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45e5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戰士之歌 迷航書生-第四集 第八十一章-落幕 (完)分享-gzv1x

戰士之歌
小說推薦戰士之歌
“对人类来说,这四年是辛苦的,对我来说是,对所有人民来说更是。但只在今天,在此时此刻,我想请求我的子民、乃至整个克里斯王国能够将悲伤的权利让给我一人。”
兰若森衰老的脸庞上满是肃穆,但再说完话后,忽然又微笑了起来:“因为今天,我就要将自己的宝贝女儿交给其他男人了。”
“莱纳。”
“是!”礼台下的莱纳身穿一套军装剪裁的笔挺服饰,一身白底装束,饰以金色流苏及金属饰物点缀,胸口处则刺着血红的剑斧枪盾印记。虽然莱纳这么一番打扮,看上去挺拔俊朗,但此时的莱纳无论表情还是肢体动作都僵硬得像根大木头似的。
见莱纳如此模样,兰若森也是莞尔:“今天可是你的婚礼呀,怎么,你不开心吗?”
“不!我非常开心!这是我从小的梦想!如今成真了,我……咦?”感觉到衣摆被轻拉了拉,莱纳才终于回过神来,注意到周围的眼神。
“看来我也没必要再问你的决心了呢。”兰若森耸肩这么一说,全场便笑开了。这个大乱中成长起来的年轻英雄在连年征战中日渐沉稳,如今已经很难得一见如此的窘态了,但这时的慌张却反而只让人觉得亲近了些。
如今的莱纳倒也不介意兰若森的调侃,只是有些苦笑地看向身边。
一席雪白礼服的纱宛此时正站在莱纳身侧掩嘴忍着笑,只不过虽然脸上勉强控制住了,但肩膀还是直抖个不停。
“你不是说今天要注意仪态的吗?”
“这、这可是你……哈哈哈哈……你害的呀……”纱宛一开口说话,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补了一句:“不过,再次听到你热情的告白也不算吃亏了啦。”
如今的纱宛比起四年前模样已经成熟了许多,身上的礼服更是令她多了些高贵典雅的气质。只是她的笑容似乎并没有因为时间而被改变,依然是那稍显稚气、如同夏日晨曦般温暖人心的笑--那令莱纳一生魂牵梦萦的笑。
“能让你这么开心,我被嘲笑一下也同样不算吃亏了呢。”莱纳忍不住也笑了。这么一笑,感觉直到刚才还紧紧支配着自己的紧张感都像是假的一样,完全烟消云散了。
“虽然很高兴你们感情好,不过都还没完婚就这么把我这父亲晾在一旁可不应该呀。”
“是爸爸自己停下来作弄莱纳的,这可不能怪我们呀。”纱宛冲着兰若森顽皮地眨眨眼,似乎已经放弃一开始想端庄到婚礼结束的念头了。
“好吧,那么接下来,就请萨京老师出来说几句话吧。”都说知女莫若父,一听见兰若森搬出了萨京,纱宛马上就反射性地缩了缩脖子。
当萨京保持着一贯的沉静姿态缓缓走上台,整个场面又是一静。此人一直以来都显得神秘莫测,从“封魔大战”一役声名鹊起,以运筹帷幄、料事如神的本事著名于国内外,如今也算是号不得了的人物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本人依然坚持教师才是自己的本职。
“看样子,礼数尚待加强。”萨京只这么一句话,直接就让两个新人僵立当场。
见莱纳如临大敌,纱宛则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萨京却是破天荒地一笑:“开玩笑的。”
“萨京老师--”纱宛算是碰上了个天敌了,对萨京装可怜也已经算是反射动作了。
無敵霸者 千杯
鶴淚雲紫
“今天是大日子,开心点吧。”萨京露出笑容时,眼睛微微眯起,稍微遮挡住了那对深邃而神秘莫测的眼瞳,一时间竟给人一种和气善良的感觉。
翡翠空間:棄妻為妃 佰千禾
“老师笑着真好看!”
“仅此一次呀。”萨京摇了摇头,神态竟有些宠溺,令得莱纳都有些楞神,更别提纱宛了。
“那么我正式宣布,克里斯王国三公主纱宛,王国守护者莱纳,婚礼仪式开始!”随着萨京话落,似乎整个克里斯王国都随之欢腾了起来。
这天之前,人类阵营各国都收到了邀请函,当年封魔大战一同对抗魔族之王沃尔迪兰的战友伙伴们也全都是邀请的目标。
目前与克里斯王国交往最紧密的邦交国拜恩瑞德也收到了邀请,但新王并没有亲自到场,只是派了几个代表前来。
当年几乎以一己之力扭转战局的前拜恩瑞德国王瓦尔纳因为强行驱动大量机甲兵,透支了力量,在战后不久便再也支持不住过度衰弱的身体,魂飞天外。不过那时的瓦尔纳很安详,仰望天空的表情就像是看着故乡一样。
莱纳的老朋友米肯哲在三天前就带着弘云与沃琳从边境守军告假赶了回来;因为是特别被指定受邀的人,因此也很顺利得到了假期。
在封魔大战后,散布在世界各地的魔怪与魔族并没有因为沃尔迪兰遭到封印而消失。在那之后,当年受魔族控制的萨所科里女王普莉奎亚成了新的魔族之王,在人类全面反击的情况下整合魔族,结果又成了一大势力;而投靠魔族的马迪则受到魔族重用,成了魔族阵营中地位最高的人类。
近几年人类与魔族征战不止,也成就了这个世代年轻人崛起的机会。莱纳便是在这段期间一直征战沙场,领军奔波于各处对抗魔族,如今也已经成了如同当年的父亲桀一样,守护着整个王国的存在了。
米肯哲回到克里斯王国后立刻就拉着莱纳与一众弟兄喝了个昏天黑地,一通大醉不说,还吵嚷着痛诉弘云拐了他家的沃琳,一激动起来差点就要挽起袖子和弘云决斗了,弄得他们两人说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大魔法师烈文宁宇和学者唐戴则是在婚礼前一天才一起抵达了克里斯王国的,不过两人倒不是一开始就同路了,只是正好碰上了便一同前往。
兩朝太歲
烈文宁宇当年引爆了苍雷塔,好不容易才脱出重围,赶上了对决沃尔迪兰的决战。如今那个闻名世界的魔法帝国萨所科里不仅主城星域被苍雷塔自毁的威力破坏了大半,整个国土也被魔怪席卷,化为大片废墟。
在那之后,萨所科里这个国家就已经成了历史,魔法师一脉则几乎伤亡殆尽,而且目前虽然人类各大势力都结成了同盟对抗魔族,但魔法师们还是因为普莉奎亚的关系而受到一部份人的厌恶。在如此艰困的情况下,烈文宁宇依然致力于寻找残存的魔法师并发掘天赋者,希望有一日能够重建帝国。
学者唐戴如今大多数时间依然是在智者之乡凡伊窝着,没天大的事根本就懒得挪动一下,特地赶回来参加婚礼算是他给这年轻英雄的极高尊重了。
或许是因为有白石贤者坐镇白石塔,当年凡伊并没有受到魔族的入侵,而如今白石贤者已然离去,凡伊却依然是学者们渴求知识的圣地,也因此这附近有各国的联合军重兵把守。
同样没有到场的战友还有乌澈和洛甄。战后洛甄虽然得到了兰若森的亲口赦免,但她并没有因此回到家族,也没有就此加入克里斯军队,而是成了一名佣兵,辗转于各大战场,行踪不定、以消灭魔族为己任,如今也是小有名气,有了一批追随她的勇士。
收到邀请时,洛甄正接受了委托前往北方战场,因而只寄了书信表达祝福之意,并承诺择日前来拜访致歉。
至于乌澈,他连信也没有寄,而是直接让送去邀请函的信使带话回来,说他和艾叶带着毛毛不适合出现在婚礼上,所以就不回来了。
我們正在交往
魔妃太難追
经过封魔大战一役,乌澈的名头也渐渐为人所知,加上此人常驻于战场之上,现在克里斯王国之外的名声也已经不比莱纳差多少了。
大战之后,乌澈亲自指导艾叶习武,经历了无数萃炼后的艾叶,虽然性格同样有些粗枝大叶,但在战场上也是个可以信赖的伙伴了。更何况,如今毛毛依然陪伴在两人左右,成了人类阵营的一大助力。
事实上乌澈与艾叶两年前就成婚了,而且是直接在军营举办简单的婚礼,许多同袍甚至是当天才知道此事的,可想而知有多么突然了。
如今克里斯王国并没有迁都,而是直接把沃尔迪兰的城堡留着用了。对此虽然有些人觉得不妥,但赞扬兰若森珍惜人力物力的呼声也不小,何况那城堡恢弘大器,除了有些凶厉气息外,看上去比起原本的王宫要豪华精巧的多。
当莱纳与纱宛在众人促拥下走出敞开的大门时,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几乎响彻了整个王城。
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在人群中或是微笑、或是高声喝采着。
忽然不知是谁开始,众人抬头仰望。三道身影从高空处缓缓落下,两大一小的三对洁白羽翼在晴朗的清澈蓝天中显得格外耀眼。
众人一眼就认出了来者,纱宛更是首先叫道:“碧玺、堇青、寇里!你们来啦!”
“恭喜你们。”堇青一降落,便面露温和的微笑,相当温柔,让人不禁楞神的笑。
“谢谢你们特地过来。”莱纳很大方地和三人分别拥抱了一下:“上次见面已经是四年前了呀。”
妹妹成仙記
“是呀,小寇里的身体好些了吗?”纱宛附和道。
闻言,寇里有些尴尬地说道:“作为白石贤者的时候我失去了这具身体属于寇里的记忆,如今数百年时间过去,身体和灵魂还需要许多时间磨合;很抱歉没有办法帮助人类对抗魔族。”
当年寇里被沃尔迪兰掳走,强行抽了精神体与魔族融合,一度虚弱到让沃尔迪兰误以为消失了的程度,原以为身体肯定被毁,想不到是被堇青夺回城里了。
估计是作为白石贤者的岁月长了,忽然与人这么说话还是让寇里很不习惯,因此寇里说话时有些扭捏、浑身不自在似的。
“没关系,现在的人类已经不会输给他们了。”莱纳笑了笑:“何况你们已经替我们封印住了那个最棘手的人物了呀。”
这时碧玺忽然说:“果然和堇青说的一样,人类团结起来并不会输给魔族呀。”
“我们也是在错误中不断学习的呀。”
莱纳说完这句话,眼神飘向远方,像是看着一直以来跌跌撞撞那个少年的身影、那些与自己一同走过的伙伴,那些曾经的酸甜苦辣。
为了祝福而聚集在此的人们,那些待在远方依然过着各自生活的人们,这就是这些年自己不断学习、不断失败,失去了许多许多而换来的呀。
低头看着身边那即将与自己相伴走过这一生的人,她也正默契地与自己相视而笑。
过了今天,还会有许多等待着他们两人,甚至所有人的难题吧。但--携手相伴,相信一切都能迎刃而解,不正是努力不懈的最好动力吗?
莱纳如此想着,再次与纱宛携手迈出了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