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ejy優秀言情小說 道人賦 愛下-第一百三十節 聶婉娘分身北去會魔頭鑒賞-zmbae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绝域荒漠深处,此时正有一队修士在亡命奔逃,只看众人施展的御空身法以及衣着打扮,就知道这些人乃是闲云观武修。
断后的修士身形壮硕、气机凝实,显然已经有了五转上境的修为,遁行间不时回望,见那十数只衔尾追杀的魔鹏已然越来越近,脸上不由露出焦急后悔之意,眼中则是战意凛然。
“牟老九!一会儿老子带着弟兄们结阵御敌,替你挡住魔物,你需将此次交易所得以及那些魔鹏卵全数带回山门!
哈哈!兄弟们的家小你以后也一并照顾着吧,咱们今次功劳不小,就全都便宜你这混蛋了!”
断后武修的一席话立时引来了一阵笑骂声,却唯独遁行在最前头、身法也最轻灵的牟姓修士咬牙切齿,回头叫骂了一句:
最妖記 漂羽
“去你娘的!老子就知道你姓佘的没安好心,你们在这里两脚一蹬倒是轻松,老子下半辈子还能活吗?”
容齋隨筆
“行了!莫再叽叽歪歪,今次是老子们贪心作祟,引来杀身之祸也是咎由自取,记得逢年过节多给弟兄们上些灵烟灵酒!”
佘姓修士说完此言,眼中忽地泛起一片暴戾之色,手中灵兵一摆,高喝道:
“众兄弟听令!随我结下玄武杀阵!今日便是身死,也不能让这些扁毛畜生好过!”
其余几人闻言应和一声,便将随身灵宝尽数御出,唯独那名牟姓修士双目赤红,头也不回地往东便走,看其瞬间加速的遁光,就知此人已经催动了燃元秘术。
在路上弄丟了青春 手中的煙
此时领头的魔鹏一见这些贼偷居然不再奔逃,反而结成了阵势拦在前面,又感受到鹏卵的气息越来越远,不由得唳鸣一声,挥翅便扇!
这一声唳鸣实可谓惊空遏云,结阵的七人之中除了佘姓武修未受影响之外,余者皆觉耳膜生疼头晕目眩,有两个修为弱的更是耳鼻流血模样凄惨。
不过好在几人精修武道、肉身强横ꓹ 这才勉强不乱阵脚,纷纷收摄心神咬牙坚持ꓹ 御使灵宝抵御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大小风刃。
玄武杀阵防御之力惊人不假,怎奈那只为首的魔鹏竟然有着不下于元婴境修士的实力,是以这场激斗只进行了不到盏茶功夫ꓹ 七名武修便已人人负伤,整座杀阵也到了崩溃的边缘。
“噗!”地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ꓹ 佘姓修士的脸上已经呈现一片灰白之色,手中灵兵也似重若千斤ꓹ 再没了之前的灵动。
“哈哈哈!老子是不成了!这就先走一步ꓹ 到下面去给哥儿几个探一探路!”
佘姓修士此言方落,其余六人也都纷纷大笑出声,竟是各自开始拼命鼓荡周身气血,看样子就知道是要行那与敌携亡之事!
岂料就在此时忽有一道遁光携着风雷之势自天际处狂飙而来,来人清啸一声,便已拦在了七人身前,而后曲指连弹之下ꓹ 竟然同时御着十数柄小巧的灵刃抵御住了魔鹏的诸般攻势。
却见来人身材消瘦、面色阴冷,看其衣着样式以及腰间的青玉腰牌ꓹ 便知他是赏罚堂的一方主事。
七名武修自然认得此人ꓹ 见他今次亲至救援ꓹ 不由得皆在心中叫苦不迭ꓹ 原来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几十年前曾与暮如雪齐名江湖的“小刀”幽幽儿。
如今的幽幽儿可再非当年的江湖草莽ꓹ 非但身具六转上境修为ꓹ 更被聂凤鸣委以赏罚堂西域总管一职ꓹ 可谓是位高权重。
此人又是一个心思阴沉的,混不似与他同样修为的副总管“人屠子”申平那样好说话ꓹ 惩治犯错门人时又素来讲究从严从重,是以西域之地的闲云观武修全都怕他。
知道此时不是伏地认错的时候,佘姓修士与其余六人连忙各自安抚气血、吞咽灵药,之后又自加入了战团。
有了幽幽儿的加入,场中局势立时稳定了下来,虽然幽幽儿的修为并不足以灭杀鹏王,但是防守却是足够,而且他的十几柄灵刃实在刁钻,分合伏击之下,居然被他连斩了四只魔鹏。
而那只鹏王也已经战红了眼,竟是不管不顾一味强攻,看样子就知道是在拼命。
不过可惜的是,今日之战怕是注定要以魔鹏一方的败亡而告终,因为此时东方忽地又有遁光疾来,为首之人所携威势并不比幽幽儿弱上分毫。
……
眼见着那只鹏王带着七八只受伤的魔鹏唳血而走,劫后余生的佘姓修士与另外六人立时瘫坐在沙丘上大口喘气。
赶来驰援的申屠抬手将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牟姓修士丢入人堆,而后哈哈笑道:
“好你个佘三泰!真他娘的胆大包天,居然只带着这么几个人就敢去掏魔鹏的老巢,竟还他娘的运道极高,真被你们给成功了!哈哈!今次个个都有功劳,应当好好奖赏!”
一旁的幽幽儿闻言冷哼一声,而后阴侧侧地道:“奖赏?哼!袁四爷当日立下规矩,严令前去西荒的商队只许沿着守山灵兽以魔威划定的路线往来行走!
尔等今次非但不听号令,竟还晚了三日归期,八十火鳞鞭的惩罚谁也别想逃掉!”
此言一出,方才连死都不皱半下眉头的佘三泰等人立时哀嚎出声,赏罚堂的火鳞鞭可不是那么好挨的,若是真的挨上八十下,没有半年的将养休想下床。
“行了老幽!你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是谁一见商队迟归便急吼吼地跑来接应的,就连总堂讯玉都来不及接取。
嘿嘿!要么怎么说这几个小子运道好呢,这是总堂传来的消息,你看看吧!”申屠一边说话,一边自怀中取出讯玉交到老友手上。
幽幽儿略带疑惑地接过讯玉,心念一扫,就将内容看了个完整,而后那张万年僵尸脸上居然破天荒地有了笑意,对申平道:“兹事体大,你我需得速速归宗听候差遣。”
而后又对佘三泰等人道:“二爷喜事将临,确实不易过多刑罚,方才听牟成禀报,说你们今次收获了十几颗魔鹏卵,此物倒是稀罕,当可充入礼单。”
言罢身形一动,竟是当先走了。
佘三泰等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直到在归途中从申平口中得知了聂凤鸣将要成婚的消息之后,这才恍然大悟,皆不由暗道一声侥幸。
类似这样的事情,这些日子发生了不少,闲云观的几位圣尊今次亲往海外,为的是替聂二爷下聘,这个消息一出,闲云观武修自然要奔走相告。
聂二爷是谁?那是武尊亲传、忘忧宗主的亲弟,更兼赏罚堂正位!天下武修若要论起仰慕崇敬,那么自然非观主大人莫属,可若论起敬畏之意,便连聂婉娘都要排在聂凤鸣之后。
無盡血途
皆因聂凤鸣为人最是中正,麾下修士最重规矩,雷霆雨露、恩威并施之下,赏罚堂早把一众天南武修归拢的老老实实。
今次聂凤鸣大婚,众武修自是无比重视,各处管事尽皆绞尽脑汁地准备贺礼。
礼品无需多么贵重,但求能够合了聂二爷的心意,若是二爷能在高兴之余把规矩稍稍放松一些,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誘愛99天:司少的天價寶貝
……
妒後養成史 平林漠漠煙如織
剑煌山这边的情形与天南类似,闲云观如今财大气粗,乙阙门这边时常要被接济,因此礼物一事便伤透众剑修的脑筋。
好在剑煌山下就有一座灵宝阁分堂,温易安与凌度等人穷搜灵宝阁,这才整备出了几样稀奇之物。
许究这些年无事就会赖在剑煌山不走,陈景云当年布下的纯阳五行大阵玄妙异常,许究此时虽然已是大能境修士,但也能够从中受益。
况且魔克礼此时还在剑煌山中苦等,虽然中规中矩未见他去行什么鬼蜮伎俩,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许究认为自己有义务替陈景云把这位“债主”看好。
而前日在温易安口中得知了聂凤鸣将要成婚的消息之后,许究自然也想前去祝贺,怎奈又怕坏了陈景云与天机老人当年定下的规矩。
正在许究暗自踌躇之时,聂婉娘却忽地驾临了剑煌山,之后非但向许究下了请柬,还请他将另外两份请柬转呈至文琛与昙鸾手中。
感受到了聂婉娘周身涌动着的磅礴威压,许究自是吃惊不小,问询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位聂师妹竟也进阶成了大能境修士,而此刻立在他眼前的不过是一具类似“惊云刃”的道器分身罢了。
许究对此极受震撼,心知聂婉娘也定然是如陈景云那般于化外之地渡过了天劫,否则天南与北荒相距不远,各宗法阵必有感应。
既然得了聂婉娘的邀请,许究自然再无顾及,谁都知道闲云观如今乃是忘忧仙子当家,她的邀请,便是闲云武尊的邀请。
目送着替自己跑腿儿的许究飘然远去,聂婉娘的目光扫向了后山的一处精舍,那里正是魔克礼的客居之处。
一旁的温易安顺着聂婉娘的目光看去,知她此来定是为了解决此事,于是以神念传音道:
招魂師 冷悠兒
“聂师妹,这老魔今次古怪的紧,居然只身前来不带半个侍从,且我观他嘴上虽然催促的厉害,说是想要与闲云师叔见面,但是这些时日下来,却似住的越发安心了。”
聂婉娘闻言浅笑回道:“似这等奸猾老鬼得心思又岂是那么好揣测的?师兄且与嫂子去闲云观中帮衬一二,老魔这里自有小妹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