代战王的躯体时,眼眸不禁的一阵收缩!
在姬月空的双肩处,有着两把残剑正紧紧地插扣着姬月空的躯体。泊泊的鲜血缓缓地从其双肩处流出,那鲜血已经不能算是鲜血了,乌黑而泛着幽光,比墨汁都还要黑上几分。这那能还算是荒古战体之血?
“战体之血乃是紫色浓厚的紫血,而绝代战王的血,却是泛着幽光的黑血,这还是战体之血吗?这还是战体吗?”方夕在心中想道!
“我的血已不属于荒古战血了,我血脉中的神性已经被人抽尽。连隐藏在骨髓中的精血也在时间长河中变成了虚无!”似是感受到了方夕的目光,姬月空为方夕解释道!
“前辈,…”方夕红着眼哽咽道。尽管刚刚与绝代战王相识,但可能是由于同属战体一脉的缘故吧,导致方夕对绝代战王感到很是亲切。此时看见战王如此模样,方夕顿时感到一阵的凄然,但随后却是一片愤怒。
似感受到了方夕的情绪,绝代战王姬月空那可怖的脸上泛起了一个比较狰狞,但却很慈祥的笑容!一个很矛盾的笑容!
“前辈,是谁,是谁…”方夕很是气愤的吼道!
“呵呵,”姬月空欣慰的笑了笑却没有回答!但那黯淡的眼中似是多出了什么东西!
“孩子,我没事,还死不了呢!”姬月空对着方夕慈祥的说道。
看着眼前的姬月空,方夕的泪珠似要不争气的流下,但方夕没有让它流下,而是将它留在心中。同时方夕在心中坚定的说道:“不管是谁,我方夕也要将他碎尸万段,否则难消心头之恨,还有从今以后,我方夕的命便是姬前辈的!我会用我的命守护姬前辈,不管是谁,若是想要伤害姬前辈,那么便先从我方夕的尸体上踏过去!”
方夕在看向姬月空的眼中一片坚定。
早安:總裁老公大人
姬月空在看见方夕眼中是坚定时,心中一片摇曳,那沉寂几千年的心在这一刻似又重新活了过来!
馭獸狂妃:帝尊,來接駕! 爺本非爺
在这一刻,姬月空那原本黯淡的目光似又有了新的神采,眼神似又锋锐了起来!
在这一刻,方夕分明在绝代战王身上感受到一股霸气,锐气!如同一把被埋藏了多年的神兵一般,又重新唤发出那属于神兵的割天裂地的锋芒!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绝代战王吧!”方夕在心中喃喃自语道。
此时,绝代战王缓缓的走到一块青石前盘膝坐下,同时慈祥地对方夕说道:“方夕,过来。”
追捕小萌妻 幾米
方夕看到姬月空那挺直而又掩饰不了那一丝佝偻的身影。心中没由的感到一酸。
缓缓地走到战王面前,看着那曾经丰神俊逸,而如今却是风霜满面的脸庞,方夕有些不知所措!此时的姬月空在方夕眼中看来,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缓缓的跪倒在地,向着姬月空磕了三个头,行了三个礼。站起身,方夕眼中一片坚定的向姬月空说道:“前辈,我不管你是如何想的,也不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待我方夕的。总之从今日起,前辈你便是小子方夕所要守候的人,也是方夕最敬重的长辈。前辈你的债,我方夕代你来讨,那些万恶的敌人辱我荒古一脉的仇,我方夕代你来收!”说到后面两句的时候,方夕已经是杀气沸腾了!
方夕的话语字字锵镪,带着一股无匹的霸气,与坚持!
听着方夕的话语,姬月空没由的一愣,但随既便是感到一阵的欣慰,一阵的喜悦,也是一阵的无语!但是却是激动的无语!!
“方夕啊,其实老夫救你也是看见你我同出一脉,而我也不忍看见一个战体在我面前殒灭。所以你也不必承诺什么的!”姬月空有些吁嘘的说道。显然是不想让方夕背负这份属于他绝代战王的责任!
方夕不是笨人,瞬间明了,洞悉。心中不由的一阵感动!
但却更加坚定的说道:“不,前辈,我方夕的这条命是前辈你给的,所以有义务帮前辈你承担一切,更何况我也是一个荒古战体,而且还是战体中的天生战体,所以我更有义务为荒古战体一脉雪耻!”
旁边的姬月空听得一阵欣慰,到最后似无声的叹了叹气,但却也没有再反驳方夕的话!
过了一会儿,姬月空有些无奈的向方夕郑重说道:“那你要答应老夫,在你力所能及之前,不许找老夫问仇人的名字,也不许去打听!你能做到吗?”说到最后姬月空紧盯着方夕的眼睛问道!
“嘿嘿,我的命我可珍惜的很,姬王前辈请放心吧!”方夕嘿嘿一笑道。
“嗯,”姬月空看方夕不似说假便放下心来了!姬月空欣慰一笑便对方夕说道:“方夕,你过来老夫为你改造战体,以适应这荒古禁域中的反灵气。”
“是,前辈。”方夕踏步上前说道。
荒古禁域中,荒古风拂过,灌草微扬,老树招摇,泛紫的生命泉池中倒映着一老一小的身影,老的站在荒古大地上,小的却盘坐在一青石上,场面颇为的怪异!
入定中的方夕缓缓的睁开眼睛,全身上下感到一阵的舒坦,特别是对空气中的灵气!
等等,方夕忽的惊道“灵气?,哈哈,我能吸收这荒古禁域中的灵气了,我能继续修炼了。”方夕有些高兴,也有些感叹!
反瓊瑤之總領太監
蜜婚謀愛 翻糖小萌主
在前一刻还是杀人利器,但现在却是能为己用。这等变化不得不让人感叹啊!
看见远处那萧瑟的背影,方夕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走到姬月空身后方夕恭敬地叫了声“前辈”。
良久,姬月空有些疲惫地说道:“方夕,你的体质我已从新为你改造过了,你在这荒古禁域中也不至于是寸步难行了。你现在可以去适应适应!老夫也已累了,也要去修养一翻!记住不可离开我所在的区域,不然可能会出意外的,这荒古禁域中还是有许多我们惹不起的存在!知道了吗?”
说到最后似姬月空还不放心方夕一般,又嘱咐了一翻!
方夕此时心中很是感动,又岂能不答应?
一阵轻烟拂过,绝代战王已经不在,泉池旁犹自只剩下了方夕一人,方夕盯着泛着紫光的泉池,喃喃地说了一句:“是该到突破灵台的时候了!”“啉”的一声也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