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s6z火熱小說 臨淵行 宅豬-第六百九十二章 邪帝之敗看書-y1rwr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邪帝再度消失,第三次出现时,他身上又多出一道剑伤!
苏云挣扎,从墙体上脱落下来,啪嗒一声砸在地上,疼得腿抽搐了两下。
莹莹和帝心紧张万分,匆忙中回头看了他一眼,却见他有大碍,却没死,还有几口气,于是便转过头去,继续盯着邪帝消失出现的地方。
“扶我……”苏云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我起不来……”
莹莹依旧紧张兮兮,倒是帝心转过身去,把他扶起来,放在一旁的座位上。
妻奴
苏云全身上下疼得要命,却尽量面带笑容,这时,邪帝第四次消失,第四次出现。
邪帝身上又多出几道伤口,这伤口是剑伤!
苏云在进入太古第一剑阵中,给他留下的剑伤!
邪帝身上的剑伤在叠加,造成的伤害越来越大越来越重!
“太一天都的弱点就在于,这门功法向过去未来借时间。”
苏云喘匀了气,道:“邪帝陛下过去的时间,已经被借完了吧?你这种功法需要不断的闭关,让闭关时期的自己消失,前往未来为自己作战。因此需要未雨绸缪,在过去做好布置。但是你不再是真正的帝绝,你只是性灵,就像莹莹不是士子滢一样,帝绝过去的布置,你借不来。你只能自己布置,但你复生的时间太短,过去的时间已经借完,你只能向未来借。”
邪帝的身影再度消失。
他只是从苏云等人的眼前消失,但是他自己的视野中,自己却是回到了太古第一剑阵之中,此时的自己,正在与补上剑阵第四十九剑的苏云交锋!
苏云仗着剑阵之威,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下一刻ꓹ 他因为受伤而被当时主持太一天都摩轮的邪帝而送回其所属的时间线上!
苏云等待片刻,这才开口继续ꓹ 与此同时,邪帝的身影出现,身上又多出一道剑伤ꓹ 不由分说向帝心抓去。
苏云没有阻拦,莹莹也来不及出手ꓹ 帝心便已经被邪帝擒拿!
“适才的战斗,你出动了未来九千六百尊邪帝ꓹ 战斗时长两个时辰。九千六百尊邪帝ꓹ 是你的极限。而在此之前,你还有其他战斗。”
苏云喘了几口气,把莹莹叫到自己身边,道:“追踪帝倏之战,前后十四个时辰。围杀帝丰之战,六天五夜,前后六十五个时辰。也就是说ꓹ 邪帝陛下未来最少消失了六万四千八百天,也即是一百七十七年之久。”
邪帝刚刚抓住帝心ꓹ 还未来得及将帝心打回原形ꓹ 便突然又自消失无踪!
帝心有些茫然ꓹ 连忙走开。
邪帝尽管身上有伤ꓹ 而且经历了一场恶战,但实力依旧远在他之上ꓹ 出手的话ꓹ 他不能抵挡。但邪帝抓住他之后ꓹ 根本来不及把他装回胸腔中便会消失!
这种奇特的现象,连帝心也有些不解。
而邪帝却看到自己又回到了太一天都摩轮上ꓹ 陷入太古第一剑阵之中,还在攻向苏云!
这一次,苏云催动剑阵,还是伤到了他!
他受伤之后,被再度送出太一天都摩轮!
甘泉苑中,苏云等到邪帝出现时,方才继续道:“这是我所知道的三场战斗,还有其他我所不知的战斗。我义父帝昭攻打仙界,有几次他受伤过重,也是你来出手。也就是说,你消失的时间,远远大于一百七十七年!同样,我义父帝昭掌管这具身躯时,便不是你的未来,你无法借用。你的未来,消失的时间之长,其实是你以为的时间的两倍。”
邪帝身上鲜血淋漓,伤痕比先前又多了,他顾不得镇压住伤势,犹自向帝心抓去!
帝心再度被擒,就在他将要把帝心炼化时,邪帝再度消失!
让他绝望的是,他又回到了太一天都摩轮上!
苏云调动残存的修为,催动黄钟神通,黄钟徐徐浮现,按照时间的规律运转。
巨星系統
苏云看着黄钟刻度的旋转,等到了一定的时间,邪帝出现,这才继续道:“你的法力,在没有帝心加持的情况下,与帝丰差不多。一个帝丰的法力有多强?一个帝丰的法力,可以将太一天都摩轮延续到未来多少年?像我这样的仙人,很难把握到你的修为到底有多雄浑。但是,巧合的是,我知道一个帝丰的法力强度。”
超級天程 石榴小姐
他说到这里,邪帝再度消失。
苏云等了片刻,继续道:“我以此推断,你的法力强度,足以让太一天都摩轮向未来切出一千年的光阴。而这一千年的光阴中,五百年属于你,五百年属于帝昭。你又借去二百多年。倘若这二百多年的时间分布在五百年中,一天十二个时辰,你应该不断出现,不断消失。”
邪帝出现,身上的剑伤比先前更加严重,等到苏云说完,他的身形再度消失。
苏云静候,待到邪帝出现,笑道:“邪帝陛下,我是玩钟的。我自小是个瞎子,我对时间特别敏感,我把时间分为纪、年、月、天、时、字、秒、忽、微。时间已经烙印在我的精神之中。你的轮回神通,太一天都摩轮,在我看来,我会将摩轮划分为不同的时间刻度。”
邪帝再度消失,他又回到了太一天都摩轮上,这一次他看到太古第一剑阵中的苏云被剑阵催动着向自己斩来。
那剑阵中的少年尽管身不由己,被剑阵裹挟,但依旧冷静得像是正在反刍的老牛,眼神平静得像是平湖般深邃不可探测。
显然,那时的苏云已经在计算自己的未来会消失多久!
他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甘泉苑中,这次,苏云的声音也是恰恰响起,仿佛在继续他们之间的谈话。
“对我来说,时间是有序的。”
苏云继续道:“出现在太一天都摩轮中的九千六百多个邪帝,也是有序的,我把你们当成一二三四排列。我首先找出一号邪帝,刺伤他一剑,而后找到二号邪帝,刺伤他一剑。而后是三号邪帝,四号邪帝,五号邪帝!”
邪帝的身影再度消失,又一次出现在太一天都摩轮之上,面对着冷静得像老牛一样的苏云!
这一次,他竟然有些畏惧这个被剑阵操控身不由己的少年!
从前的他看苏云,看到的只是一个努力学着长大,却蹒跚得像个婴儿一样可笑的小人物,这个小人物战战兢兢的行走在如他如帝丰如天后这样伟岸的存在之间,努力的保住自己的性命,努力的保护着亲朋好友的性命,努力的保护着元朔人的性命。
苏云是如此小心翼翼,让他觉得可笑。
而现在,被剑阵操控身不由己的少年,却准确无误的找到他的功法神通的弱点,在一点点的增添他的伤口,直到他坚持不住,直到他倒下!
他又一次出现在甘泉苑中,这一次他出手擒拿帝心,帝心竟然开始反抗了。
邪帝又惊又怒,心中同时又有些悲哀。
“你截断未来九千六百多次,你知道我伤到你多少次吗?”
總裁太難纏:搞定摳門笨助理
苏云的声音传来,像是一口口锋芒毕露的仙剑,刺入他的道心之中,在他的道心上留下自己的烙印:“你知道你受到多少道剑伤吗?你知道这些伤势如果不治愈,会给你造成多大的伤害吗?现在,你活下来的唯一途径,便是走。”
邪帝的身影消失,又一次回到太一天都摩轮上。
許你一世寵婚 一卷清酒
过了不久,他的耳畔又想起苏云的声音:“……只有远离我,远离此地,寻找一个疗伤之地,趁着你回到现在的短短时间,治愈我给你留下的剑伤,你才有机会活命!”
邪帝抓向帝心,试图将帝心带走,然而帝心乃是他的心脏成神,本身实力便直达仙君的层次,这些年又在元朔、天府等学宫学院奔波,研究神魔修炼之法,修为实力早已再上一层楼!
帝心反抗之下,他一时间竟不能拿下!
“邪帝陛下,我是帝昭太子,帝心便是小叔。”
召喚無敵神話
苏云的声音传来:“我会保护好他。而今我有第一剑阵图,随时可以召来其他仙剑,我为第七仙界的帝,甚至可以召来持剑人。”
邪帝身形消失,再度出现时,他顾不得擒拿帝心,转身便走,向甘泉苑外闯去。
而苏云的声音也适时的传入他的耳中:“你是知道的,有我在,你再也不可能得到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我希望陛下,不要再回来了。”
邪帝身形踉跄,远遁而去,在他遁走的一刹那,身影再度消失,赫然是被过去的自己借走,对付第一剑阵中的苏云去了!
过了不久,他的身影出现在天空中,伤势更重,延续刚才的飞遁,继续远去。
甘泉苑中,苏云目送他消失,这才松了口气,精气神放松下来,顿时伤势爆发,连连咳血,死死抓住帝心的手:“兄弟,帮我去请董神王来救命……”
莹莹连忙道:“士子,你刚才说帝心是你小叔的!”
帝心点头。
苏云白了他们一眼,道:“我快要死了,这事回头再谈,快去请董神王!”
古劍強龍 雲中嶽
帝心慌忙去了。
七天之后,神王殿,苏云被包扎得像个粽子,还是被董神王丢在药缸里养着。他的伤势的确很重,被邪帝重伤,肉身的道伤,灵界的破损,以及性灵的伤势,让董奉神王也感觉到极为棘手。
不过好在苏云也精通造化之术和造物之处,只要伤势好几分,死不了的话,他便可以自己治愈自己。
“士子,你说让邪帝永远不要再来,你能保住帝心,是真的吗?”
莹莹为苏云添药,询问道:“邪帝真的被你和第一剑阵克制了吗?你真的伤到了他九千六百个未来?”
苏云摇了摇头,道:“邪帝是何等神通广大?我怎么可能将他九千六百个未来统统打伤?若是那样的话,他必会死在我得手中。七天前的那一战,我只击伤他四十二次。倘若他多停留一会儿,便会发现后面没有再受伤。”
莹莹呆了呆,失声道:“四十二次?只有四十二次?”
學園都市的第六等級 鹹魚不在
苏云点头:“只有四十二次。四十二次之后,我因为伤势太重,无法坚持,而第一剑阵也被邪帝破去。”
莹莹失声道:“邪帝伤好之后,肯定会再来擒拿你小叔帝心!”
“是我兄弟帝心!”
苏云纠正她,淡淡道:“但是邪帝是不会再来了。”
莹莹不解。
苏云伸了个懒腰,扯到伤口,疼得呲牙,道:“他不来是因为他知道,下一次我会更强。随着时间推移,我会越来越强!他不知道下次来,是否真的会死在我的手中。”
他微微一笑:“以他的性格,他不会再来。他会寻找其他办法,解决心脏问题。人在面对无法解决的难题时,总会想出其他办法绕过这个难题。而我就是他无法解决的难题。”
————月底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