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2mq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託塔李天王-第七百九十三章朝歌城再見帝辛(下)鑒賞-mxipx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不说那姬发小儿,朕也不得不承认,这场削藩的豪赌,是朕输了,或许朕不削藩,在朕在位之时,会歌舞升平,一派盛世景象,可是这虚假的繁荣之下,是四大藩镇日益强盛,人族人皇的权威日益削减,我殷商被取代也是早晚的事儿,不过朕想不明白,朕削藩到底是对,还是错!?”
極品仙尊混花都
帝辛此时问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惑,削藩这件事儿是他主导的,甚至逼反黄飞虎,调开闻仲,就是为了这件事儿,可是现在西岐叛军距离朝歌已经不远,天下各个诸侯也争相反叛,这让帝辛对自己但是执意要进行的削藩产生生了怀疑。
“大王,削藩其实无关对错,臣现在在阐教,知道一些事情,其实大王之所以会被各方算计,就是因为大王你的抱负与时代潮流相违背,臣也见过轩辕圣皇,人皇权柄日益衰微乃是趋势,殷商过后,再无人皇!”
“殷商过后,再无人皇?那姬发……”
“姬发只能称为天子!”
“哈哈哈~,天子?哈哈哈~”
听到李靖的这句话,帝辛不由得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对姬发的嘲讽,人皇的地位是可以跟圣人直呼道友的存在,即使帝辛对女娲娘娘那么不敬,女娲娘娘也不能直接出手击杀作为人皇的帝辛,可是姬发忙活一场,却只能称天子。
天子、天子,上天之子,如此称谓,就算现在让帝辛来做,帝辛也不屑于做什么天子,人皇便是人族之皇者ꓹ 该他上天何事?
“姬发小儿只看他姬家一家之荣华富贵,却忘了人族的无上荣光ꓹ 一朝称天子,那么何时才能重新称人皇?或许这姬发是人族最大的罪人!”
李靖默然不语,此时帝辛说的也没错ꓹ 姬发的自称天子的却是影响到以后人类历代的帝王,既然已经降格成为天子ꓹ 便很难再称人皇,以至于千秋万代ꓹ 人皇这个称谓自帝辛而终ꓹ 或许这就是圣人们和天庭的那位想要的。
“大王对李靖的建议可以参详一二,毕竟留得香火传承,不使家庙断绝祭祀,不是仅仅事关大王,还关乎历代殷商的先王,人皇血脉,怎能断绝?”
“呵呵ꓹ 或许夏桀灭亡之时,也是有如此“忠臣”ꓹ 出来建议当时的夏桀ꓹ 致使直到现在还有夏朝余孽存于世间ꓹ 罢了ꓹ 罢了,既然李靖你如此好心ꓹ 朕便从了你ꓹ 盘庚现在还年幼ꓹ 若是你有闲暇便好好教导他,若是没有闲暇ꓹ 便把他远远的放逐,莫要让他再回中原,省着看到这花花世界,便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到时候被人利用,给人做嫁衣裳!”
木槿花記事
“是,大王!”
我願塵封我的感情 芷雅星
霸寵殺手小妖妻
傳奇天尊 楓飄零
李靖朝着帝辛抱拳,算是答应了帝辛,就在二人一边对饮,一边闲谈着的时候,一个道人从天而降,落于院子中,看到李靖和帝辛在对饮,身子便是一震。
毒妾
長空閣 素錦
“仙长既然来了,也请坐吧,这李靖想必仙长你也识得,今日不动刀兵,只是饮酒闲谈!”
“是,大王!”
来人朝着帝辛做了一个道揖,随后迈步进入凉亭,在帝辛了李靖之间,寻了这个石凳坐了下去,这道人不是别人,真是申公豹,申公豹此时也是自孟津而归,在听帝辛的侍卫说帝辛在此,便乘云而来,没想到李靖居然在这。
“仙长,你也不用费尽周折了,为朕东奔西走了,朕也累了,现在那各镇小诸侯都在奔着孟津的方向赶去,朕这一身人族气运或许在某一日便会消失殆尽,我殷商灭亡已经是大势所趋,任何挣扎都是徒劳了,待到孟津会盟之后,朕去看看那孟津的“盛况”,朕也就可以“死社稷”了!”
帝辛说的轻描淡写,仿佛帝辛刚才说的内容已经无关重要了一般,这让申公豹大为震惊,猛的自桌子让站起,指着李靖冷哼一声,然后对着帝辛开口道。
“大王,贫道不知道这李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但是大王,我们并不是没有一拼之力,现在虽然朝歌已经兵少将寡,但是我们北方,还有四五十万大军,都是历经数次大战的精锐,只要我们朝北后撤,利用空间缓冲一下,休养生息,未必不能东山再起。”
“不仅如此,北方还有姜文焕占据草原,我们可以掠夺姜文焕的人口充实自己,在西岐占领朝歌之后,必将宣布正统,只要西岐占据正朔之后,阐教必然退出西岐,那时候大劫结束,以阐教仙人德行,必然会自恃身份,不会轻易再插手人族之事,没有仙人支持,就以大王的雄才伟略,区区姬发我们对付他还不容易?”
申公豹说完,便用殷切的目光看着帝辛,其实这与其说现在是西岐和殷商的较量,也可以说是姜子牙和他申公豹的较量,即使帝辛想要认输,申公豹也不想认输,在他心中,自己无论是文韬武略,军阵行伍,自己样样都比姜子牙强,可是姜子牙就凭借着阐教的支持,把自己扶持的殷商打的落花流水,这让申公豹怎么能服气?
七日,魔鬼強強愛 秋如意
“仙长,你刚来殷商之时,朕一度怀疑仙长另有企图,可是天长日久,见仙长为朕和这殷商前后奔波,往返于三山五岳之间,为我殷商寻找可用之才,这些朕都看在眼中,不过现在事已至此,截教已经隐退,这阐教那些仙人根本不是你我能比的,就算我们找到一个厉害的角色,但是再强可以强过圣人么?”
帝辛的话,让申公豹瞬间沉默,是呀,现在截教的圣人已经隐退,甚至截教号称万仙来朝的大教,现在也就剩下大猫小猫三两只,而阐教的实力并未若是,反而有些增强,圣人不出,也是封神大劫之后的事情,现在还是圣人的天下。
沉默半晌之后,申公豹眼中狠厉之色一闪,抱拳开口道:“大王可知晓上古之时,与轩辕人皇争锋的蚩尤?”
“蚩尤?当然知道了!”
“大王您也知道,申公豹习惯游历天下,申公豹曾经在首阳山之中,发现了镇压上古蚩尤的封印,其实我们可以把蚩尤的躯体放出来,到时候由不得阐教不抽走力量去对付蚩尤,而蚩尤力量很强大,并不比一般的大神通者若,而且其为上古人皇的竞争者,有人族气运护体,即使圣人也不敢轻动他,我们……”
就在申公豹还要往下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旁的李靖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桌面的餐盘与碗碟都被这气势压的哗啦哗啦作响,而首当其中的申公豹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一口逆血上涌,就吐了出来,随后身子猛的向后飘去,拉开了与李靖只见的距离。
就在李靖得气势想要追随申公豹的身形而去之时,突然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头洪荒猛兽盯上了一样的感觉,李靖回头看去,却见到帝辛此时双眼微微眯起,眼中的狂暴之意几乎都要透着眼睛爆射出来,而其身后,一把熟悉的淡黄色长剑虚空而立,仿佛只要帝辛随手一招,便可以到其手中一般。
“够了!”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南無袈裟理科佛
见到李靖转头过来,帝辛这才把气势缓缓的收起,随后低喝一声。而李靖此时也没有跟帝辛大战一场的想法,于是便横了一眼申公豹,再次坐在石凳之上。
“大王,这申公豹之言,可是取祸之道,蚩尤这人,我李靖跟其打过交道,这人深不可测,而且野心不仅仅限于人族,若是把他放出来,那么那蚩尤做的一切,所产生的的因果,便都由人族来承担,到时候若是一个不小心,我们人族怕是要步巫、妖二族的后尘,请陛下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