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5i16好看的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 txt-第826章:名將之死推薦-833m0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时间渐渐到了正午,两万多名跳出隋军包围圈的唐军在一条荒废的山道上列队行军,李孝恭走在队伍的中间,他和隋军有过多次的交道,对隋朝的作战风格比较了解,隋朝虽然占尽天下大势,但仍然喜欢在堂堂正正的基础上突出奇兵,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终的胜利。
这是杨侗身为人君的天下理念所致,他希望在战争中尽量何在青壮人口,虽然李孝恭本人也赞同这种理念,但敌我双方本是你死我活的生死较量,李孝恭作为唐朝大将,最大限度杀伤敌军是他义不容辞的使命,但凡有获胜之机,他绝不会放过歼灭隋朝十大军团这种强兵的机会。主要还是因为
唐朝国力孱弱,没资格站在战生重建的高度上去考虑未来,更不可能在必胜的时候去容忍敌人,他们现在考虑的问题是尽可能的屠杀隋军,以期将其国力拉低。
李孝恭领会了杨侗现在的内战理念,所以尽管跳出了包围圈却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十分谨慎的派出斥候在前方打探,从晋阳起兵至今,唐朝已经吃了太多的亏,尤其是他在襄城惨遭罗士信打得全军覆没那次,至今令李孝恭记忆尤新。
就在这时,数名斥候疾奔而来,老远就大喊大叫:“停下来,停止行军。”
李孝恭大吃一惊,喝令道:“停止行军!”
斥候气吁吁的冲了过来,拱手禀报:“禀殿下,前方斥候在五里外发现了隋军骑兵,正往我们这边靠近。”
李孝恭心下一沉,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隋军果然遇在前方设下了伏兵,他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迅速问道:“敌军有多少人?主将是谁?”
斥候忙道:“具体数目不知,前去探查的一队斥候只有一人逃回,身中三箭,已重伤不治,他临死前说是‘罗’字战旗。”
“罗字战旗?”
听到这四个字ꓹ 李孝恭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隋军只有一个姓罗的大将ꓹ 除了他的冤家老对头罗士信还能是谁?
他迅速打量了一下地形,发现他们正好进入一条比较宽阔的谷道,谷道宽约三里ꓹ 长达十多里,两边山势倾斜陡峭ꓹ 长满茂密灌木丛,这种地形不利伏击ꓹ 却是骑兵纵横驰骋的天选之地。不过前方伏兵已经出现ꓹ 要不了多久就会杀来,李孝恭也顾不上这些了,下令道:“传令前军向后军汇拢。”
被玩壞的全面戰爭
这是应付伏击最有效的策略,由于行军队伍拉长,一旦遇到伏击便被斩为数段,从而形成各自为阵的不利局面,最终逃不过全军覆没的命运。所以前方要是事先发现伏兵ꓹ 最好的策略就是迅速集结,将拉长队伍列队成阵ꓹ 就算伏兵杀来也不惧。然而他话音刚落ꓹ 前方早已经传来轰隆隆马蹄声和喊杀声ꓹ 这是隋军伏兵发现他们已被敌方察觉ꓹ 索性反客为主杀上前来。
李孝恭大喊道:“前军让过两旁,后军集结迎上!”
其实不用他下令ꓹ 唐军士兵已经纷纷调头疾奔ꓹ 向山谷外奔来ꓹ 而在嘈杂和混乱之中,李孝恭却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ꓹ 仿佛鼓点一般密集,只是被伏兵的马蹄声和喊杀声,以及自身的叫喊声掩盖住了。
李孝恭凝神细听了一会儿,忽然脸色大变的大叫一声:“不好,上当了。”
他听出这种奇怪声音是马蹄声,或许是他们的马蹄被厚布包住,所以奔跑声比较低微,但数量极多。
李孝恭意识到自己又中隋军陷阱,所谓的伏击不过是个诱饵罢了,故意亮出兵锋,使自己本能去集结兵力,然后利用唐军自身的混乱,集中杀戮。
但此时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隋军骑兵已杀到了五百步外,黑压压的战马如狂涛奔腾,激起的尘土遮天蔽日,隋军骑兵高举盾牌,双腿控马,另一只手握紧长矛,矛尖在阳光下闪烁着令人心寒的光芒。
李孝恭心知骑兵一旦全速发动就无法停,他们只能一往无前的将挡在面前的敌军摧毁。他现在只能牺牲前军,希望混乱的前军能阻碍隋军骑兵的突击,给后军集结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李孝恭只奔出数十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片凄厉惨叫声,前方数千余名士兵已被卷进铁蹄之下,隋军手中长矛疾刺,刺穿敌军胸膛,战刀如闪电一般的劈飞敌军头颅,在战马的铁蹄之下,唐军士兵哀嚎倒地,一时间血雾弥漫,肢体横飞,哭喊声、惨叫声响彻了这方山谷。
尽管唐军士兵也在拼死抵抗,怎奈他们遇到的是隋军主战精骑。这些士兵身经百战,已经彻底脱离了农田,专为战争而存在,不仅装备精良,战力、战意更非战时为兵闲时为农的唐军可敌,不到一刻左右,行军疲劳的唐军便被分割成得数十块,阵脚被冲得七零八落。
我有異能我怕誰 無名手冊
隋军骑兵只留五千人对付唐军乱兵,其余一万五千骑在主帅罗士信的率领下继续向前疾冲,铺天盖地杀向依旧混乱不堪的唐军后军。
这不单两个不同兵种的较量,也是两军主帅的战斗,李孝恭企图让乱兵牵制隋军骑兵,给他整顿兵马的时间。但罗士信却看出了唐军并没有准备好,他深知一支军队要是没有经过严格训练,在面临突如其来的战斗时,将是怎么的混乱场面。
尤其是唐军此时刚刚逃出生天,不仅处于最放松之时,还十分疲劳,现在骤然遇袭,没有崩溃已是不错了,想让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成队伍的严整,百余人或许可以,但几万人的军队绝对不行。
抗戰之軍火之王 車間主任老歌
这就是人为创造出来的破敌战机,罗士信要抓的也是这个战机。
此时此刻,隋军一万多名名精骑一分为二,从两边穿透敌军乱兵,直取数百步外的唐军后军。
絕世劍帝
当李孝恭勉力喘了口气,再看战阵之际,只觉眼前一黑,原本并不紧密的战阵,就这一会儿功夫,便已经被隋军骑兵冲得濒临崩溃。
“杀~”
罗士信带着精锐部队再一次狠狠地冲入了敌阵,手中长枪一甩,生生的将一面藤盾甩的爆开,巨大的力道将这名唐军战士撞飞出去,瞬间撞倒一片唐军,隋军士气更盛,山呼海啸般的喊杀声中,唐军的军阵终于被攻破,越来越多的隋军朝着罗士信撕开的裂口中涌进来,将原本完好的阵型冲得支离破碎。
对一支军队而言,最可怕的并非是敌军有多么强悍,而是己方军心动摇、失去斗志,一旦士兵丧志,有人带头逃窜,那他就是羊群中的领头羊,会迅速传遍全军,使整支军队的斗志和士气土崩瓦解。
这两支隋军骑兵发起猛烈进攻,惊惶失措、阵容未齐的唐军面对着杀气腾腾的敌军,心的堤防就已经轰然坍塌,又见隋军气势如虹,无法匹敌,唐军士兵在极度惊惶害怕中,开始出现了逃兵。
愛你是我做過最好的事
開天辟地
一带十、十带百、百动千人,逃亡潮就像是滚雪球一样,开始蔓延全军。
因为身处后阵的关系,武士彟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妥,回头看去,正看到李孝恭处于极度危险的处境,当即无心恋战,迅速指挥一个比较完整的亲兵方阵退到李孝恭的身边。
“士彟,快救嗣昌!”李孝恭眼见大势已去,本打算突围离开,却见柴绍身陷敌阵之中,心中顿时大急,对赶来的柴绍急声说道。
武士彟点头,想要冲上去,只是柴绍所在的方阵已被隋军围拢,早已布好重重防线,防止唐军破阵救人。
“杀!”
武士彟亦是一名悍将,他当即杀了上去,手中古月大刀扫过一团刀芒,三名精骑被斩下马来,但此时却有一股难言的虚弱感令武士彟动作一顿,奉杨善会之前来协同作战的谢映登见状,立即逼了上来,挥舞金乌花枪攻向武士彟。
武士彟虽是一员悍然,但本身就不是谢映登的对手,而且他这些日子主管唐军后勤,一直呕心沥血,得不到好好休息,勉力抵挡几合便已经气喘吁吁。
“咦,竟然还有一员大将?”谢映登诧异的察觉到武士彟实力不错,顿时兴致大起,不由得大笑一声,攻得更急。
“士彟,莫要管我,护着殿下快走,他日再为我报仇雪恨!”柴绍此时在人群之中穿梭,所过之处,隋军纷纷倒地,但隋军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除非柴绍会飞,否则休想逃走。
武士彟扭头一看,却见大军已经彻底溃败,而李孝恭在李川和千多名嫡系士兵的保护下,形势岌岌可危。更要命的是罗士信带着一支精兵如斩风破浪一般朝那里杀去。
一边是还有希望逃生的主帅、荆王李孝恭,另一边却是身陷绝境的驸马柴绍,武士彟咬了咬牙,猛地一甩大刀,斩向谢映登的宝马,趁着谢映登连忙架开大刀这一刻功夫,武士彟飞奔而回。
“嗣昌呢?”李孝恭见武士彟孤身而回,却不见柴绍踪影,心中大急。
武士彟没有回答,对着李川说道:“走!”
“士彟、李川,休要管我,去救嗣昌!”李孝恭大怒,“砰~”一声闷响声中,武士彟一记手刀将李孝恭打晕。
“应国公,你……”李川等亲卫见状大怒,纷纷怒视武士彟。
“尔等立刻保护殿下退走!”武士彟目光看向柴绍方向。
“那将军你呢?”李川感到一丝不妥,连忙问道。
“吾自然……”
武士彟话音未落,又是“砰”的一声闷响,这一回他被李川给敲昏了。
“武将军想要救驸马,只是驸马如今已经身陷重围,去了就是送死!我的武艺不比武将军差,这个重任由我来负责。”李川深吸一口气,“为今之计,你们当尽快护送殿下和武将军退往襄阳!”
众亲卫不禁默然,虽然十分丧气,但如今局势,救柴绍已经是不可能了,况且武士彟体力不支,强行杀入与送死何异。
众人默默点头,一并带着这支亲卫护着李孝恭和武士彟且战且逃。
。。。
惡魔寶寶:寵我媽咪要給力
却说谢映登见到李川杀来,眼中闪过一抹杀机,摘下大弓,从箭囊中抽出两支铁箭,缓缓将弓弦拉开,对着李川就是一箭。
“小人。”李川大怒,一刀劈向来箭轨迹。
然而就在此时,谢映登满弓又是一箭,此箭疾如奔雷,狠狠地撞到了前方那支箭的箭尾,受此撞击,前方那支箭忽然加速,“噗嗤”一声贯入了李川的咽喉。而李川手中的战刀‘当’的一声,砍中了后面那支箭。
他的身子还在前奔,但身体却僵硬起来,缓缓低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咽喉处多出来的箭支,鲜血顺着箭杆不断滴下,全身力量如同潮水般随着血液的流失而不断消逝。
“好箭术。~”感受着生命的流失,李川努力发出一句话,轰然倒地。
“让我来。”谢映登收回弓箭,从士兵让开的小道,纵然下马,朝柴绍杀去。
星際絕色祭司 小二璇
柴绍此刻已经杀红了眼睛,不断有将士落马,他身边也越来越少,眼见谢映登杀入,心知杀了此人,自己就值了。将手中战刀一摆,一记撩枪势朝着谢映登咽喉刺去。
“好!”谢映登目光一亮,忍不住赞喝一声,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谢映登在大隋为将多年,平里也跟秦琼、罗士信、尉迟恭、裴行俨交过手,自己的武艺比之当初大有进展,柴绍这拼命一刀颇为老辣,谢映登见猎心喜,手中战刀一翻,架开柴绍战,顺势一刀斩下。
柴绍横刀招架,却见谢映登将刀一滑,横削柴绍五指,柴绍连忙回收战刀,避开一刀之后,横起一刀,削向谢映登的腰间。
‘当’的一声被谢映登磕开,战刀反刺回去,差点将柴绍咽喉捅穿,虽然躲过这一刀,但眼见对方战刀又至,柴绍勉力支撑三十余合渐渐不敌。
“柴绍放弃吧,你们已经败了。”谢映登没有进逼,而是看向了踉跄后退的柴绍,说道:“要是你愿意归降,至少平安度过此生。”
“哈哈哈~”柴绍不禁发出一声苍凉的大笑,朗声而笑:“男子汉大丈夫,有死而已。何必废话,今日只有战死的柴绍,绝无苟且偷生之将!”
“说得好!”一声朗喝声中,却见周围的隋军迅速让开一条通道,一身是血的罗士信走上前来,此时大势在手,唐军溃不成军,余下的就是士兵们的事情了,他远远看到谢映登和柴绍单挑,便过来观看。
“柴绍,虽然我们是敌对,但你是条汉子,我罗士信佩服你!”罗士信向柴绍拱手道。
柴绍冷笑一声:“罗士信,你们隋朝只会用此卑鄙手段破敌吗?”
“两军交锋,自然无所不用其极!”罗士信淡淡得说道:“我军兵多将广、兵强马壮,占尽了天时地利与人和,只是我们不想生灵涂炭,才与你们对峙月余之久,真要想将你们歼灭,甭说是你们这十余万大军,便是伪唐都被灭国无数遍了。你投降吧,我会说服圣上饶你一命。”
“你以为我柴绍是反复无常的小人吗?”柴绍惨然一笑,将战刀横在脖颈之间,猛地一拉刀柄,身体轰然倒下。
我的無雙之路
“是条汉子,可惜了!”谢映登看了柴绍的尸体一眼,摇头叹息。
罗士信点点头,李孝恭逃走,让罗士信有些失望,不过也无所谓,经此一战,荆州唐军已经废了,为收复荆北、益州减少了几分压力,更何况杀了柴绍这样一员大将?总体而言,此战目的已经达成,李孝恭就算厉害万倍,也救不了岌岌可危的伪唐王朝。
他对几名残余的唐军士兵道:“我不杀你们,你们把柴绍带回襄阳去吧。”
“多谢将军!”一群柴绍亲卫躬身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