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ywp人氣連載小說 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 愛下-第217章:回京城看書-mbdny

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
小說推薦重生嬌妃:王爺,別太殷勤
日子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到了班师回朝出发的日子。
晋王爷按照圣元帝的指示。留下了原先的大部分官兵,带着自己之前带来的大半部分的人马。再加上这次圣上特意点名让他回京好好调养身子的夏大将军。然后就这么大摇大摆、浩浩荡荡的回京了。
“你说路途中会有人下黑手吗?”
“跟着大部队走,不单独去住客栈,驿站就不会。因为他们跟本就没有靠近的机会。”
“那我们就一路上跟着大部队走。老是要去应对那些,想来也是很令人烦恼的。”
在大部队出发以后,在京城一个昏暗的房间里,一个身材修养、穿着一声低调奢华的白衣衣裳的青年公子,正背着双手听着一个长相普通人的汇报。
“少主,我们的人没办法靠近大军。晋王爷一家不论什么时候都住在军营里。从来没有单独行动过。暗五他们发来消息,请示下一步该如何做?”
“让他们撤回来,对方早已有了防范。”
狩仙
“是,对了,暗五在来信里还说,他发现除了他以外,另外还有两批人跟在大军的队伍后面,企图寻找着机会下手。”
“呵呵,所料不差。三皇子明扬肯定是其中一个了。大皇子已被圣上关押在那小小天地了了,二皇子也早就被发配到边疆去了。那还有谁呢?”
“主子,会不会是四皇子呢?”
“据可靠的消息,半年前四皇子还亲自到边疆去慰问军队。可见四皇子是想拉拢他这个集军权在手的五弟的。所以,应该不会是他。”
我叫巴克
“那还会是谁呢?总不可能是六皇子和七皇子那俩位吧。他们的年龄还是太嫩了些,目前应该还不太会有这样的想法。”
最後一個陰陽師 三兩二錢、
“难说,那六皇子和七皇子,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是在皇家里,孩子成熟懂事的时间远比在民间的要早得多。再说了,养着这么大的儿子,做人母妃的会没有一些别的想法。所以这件事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就暂时不要下决定先了。”
“主子,那我们……”
穿越逆襲來種田 琬英
“静观其变好了。”
这样的对话,在其他三处也在重复着。一时间风平浪静,这让脑子里随时绷紧着一根弦的晋王爷明遥,暂时得松了一口气。
平平安安的走了近半个月,来到了京城郊外的一个小镇。明遥按照惯例,下令所有人停止前进,扎寨安营。
一声令下,大军行动迅速。很快就安定下来了。
“王爷,卑职瞧见附近几个山头有人在鬼鬼祟祟的活动。好像是在观察我们这儿的动静。王爷,要不要派人去抓几个舌头来询问一下。”
王牌透視
“别理这些无聊的人士。告诉大伙今晚上可以安心睡个好觉。这些人相互制约着,可以让他们互相监督着,替我们盯着那些心怀不轨的人。”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各自回各自的帐蓬去睡觉去了。
果然,当天晚上一夜好眠。清晨开始清理收拾物品时,个个动作迅猛,一看就是不知训练过多久才能得到了这样的结果的。
规定的时间一到,大军便进行开拔。毫无杂音,纪律严明,动作迅猛,这是晋王爷还没进到都城,却给许多世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只军队当时是从京郊大营拉出去的,当时是什么样的。大家伙内心里是很清楚的。如今晋王爷要将这支队伍从那边疆带了回来。许多家族中有孩子在这里面的,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带人在驻扎之地偷偷观看了好几遍。
如今见这队伍严明,完全没有了在京郊驻扎之时的浮夸之风。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似得。这让许多人看了眼睛一亮。
严格来说,他们已经是完全合格的士兵了。有些甚至在这几次战斗中,因为表现突出被嘉奖,已经被提拨到低层的百夫长或校尉序列了。
这让当初送他们进兵营里,只为了让他们少惹事端,或者是家中长辈想为家中的庶子谋个差士的。此刻真是心中足以得到安慰了。
南城終亦幻
晋王妃云锦随着入城队伍入城。听到夹道两边的欢呼声。俩个天生爱凑热闹的小家伙们坐不住了。
“娘亲,就让我们把帘子先起来看一下外边吧。外边很热闹的,求你了娘亲。”
“是啊,娘亲。哥哥说得对。这么热闹的场面,安安都从来没见过呢。我们又不跑不闹,再说娘亲你又坐在我们身旁。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重生之拯救腹黑校草 破滅的夢之曲
網遊之亡靈小法師
“笨妹妹,应该说娘亲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是啊,是啊,娘亲是我说错了。我们都坐在这车上,娘亲你又在这个看着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云锦差点被自家的这个没长脑的女儿给气乐了。但听听外边沸腾的声音,想想孩子们刚才所说的话。觉得也是这个道理。
再说了,他们这辆车塞在队伍中间的,有什么问题,队伍俩侧的士兵很快就能发现到。
網遊之大道無形 陳讓
思于此,便把车窗打开,把车帘拉开。
这一切的动作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的。立刻引起了两边酒楼二层围观人群的惊呼声。
“快看!那辆马车上有俩个好可爱的孩子。还有位美貌女子呢?”
“这是谁啊?这么美貌的女子从边疆而来。边疆那儿的水这么养人吗?我怎么听说的是那儿的风呼呼地吹,可厉害了。哪能养出这么水灵的女子来。”
殿下我不逃了
“不会是哪位大人在边疆那儿收的小妾吧?”
“怎么可能,晋王爷都没收小妾,谁那么大的胆子收啊?那不是找死吗?哎哟喂,我怎么给忘了。”
“怎么啦?”
“我听我家夫君说,晋王妃去了边疆。这俩个粉妆玉琢的小孩儿和美貌女子,不会就是晋王妃和他们的孩子吧?”
“真的呀,在哪呢?过去了,没有看到真是遗憾。”
她们的谈话被坐在窗边的一个女子看到了,掀开了自己眼前的面纱,向马车所在的地方望去。恰巧这时马车车厢里的云锦,正出手将小脸蛋都几乎在车厢外头了的安安抓了回来,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二楼。
條的,一对眼眸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