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1vx熱門都市小說 我快虧成麻瓜了 線上看-第867章 你行你上啊(求月票)展示-acvpc

我快虧成麻瓜了
小說推薦我快虧成麻瓜了
“梁总觉得怎么样?”施珊珊弯腰接过果汁,以示谦逊。
“我?我不太懂这些东西啊。”梁任重摇摇头,不太随便发表意见。
“没关系,咱们虽然是开会,但是话题很开放,谁都可以发表意见,陈小蛮,你给我起来,”施女王踢了她表妹一脚,补充道:“去隔壁休息室睡去。”
陈小蛮揉揉眼睛,嘟囔了一句,直接走人了。
如果梁任重没听错的话,这位行政副总裁说的是,凶什么凶,这么凶,难怪嫁不出去。
“咳咳,那我提一句啊。”梁任重也就不推让了。
你如果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绝对不是显得你低调,而是显得无能。
“坐着说,这是圆桌会议,没有固定位置,你就坐蛮蛮那。”施珊珊请梁任重入座。
大明木匠
安排梁任重当榨汁机,其实是一种帮助。
圆桌会议高层,基本上都是入职三五年的老员工,大部分都在至少三个事业部供职。
你想要成为其中一员,要么就是有突出贡献,要么就是工作能力特别强。
有了这些也未必能够如愿。
符合条件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你没有到折服所有人的地步,又想跳过榨汁机这一关直接上位,那就真的很难服众了。
很容易受排挤。
梁任重当三个月榨汁机,这就是他融入这个团体最好的方式。
“我觉得,长租宿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租金贷,你们能够想象吗,一旦暴雷,房东把我赶了出去,我房子住不上了,还要交租金贷……”梁任重坐下来之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但是只要不暴雷ꓹ 正常的租金贷也并不就是坏的,它能解决很多租户的实际问题。”王阔继续站对立面。
“我觉得应该弄成网购那种ꓹ 郭嘉弄个平台,钱先放在平台上,只有消费者消费了商品ꓹ 钱才会打给租赁公司。”庄详继续怼,也不知道他在怼谁。
幽靈船 黃易
“你这个太想当然了ꓹ 比你之前说的那些还违背市场规律,租赁工资的资金链会直接断掉。”王阔也不手软。
“没钱做什么租赁公司。”庄详和王阔又开始吵上了。
召喚大領主
“你怎么保证收回来的房子能够百分百的租出去ꓹ 空置的房子难道不用给房东租金?有多少钱也不可能玩得起!”
“大部分的租赁公司ꓹ 之所以亏损,都是因为他们为了抢夺市场,全都是学的互联网那一套,我们都捅自己,谁死的慢谁就是胜利者,早晚都得被整治。”
身為勇者卻被趕出來了 姓姓姓姓徐
“别忘了你搜索引擎也是搞互联网的。”
明揚天下 何昊遠
“我可从来没有不正当竞争,我很爱护那些小弟们。”
“千度怎么死的ꓹ 你想必是已经忘了。”
“千度是裴总给锤死的~”
後會無妻:愛你,逾時不候 大頭兔子
裴潜龙实在听不下去了,这火怎么突然烧到自己身上了ꓹ 他拿起扇子ꓹ 用扇柄敲了敲桌子ꓹ 说道:“两位ꓹ 争吵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要的是一个规范化的解决方案。”
“就是啊ꓹ 庄总ꓹ 我觉得你这样不行ꓹ 你不能瞎怼,你得彻底分析一下现有市场ꓹ 然后给出一套解决方案。”王阔趁机落井下石。
“阔叔,方案这不是在讨论吗,你老是说风凉话,你行你上啊。”庄详怒。
“什么叫我行我上?”这小子是不是想累死我。
“你那不是有喵爪租房吗,改一改不就行了,有员工有渠道,租房贷完全可以由支付喵提供,反正你也不会捐钱跑路。”庄详终于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
“我现在很忙……”王阔拒绝。
“我这边揭露行业黑幕,告诉房东和租客们,这些租赁公司都不靠谱,另一边你打着咱们猫厂的旗号纠正行业规范,多好的事情啊。”庄详一个劲的怂恿。
“我在搞喵鲜生,新零售是我这边的重中之重。”王阔分身乏术。
“你那边能人那么多,又不是让你亲自上,我理想中的长租宿舍,应该是平价而又长久的,对于房东来说,他们把多余的钱用来买房子,这个房子交给咱们,房东省心,还可以获得一笔稳定长久,随着市场进行增值的收入;对于租客来说,他们买不起房子,但可以在咱们的长租宿舍里生活五年十年,甚至三五十年,获得家一样的归属感,而不是住着住着就要面临胡乱涨价,或者承担租赁公司倒闭的恶果……”
側妃有喜:公主是小妾
庄详侃侃而谈。
他这个人真的很奇特,总是充满了对人生的美好向往。
他希望求助于网络的患者能够得到真正的帮助,而不是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遭遇欺骗。
他希望租客和房东的利益都能受到保护,而不是任由租赁公司野蛮扩张然后卷钱跑路。
他从不因为小时候受尽冷眼而仇视什么。
“鼓掌~”裴潜龙带头。
永恒的靜寂
大家纷纷鼓掌。
王阔叹了口气,也跟着拍了一下巴掌。
網遊之亂世逍遙
“王总,这件事还是交给你咱们才放心,喵爪网现在几大板块,都发展的挺好,各路总监也很称职,你可以承诺给他们,一旦将来某一块发展的好,都可以升级为事业部。”施珊珊代替老板进行了承诺。
藥醫的悠然生活(完結) 鬼鬼夢遊
“衣食住行,住这一块,房地产的野蛮生长已经到头了,长租宿舍哪怕中途会走一些弯路,也必然是未来的趋势。”裴潜龙也进行了劝说。
“不是我不想做,而是这一块的坑太多了,不是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把事情做起来的,就比如庄总刚才说的按照市场进行增值,房东买一套房子多少钱,租出去才多少钱,又怎么可能按照市场进行增值,人心有时候比市场更复杂,竞争的核心不在市场。”
为了争抢房源,租赁公司出的价格一个比一个高。
难道你能说这不符合市场吗,房东第一个不答应,他们是谁给的钱就租给谁。
你跟他们说什么将来会暴雷,他们根本不听。
他们称呼这个为薅资本羊毛。
还有租客。
为了把到手的房子租出去,租赁公司会鼓励租客去用租赁贷,一次性的拿出一年甚至三年的租金,时间越长,月租就越便宜。
租客也不会去管暴雷不暴雷,他们也觉得自己赚了。
他们即便知道暴雷,也不认为这个暴雷会发生在自己租房期间,只要自己租完了,谁管他暴雷不暴雷。
“两位秦总,令尊最近在做什么?”裴潜龙想了想,转头看向双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