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7ni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原罪之救贖-(24)河中郡詭聞瑣事閲讀-zue9a

原罪之救贖
小說推薦原罪之救贖
太古尔河的中部流域有一处广袤盆地,河中盆地。河中北部盆地隶属于罗州,位于艾尔罗斯平原南部;是罗州与封、川二州的边境缓冲地带。这里气候温和,常年雨水充足,物种丰富,整个盆地绿意盎然,美景天成,拥有“翡翠之国”的美誉。
河中郡位于河中盆地北部,是太古尔河的流经之所,也是管辖河中北部盆地的郡治所在。
河中郡的郡守名叫江路,为人刚正,做官铁面,他的治下无有敢作奸犯科者。但是最近江路却是愁眉不展,因为河中郡居然发生了起诡异事件。
大约两个月前,河中郡治下的山西村开始有村民无故丢失鸡鸭等家禽。起先村人只以为是被林中的豺狼野狐叼了去,往常此类事情也常有发生,所以并未在意;可是后来,竟有牛羊的等大型牲口开始丢失,村人这才开始警觉抓捕,可是直到所有牲口家禽都丢失殆尽也未能捕抓到“凶手”。
原本只是一个村落丢失牲口的事情自然不会引起郡守的关注;直到此类事情接二连三的在山西村的十几个邻村发生的时候,终于引起了郡守大人的重视。
经过大肆的搜捕,郡守终于找到了丢失的牲口的尸骨。
在落霞村南面的一处阴山中,他们发现了堆积如山的尸骨!那些尸骨被杂乱的摆放着,上面的筋肉已经被啃食一空。这结果领人惊骇:不知道是什么猛兽能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吃掉如此多的牲口!或者是一群?
正在江路郡守为此事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管事匆忙地跑了进来,报道:
“郡守大人,三王子殿下的车驾已经快到城门了,我们何时迎接为好?”
“急什么!你出去吧。我自有准备。”
江路说完,又陷入了沉思……
正午时分,太阳高悬。
河中郡城门外一辆由百余人护卫的豪华车驾被郡城收兵拦在了门外。
“大胆!王子的车驾也敢阻拦!还不滚开?”
就见那百余人的护卫中走出一位金发男子;那男子浓眉大眼,面容刚毅;暗红色的皮甲下,肌肉微隆,显示着惊人的爆发力。
那男子说完,车驾内传出一道清朗的少年声:
“阿里,收起你那暴脾气吧,我们等等就是。”
我在時光深處忘記你 柯三歲
“是,殿下。”
这百余人正是赶赴中州的罗元君等人。太古历15年的第三天,罗元君终于离开了王都定安,带着父亲的无奈,带着妹妹的不舍,和赵信等人的祝福。
罗元君这百余人经过了三个月的枯燥行程终于抵达了这号称“翡翠之国”的河中盆地,一同随行的除了罗睺和阿里托斯夫妇之外,还有被卿君硬塞过来雅兰五女。
冷情總裁的寵溺 小橙子
说起雅兰,罗元君总觉得她最近看自己的目光很奇怪:时而超乎主仆的关心,时而又有些回避。而且更奇怪的是:每当罗元君用“神目”探查她内心的时候,都被一种莫名的力量阻拦,这股力量就好像跟他出自同宗,感觉很亲切;这情况很诡异,要知道目前还没发现有人能躲过他的探查。
“雅兰,听侍女说你最近病了?”罗元君靠着车壁,对跪坐在一旁的雅兰说道,而眼睛则是直盯盯的看着雅兰,他要确定眼前的灵族女子为何可以屏蔽他的探查。
面对罗元君“火辣”的目光,雅兰也不避讳直视着王子,出言道:
重生未來之藥膳師
“多谢殿下关心,只是小恙,相信过些日子就好了。”
“哦。”罗元君淡淡的答了声,神情有些沮丧:毫无意外,这次的窥查他又失败了!
“殿下的脸色怎么如此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雅兰见罗元君面色有异,急忙出言问道;似又觉得不妥起身来到罗元君身前,见罗元君没反映,接着又神情带着焦急地说道:
“殿下你别吓我!”
看着雅兰的关切模样,罗元君面色有些不自然,微微正了正身子说道:
“没事,只是车马颠簸得厉害,夜里没睡安稳。”
“那一会进了城,雅兰再伺候殿下好好休息。”雅兰说完,又气愤道:“这可恶的郡守,竟敢让殿下在城外等候!进城之后定要好好收拾这家伙!”
“城主大人到——”
雅兰的话音刚落,车驾外传来一道洪亮的通报声。随着一阵悉索的脚步声,车驾外传来一道周正的男声:
“属下是郡守江路,郡中事物繁多接驾来迟,请王子殿下降罪。”
不待罗元君搭话,雅兰率先哼道:
“好你个江路,殿下一路劳顿,你竟让殿下在城外等候!真是好大的胆子!”
见驾车外那个江路不搭话,雅兰又道:
崛起中國足球
“难道王子殿下在你心里不如你那些琐事重要吗?”
“是。”这回江路倒是搭话了,可说的话却让雅兰当即大怒。罗元君暗自惊异:这人竟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在江路心中,国民的事情要重于任何事情;王子虽然身份显贵,但仍旧不及我这一郡之民重要!”江路语气坚定的道。
“江路!你他妈好大的胆子!竟敢对王子不敬!”阿里托斯当即大怒,接着狠声道:“我非撕了你这混蛋!”
阿里托斯说着就要动手,罗元君阻止道:“阿里住手。”
说完走出车驾,看向这“出言不逊”的郡守江路:此人一身官袍,头戴官帽,面容刚正,眉宇间透露一股不惧奸邪的正义感。
冒牌老婆很神秘 望晨莫及
“不错,你是个好官!”罗元君冲江路点了点头。
江路看着王子和煦的目光,对于王子没有责备而是夸赞让他有些狐疑,正不知如何搭话的时候,阿里托斯哼道:
“见了殿下,也不知道见礼!还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江路微微一颤,上前对罗元君拱手道:“属下江路,见过王子殿下!”
“嗯,进城吧。”
“是。”
江路跟在罗元君身后,一路上心中疑惑更甚,这王子对自己的不敬似乎真的不放在心上,却好像对城内的任何事物都很上心一样,一会东瞅瞅,一会西看看;丝毫不提先前的事情。
“殿下,属下这就为你安排住处。”到了郡守府邸,江路上前说道。
罗元君听了一愣,感情这家伙是真没把自己放在心上!?竟然没有事先为自己安排住处?想罢开始窥视这郡守的心事。
“原来是因为这事。”罗元君已经知道了河中郡怪异的事件,看着愁眉不展的江路说道:
“江路,我听说河中郡出了怪事?”
江路闻言,微微差异道:“殿下已经知道了?”
罗元君点了点头,对着江路低声道:“何不用些牲畜引诱他?”
江路看着罗元君目光一亮,道:“殿下英明。”
看着江路一副急匆匆想走又不敢走的为难模样,罗元君轻笑道:“郡守大人,国民的事情大于任何事情,希望你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江路闻言思量了一阵,感激地看向王子,真诚的躬身行了一礼,说道:“谢殿下体谅,殿下先行休息,属下告辞。”
江路说完转身匆忙地离开了。
罗元君看着江路的背影暗道:若是我永康全是江路这样的官吏,该多好啊!
“殿下,房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您看是不是?”正当罗元君沉思的时候,一个管事打扮的人上前说道。
“这一路的颠簸大家都辛苦了,都去休息吧!”
租鬼公司 侃空
“是,殿下。”
很狂很囂張:醫妃有毒 冰水仙
众人转身离开,雅兰上前说道:“殿下,我服侍您休息。”
看着雅兰可怜兮兮的希翼眼神,罗元君的心中竟生出了一丝不忍拒绝的之感。
賴上帥總裁:人家要翻身
“好吧!”
“太好了,我去准备准备。”雅兰没想到王子这次居然没有拒绝,兴奋的离开了,看样子这会够她开心很多天了。
看着雅兰雀跃的背影,罗元君暗道:原来有时候只要适当的妥协应允,很多人都会单纯的高兴很久!
罗元君泡在浴池中感受着雅兰温润滑腻小手的擦拭,心中微微有些异样:那晚难道不是梦?这个念头刚刚生气便被掐灭,怎么可能?自己明明是跟父亲在一起喝酒谈心的,雅兰怎么会在?
“雅兰,父王跟我谈心的那晚,我酒醉之后行为是不是很不当啊?”罗元君漫不经心的问道。
雅兰听闻神情有些飘忽,似在回忆,继而微微低头道:“没有,殿下很好也很温柔。”
你跑不過我吧
“哦。那就好,那就好。”罗元君接着道:“怎么最近没见春夏秋冬没跟着你?”
春夏秋冬是拍卖所的四女,被卿君一并买回起名为:春雨,夏颜,秋月,冬兰。平时四女总是跟在雅兰身边听候差遣,今天却是没见踪影,罗元君有些奇怪便随意问了起来。
冒牌機甲師 怒放
“一路颠簸劳顿,雅兰让她们先回房休息了。”雅兰微微回答,接着又似是迟疑地问道:“殿下可是要她们过来服侍?”
“不用了,就是随便问问。”罗元君抬了抬手随意说道。
这一抬手却不料有水花溅落在雅兰的胸前;河中盆地气候温和,虽是冬天却也穿的不多,薄纱般的衣服被溅上水紧紧地贴在雅兰胸口匀染出一片好看的轮廓。
室内的气氛忽而变得奇妙起来,罗元君偷偷盯着雅兰的胸口呼吸略微带着火热;雅兰却好似混不在意一般继续帮王子擦拭着身子;而雅兰的动作却让正直青春的罗元君变得面红耳赤。
“雅兰,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洗。”罗元君口干舌燥的吩咐了一句。
“怎么了殿下?”雅兰有些不明所以道,说着又向罗元君身上撩了撩水花。
鼻子里咻着雅兰的气息,罗元君感觉胸口仿佛燃烧着一团火焰,忽然他抓住雅兰正在为他擦拭身子的玉手,呼吸变得急促。
被罗元君抓着玉手,雅兰心中微微有些惊喜,又有些莫名的期待。
“我让你出去。”虽然不舍,罗元君还是撇开了雅兰的柔荑,声音沙哑地命令道。
雅兰闻言,面容顿时变得凄楚,低着头缓缓的退了出去。
许久后,罗元君终于听到了关门的声音,随后匆匆地擦拭了身体躺回床上。原本劳顿的旅途让他困顿不堪,可今夜却无论如何也难以入睡。
在床上辗转了很久的罗元君,披了件衣裳,走到门外;就着晚风,看着明月,想着父王,想着妹妹,还有许久未见的青瑶。
突然,一支利箭向他破空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