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o0s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神話逆襲 ptt-第十二卷 第一百零四章 被坑的堂本靜鑒賞-osmow

無限之神話逆襲
小說推薦無限之神話逆襲
下午,刚吃过晚饭,在大厦门口附近散步消食的古叔,看到一个人正向着大厦门口走来。
古叔上下打量了一番,金发,帅哥,这两个条件全都符合,看来他就是金正中说的人了。
况天佑马小玲几人在英国玩了三天,今天刚刚回来,而他们却早就过来了。
莱利诗雅与他们的九个女仆,都被送去了碧血剑世界。
罗长风也没让他们去见崇祯,直接到欧洲给他们开了道门,就让他们自己去折腾了。
莱利和诗雅都得到了永生之泉,还被赠予了一门修炼功法与一颗灵葫仙丹。
罗长风告诉他们,等到解决了命运,他们以后还可以回到自己的世界生活。
这个消息让他们开心不已,虽然嘴上说是只要他们在一起,在哪里都无所谓,但能在自己的世界生活自然是最好。
况且古代各种不方便,还是现代的生活条件更舒适。
得到了罗长风的修炼功法和灵葫仙丹,他们短时间内就会拥有一身强悍的修为。
只要他们不脑残的跟崇祯对上,在这方世界他们就可以横行无忌。
送走莱利一行后,罗长风他们便直接去了雄霸居住的地方,香港南区浅水湾海景别墅区。
罗斯柴尔德集团专门为雄霸在这购置了一处房产,这栋海景别墅面积有七万多平,包含了泳池、室内健身房、娱乐室、家庭影院等等,可谓是豪华无比。
如果说一开始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因为莱利的缘故,才任由雄霸予取予求,那么之后就完全是因为雄霸本人了。
当雄霸稍稍展现了一番自己的力量,并随手帮他们除掉了几个针对他们几百年的教廷势力,雄霸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瞬间便超越莱利,成为了他们新的靠山。
虽然莱利是赐给他们永生和力量的始祖,是他们永远尊敬的对象,但他的实力却也不足以与教廷对抗,几百年来他们血族始终被教廷压制。
可雄霸一来,教廷直接被打得自闭了,再不敢跟他们叫板,血族彻底翻身,以后欧洲……不,甚至包括美洲ꓹ 整个欧美都是他们血族的天下。
所以可以想象,如今雄霸在血族中的地位有多高ꓹ 那几乎就等同于教皇的存在。
别说是欧亚区总裁,就算雄霸想当族长,梅耶·罗斯柴尔德也不会升起丝毫反对之念。
可惜雄霸对当一群吸血鬼的头头丝毫没有兴趣ꓹ 他的一切作为不过是为了配合罗长风他们的计划罢了。
罗长风一行到雄霸的别墅安顿好后,金鹏便径直往嘉嘉大厦而去。
他们将采取明暗结合的方式搅弄风云ꓹ 对付命运,金鹏就是他们派出的明面上的代表ꓹ 而他们将在暗中给予一切支持。
重生之財傾天下
……
古叔主动对金鹏迎了上去ꓹ 和善的问道:“是金先生吗?”
金鹏颔首微笑道:“我是金鹏,看来小玲他们已经跟大叔打过招呼了。”
穿越之將 雁過青天
古叔笑道:“是啊,灵灵堂在九楼,你直接上去吧!”
“好的,谢谢大叔。”
金鹏径直进入大厦,乘电梯上了九楼,敲响灵灵堂门的时候ꓹ 来开门的是金正中。
“大鹏哥你来啦!快进来快进来。”
金鹏一边走进房间,一边道:“你们怎么搞的?大厦里怎么会有那么重的阴气和晦气?”
进入灵灵堂后ꓹ 便见马小玲正将一堆柚子叶和杨柳叶放进一个盛满水的盆中ꓹ 手中掐着印诀ꓹ 对着水盆念念有词。
也不知道念了什么咒ꓹ 那些水很快就散发出了淡淡的灵气波动。
马小玲抬头对金鹏道:“别提了,大厦里进来一只霉运鬼ꓹ 我这不是在做赶鬼水吗?”
说完她看了看金鹏身后ꓹ 诧异的道:“就你一个人来?”
金鹏老实不客气的坐到她身边的沙发上ꓹ 摊手道:“要不然嘞?你这住得下那么多人吗?”
马小玲翻了个白眼,“怎么?你还打算住我这?”
金鹏满脸无辜的道:“不住你这我住那?我在香港又没房产ꓹ 连身份证都没有,走出去很容易被阿sir请去警署喝茶的,天佑他们已经够辛苦,就不要给阿sir们添麻烦了嘛!”
马小玲没好气的道:“少来,你们办个合法身份很难吗?”
金鹏惫懒的靠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道:“是不难,可麻烦啊!”
马小玲:“(﹁﹁)”
沈沒的羔羊
金鹏丝毫不在乎马小玲的眼神,若无其事的对金正中道:“正中,你们吃过晚饭了吗?”
一旁正将赶鬼水往喷雾器里倒的金正中闻言回道:“还没呢!珍珍正在做,一会儿会来叫我们的。”
“哦!”金鹏点点头,这才扭头看向马小玲道:“你一会儿跟堂本静约个时间,我们今天就去见他,尽快把关于天使之泪的事情了结。”
说起正事,马小玲整理了一下情绪,道:“我知道了,不过这个堂本静很奇怪,每次跟他预约,他总是选在午夜跟人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金鹏道:“我猜是心理疾病。”
马小玲无所谓的道:“管他什么毛病,反正跟我没关系。”
最強修真農民
金鹏道:“跟你确实没关系,跟天佑就有些关系了。”
马小玲诧异的看向他,“什么意思?”
金鹏笑了笑,道:“你很快就知道了,现在先容我卖个关子。”
“嘁……”
马小玲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却没再多说什么,而是打电话与堂本静约定了时间,果然是午夜之后,凌晨两点。
过不多时,王珍珍下来叫他们吃饭,见到金鹏也在,她倒是蛮高兴的,热情的邀请他一起去吃饭。
主要是在莱利家那几天,她和况天佑都感觉到了金鹏对马小玲似乎有意思。
对于这样一个长得帅气,背景惊人,又年少多金的男人追求自己的好姐妹,王珍珍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她只是单纯,可并不蠢,马小玲和况天佑之间那点隐隐约约的情愫,她并非毫无察觉。
可如今况天佑已经真正跟她在一起,她自然希望好姐妹也能有一个好归宿。
而况天佑却是莫名的有些失落,毫无疑问,金鹏的确比他优秀得多,之前他未必没有对马小玲有所希冀,可如今……他感觉自己该彻底放下了。
餐桌上,金鹏跟况天佑碰了碰杯,将酒杯中的八二年拉菲一饮而尽。
酒自然是金鹏拿出来的,胡八一他们划拉了几十万瓶八二年拉菲,寄灵空间也存放着十几万瓶,别人喝这酒论瓶,他们直接是论箱。
况天佑喝完一杯酒,看着空掉的酒杯感叹道:“这一口就是几千块被喝掉了,我一个月的薪水,竟然只能买一瓶红酒。”
金鹏失笑的摇摇头,提起酒瓶再给他和自己倒了一杯,道:“其实都是炒起来的,几万块一瓶的红酒,在不喜欢喝红酒的人眼中,未必就比十几块一瓶的二锅头好。”
萧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是打心眼里觉得,八二年拉菲真没二锅头老白干好喝。
王珍珍问道:“大鹏,你来了香港,以后打算做什么啊?”
金鹏看了看马小玲,道:“医生说我肠胃不太好,不宜吃太硬的食物。”
“?”
所有人脑海中都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什么跟什么?他们说的是一件事吗?
只听金鹏接着悠悠道:“所以下次珍珍你煮饭的时候,水可以放多一点,这样饭可以煮得软一些。”
“?……!”
众人脑子里绕了好大一个弯,才明白过来金鹏的意思,顿时哭笑不得。
金正中哈哈笑着举起酒杯,道:“能把吃软饭说得这么清新脱俗,大鹏哥果然不是一般人,我敬你一杯。”
金鹏欣然跟他碰杯,再度喝光杯中酒,马小玲不动声色的瞥了瞥他,又偷瞄了况天佑一眼,心情复杂万分。
以前马小玲因为马家的使命和诅咒,拒绝了况天佑,如今无论是使命还是诅咒都已经不复存在,可她与他却再无可能。
无论从道德上还是从感情上来说,她都不会再与况天佑藕断丝连。
从道德上讲,马小玲是绝不可能做第三者的,而从感情上讲,她也不可能去破坏好姐妹的感情。
金鹏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可以说是钻了很大的空子,典型的趁虚而入。
只不过一时半刻要让她彻底忘掉过去,接受一段新的感情,那也不太现实。
但是金鹏有的是耐心和时间,他可以慢慢来,一点一点的走进她的内心,将原本占据这个位置的那道身影,慢慢挤出去。
……
凌晨两点。
通天阁。
“堂本先生白天好像很忙,跟你见面都要约在晚上。”马小玲与金鹏并肩走进通天阁,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对堂本静道。
堂本静只看了马小玲一眼,就将目光投到了金鹏身上,口中道:“有的人晚上头脑会比较清醒。”
金鹏似笑非笑的看着堂本静,接口道:“比如……僵尸?”
堂本静眼中闪过一抹精芒,脸上露出了笑意,“这位先生就是天使之泪的原主人吗?”
金鹏道:“我不是天使之泪的原主人,但我可以全权代表他。”
堂本静颔首道:“那就没有区别,马小姐,我可以跟这位先生单独谈谈吗?”
不朽劍神
“当然,那你们聊,我先出去了。”马小玲痛快的转身走了出去,转身时与金鹏交换了一个眼神。
待得通天阁的自动门重新关闭,金鹏才再度开口道:“堂本先生身上有血腥气,是刚杀过人,还是刚吸过血?”
堂本静莫名的激动起来,但他在激动得浑身轻颤的同时,又强行保持着冷静,维护着他那所谓僵尸的高贵与风度。
他沉声道:“我刚才已经洗过澡,换过衣服,身上怎么可能有什么血腥气?”
“呵……”金鹏轻笑一声,往一旁踱了两步,道:“我所说的血腥气,不是物理意义上的,而是我们这类人,对血液的一种特殊感应。”
堂本静双目暴亮,凝声道:“我猜的果然没错,天使之泪的原主人,果然不是人类。”
金鹏故作不解的道:“你认为我们是什么?”
堂本静哂笑道:“在同类面前,你何必还要遮遮掩掩?我们都是被这个世界遗弃的人,我们都是……僵尸。”
金鹏淡淡道:“所以,你刚才果然是出去吸血了?尸体有没有好好处理?”
修武狂徒 夕木葉
堂本静闻言一怔,忽然有些心虚,他弱弱的道:“你们平时……是怎么处理尸体的?”
金鹏脸色微变,沉喝道:“这么说你没有好好处理尸体?笨蛋,尸体在哪里?”
堂本静有些手足无措的道:“在CTV电视台附近的一个地下通道里。”
金鹏怒道:“难怪,难怪日本那边会被人发现八具脖子上有牙洞的尸体,这些都是你干的吧?”
堂本静急道:“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对不起,从来没有人教过我该怎么做僵尸,我也不懂得该怎么处理尸体。”
说到这堂本静一个九十度鞠躬,“请前辈务必教教我。”
金鹏的脸色忽然平静下来,语气轻松的道:“好了,戏演完了,堂本先生,从现在起,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之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堂本静霍然起身,错愕的道:“什么意思?”
金鹏道:“从几年前开始,我们就在调查一宗连环杀人案,受害者脖子上都有一个牙洞,致死原因为失血过多。”
“通过我们的调查,你患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你认为自己是僵尸,所以,那个连环变态杀人狂,就是你。”
堂本静此时满脑子懵逼,他凌乱的看着金鹏叫道:“不对,不对,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如果你不是僵尸,又怎么可能感应得到血腥气?”
金鹏微笑道:“不好意思,我那是诈你的。”
说完这句话,金鹏从怀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按下了结束按键,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了况天佑的电话。
况天佑:“大鹏,怎么样?”
金鹏:“已经拿到证据,上来抓人吧!”
堂本静终于反应过来,他怒喝道:“八嘎,你是侦探。”
金鹏挂断电话,冷笑道:“你现在才反应过来,不嫌太晚了吗?”
堂本静大怒,猛然向前跃起,一飞腿踹向金鹏。
他是山本一夫的外孙,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中,他的格斗能力自然不会差,可惜,在金鹏面前,这就是个笑话。
金鹏只是往一旁跨了一步,探手一抓,堂本静的小腿便落入他掌中,随手像丢垃圾一样将他往墙上扔去。
“嘭”
这一扔金鹏根本没使力,堂本静却依旧被撞得几乎五脏移位,一口气险些没上得来。
他趴跪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目光却狂热的盯着金鹏,道:“这样的力量,怎么可能是普通人能掌握的?你绝对不是人,你是僵尸。”
金鹏失笑的摇摇头,道:“这世上不是只有僵尸才掌握着强大的力量,不过那都已经与你无关,去监狱里忏悔吧!”
“哗”
房门打开,马小玲和况天佑冲了进来,金鹏将录音笔递到况天佑面前,笑道:“况sir,交给你了。”
“没问题。”况天佑接过录音笔放进外套口袋中,随即从腰间解下手铐,上前铐住堂本静,肃然道:“堂本静先生,警方将以谋杀罪控告你,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会成为呈堂证供。”
金鹏对马小玲道:“走吧!去接梦梦。”
“嗯。”
半个小时前,况天佑接到警局打来的电话,说是阮梦梦发现了一具很邪的尸体,金鹏就知道,制裁堂本静的时候到了。
命运的又一重要安排被破坏,没了堂本静,阮梦梦不会死,因为没有况复生得帮助,她连入围都不可能。
金未来也不会再变成僵尸,魔星更是不会再出生,因为魔星的出生是为了开启盘古墓,化解灭世大劫。
可若是灭世大劫根本就不存在了,魔星自然不会再应运而生。
CTV虽然没了堂本静的赞助,但洋紫荆小姐的举办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因为有另一位比堂本静更有份量的赞助商出现了,那位赞助商的名字叫……姜真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