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xg8n非常不錯小說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笔趣-945 德莉莎:住嘴別說了!會帶壞孩子的!!-vmpdd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小說推薦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纳兰嫣然:乔鲁诺.乔巴纳前辈说的对,既然如此的话,我干脆改变一下自身形象吧,也好在中州大陆游走的时候,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带来一些意外。
乔鲁诺.乔巴纳:纳兰嫣然小姐叫我乔鲁诺就可以了,不用称呼我为前辈,单论等级上的战力的话,我还没有你强,而且岁数也比你小。
武潇彤:你也可以叫他茸茸,我们有时候也经常这么称呼他,还有你可不要小看他,虽然他这个人很自谦,但是实力可不弱哦!虽然肉体等级肯定比不上你们这些用斗气修炼的人,但是他的黄金体验的效果可是很厉害的!特别是进化成镇魂曲时候!
乔鲁诺.乔巴纳:对于进化成镇魂曲这件事情还要过很长时间呢,不过话说回来,乔纳森先生,迪奥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乔纳森.乔斯达:迪奥啊?他那边还好吧?现在依旧在写书,现如今已经成为名震全国的大文学家了,凡是他出去走一圈,都会100%的能够被他的粉丝认出来,在外人眼里也是十分的阳光,只不过他写出来的书嘛……就有不少是十分阴郁的剧情,现在他还在对箭这件事情努力着,只不过直到现在也没有成果,还有,石鬼面已经被那家伙悄悄地收起来了,这样的举动让我有种有些不安的预感。
阿尔托莉雅:石鬼面啊……
看到这话,阿尔托莉雅就想起来之前卡尔兹向迪奥借用石鬼面研究这件事,难道说现在卡尔兹,那家伙还没有把石鬼面还回去吗?看来,石鬼面也挺难研究的啊……
白银御行:所以说,纳兰嫣然小姐,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纳兰嫣然:几天后就出发吧,我也挺想感受一下中州的风光,有些可惜现在天山血池还没开,假如天山血池开了的话,我还可以刚好顺路去那边一趟,不过既然没有就算了。
纳兰嫣然:而且我还准备去黑角域一趟,根据那些迦南学院的招生队所说,现在的黑角域已经被一个新兴的势力统治了,并且还进行了改革,立起了法律,虽然自称是城邦ꓹ 不过那样的实力还有底蕴以及民众土地,已经完完全全可以建立一个国家了ꓹ 我很好奇那边的情况。
阿尔托莉雅: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卖一个东西给你吧ꓹ 你也可以上架一些东西让我购买,这样你也可以拥有点数来买我的东西ꓹ 最近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签到,没怎么买过东西ꓹ 点数还蛮多的。
纳兰嫣然:那真是非常感谢了!!!
看到阿尔托莉雅这么说纳兰嫣然还是相当开心的ꓹ 她直到阿尔托莉雅的身份,早在进群以后,她就在群内其他人的帮助下迅速的了解了群里成员们的身份还有过去未来人物性格之类的。
在收集好这些信息以后,纳兰嫣然就确认阿尔托莉雅还有龙以及德莉莎这三个是群里面排名顶尖被其他群员称之为大佬的人物,他们能够给予自己的帮助也非常大。
而且因为她之前进群的时候,阿尔托莉雅因为被召唤去参加圣杯战争(消失7天的借口),一直都没有进群聊过ꓹ 是在几天前才正式认识,对于阿尔托莉雅所能够贩卖的东西也十分了解ꓹ 那就是加护。
目前群里面买到加护的人也没有超过三个ꓹ 原由也很简单ꓹ 阿尔托莉雅这边不愿意卖ꓹ 而且拿出来卖的有不少费用都高到一种令人感到可怕的地步,完全买不起ꓹ 所以拥有加护的人才会稀少到这种可怕的地步ꓹ 面对这样的礼物ꓹ 纳兰嫣然有些受宠若惊,同样也有些困惑ꓹ 因为她不理解阿尔托莉雅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武潇彤也是帮纳兰嫣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億寵成婚,總裁圈住愛
武潇彤:我靠!加护啊!好东西啊,我也想要!作为群主的我都没有呢!而这个新人刚进来没几天你就卖给他了!实名羡慕!阿尔!你也卖个便宜的给我呀!!我不也不要别的,就要个悟性提升就够了!就白银御行的那种!
白银御行:咳咳!!
阿尔托莉雅:我卖她,主要是看那孩子可怜,另外想要尝一尝那个世界的药膳灵果丹药之类的东西,顺便还能够不卖给系统,收获更多积分,一举两得。
而且,现在大家群里的点数储量也并不高,我觉得大家最好还是往我上架到商城的几个高级加护努力比较好,而且,现在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也许大家买不起b+或者是a-的加护,但是,之前那个C++的应该买得起吧?虽然是临近十万,但也没有彻底到十万这个级别。
武潇彤:笑容逐渐消失。
阿尔托莉雅:你不够?
武潇彤:不够呢,还差一万多……毕竟我一直躲在深山老林里呢,呵呵……
阿尔托莉雅:一时语塞。
纳兰嫣然:总之我现在就去找师傅要一些资源尝试上传,能换取到多少积分,然后再从能够换取到的积分总量再来确定究竟购买什么比较好。
阿尔托莉雅:恩,我等你,最好快些,不过没想到我那个c++止境的加护居然过了这么久都没人买。
白银御行:这也不难理解吧?这C++的止境的加护对于群里的两位强者而言,虽然都很有用,但是他们更需要B+与a-的,另外,这价格我们这些很需要的还买不起……
阿尔托莉雅:说实在,我也挺想要尝试一下,用积分升级的感觉,不过,@纳兰嫣然_接下来你准备砸积分升级吗?
纳兰嫣然:虽然有这种想法,但是砸积分升级可能有些不太现实,毕竟我自身手头上所能够自由使用的资源还是太少了。
阿尔托莉雅:看来你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或者是你的师傅。
纳兰嫣然:不,其实我有说过,甚至可以说是刚刚进入聊天群以后就是直接说了,只不过因为那个时候我喝过酒,而且喝的还有些……所以……
進化在萬界
阿尔托莉雅:好了,懂了。
武潇彤:以为是酒后乱语吧这个……
鬼舞辻无惨:未成年人不宜饮酒,另外,喝酒误事。
阿尔托莉雅:所以接下来你准备再说一次吗?
纳兰嫣然:不说了,嗯……毕竟,莫名觉得有些不太好开口,而且……
白银御行:而且什么?
纳兰嫣然:那个……既然我现在获得了这样的机遇,我……稍微有点想要只靠自己成长……
阿尔托莉雅:……
乔鲁诺.乔巴纳:……
五河士道:……
乔纳森.乔斯达:……
國民寵愛:老婆大人晚上見
武潇彤:那个纳兰嫣然啊……既然咱们手上有资源,就应该合理运用,你看看我,像我这样的家伙,在自己的世界里谁都依靠不了,只能自己成长,也是穷的叮当响,感觉做啥事都不顺利,一个人努力,可是很辛苦的,所以你懂了吗?
極品全才天王 深秋的蘋果
纳兰嫣然:那个……我稍微懂了一些了,可是我就是想这么想……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清楚去找师父他们的话,明显进展可以更快一些,但是我就是心里不舒服,想要这么做。
白银御行:懂了,说白了,可能就是在看完斗破苍穹以后心里有些不服气,现在你大概只是想靠自己收集资源,自己升级,然后把萧炎那家伙摁在地板上摩擦吧?虽然之前你们两个已经两清了,但是明显作为败者的你内心还是有些不舒服,特别是你从小到大,你的家人们都处处拿你和曾经作为天才的萧炎比较,所以才会让你现在产生了这种想法吧?
因为萧炎没有依靠家族,所以你自己就跟着准备不依靠家族和宗门吗?又因为自己的师傅是宗主,所以干脆连自己的师傅都不去求援吗?
五河士道:哇!白银你好懂啊!
白银御行:你走开。
纳兰嫣然:额……差不多是这种感觉……吧?我自己也有一些不确定。
武潇彤:求胜欲吗?女人还真是麻烦……不对,我也是女的,那没事了,靠!平时在网上和那些沙雕群友喊纸片人老婆喊习惯!差点忘却了这个事实!
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有点厉害。
德莉莎:作为学园长的我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纳兰嫣然啊!作为一名学园长,我见过很多个性格不同的孩子,而且我也很清楚他们身上所发生的一些事情,现在,我可以给你提个醒,虽然我知道你现在的求胜心很强,很想靠自己不靠家人就把萧炎那个家伙摁在地上摩擦,但是你要知道,萧炎背后可是有药老帮助,而且可能远远不止药老一个,即便有我们的帮助,你也不一定能够超过他,所以,去找自己的宗门和族里帮助,并不是一件什么丢人的事情。
鬼舞辻无惨:就是!堂堂正正的和人战斗是一件好事,不过这个也要分场合的!但是既然对面是个不讲武德的家伙,那你跟着一起不讲武德啊!
到时候你跟萧炎打起来,什么阴险的招式都给我用上!别和我讲什么矜持体面的,打架这东西大部分情况以及在最重要的情况下都是用来拼命的!都拼命了,那还讲什么矜持体面?命没了,什么都没了,你要你那个矜持有什么用?
我告诉你,你以后和你的敌人作战的时候,一定要狠!把心中的羞耻心还有一切东西都给我抛出脑后!无论是以血蒙眼还是千年杀什么的,只要能找机会用上就给我用上!
地獄一季之新生 連城雪
你们云岚宗的功法大部分不都是风属性的吗?到时候你好好练习风属性元素,伤害也不要多高,只要能够精准的控制在敌人的周围释放出来就行,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如果能够在战斗中把人家耳膜弄破了,更是大功一件!
到时候要是近身缠斗的话,你能往哪打就往哪打!都给我往弱点上打!人的重要部位上打!特别是胯下!
我的無限修改器
你们这些动不动就讲武德的家伙实在是太矜持了,打起架来都不知道戳眼睛踢胯下这些基本招数的,这么好的招数都不用,活该被人打死!
德莉莎:住嘴别说了!会带坏孩子的!!
鬼舞辻无惨:想想,只要把握好时间偷袭,给对面下面下面狠狠地来一下猛的,无论男女,一下就直接倒在地,大概率当场失去战斗能力!这一招简直是能够决定胜负的狠招!而且如果对面是你的仇敌的话,这么一jio下去还十分解气,简直就是打架放松两不误!!
这可是我这位老同志的经验!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些!我也没有并且不可能知道这些!毕竟我是鬼和你们人类不一样!!硬要说的话,这就是古人的经验!古人在战场上的经验!!!
这些都是有用的经验!!面子?面子有什么用?!面子有自己的老命重要吗?!!!
武潇彤:这就是你被继国缘一暴打过一次以后就一直躲到他死为止才敢出来的理由?
鬼王无惨:鬼舞辻无惨跟我鬼王无惨有什么关系?
向左看,向右轉 明月珰
白银御行:这名字换的,这话说的,不愧是你,穿越者都这么优秀得吗?
鬼王无惨:必须的!想想我是谁?简直是最高到嗨的地步,哇哈哈哈哈!!!
武潇彤:不愧是你。
德莉莎:那个,纳兰嫣然,虽然无惨他说的确实有些道理,但是你别听进去,我们还是矜持一点比较好……
纳兰嫣然:放心,我明白的,已经在大陆上游历,名声还是很重要的,我保证,除非是必须要使用的蚀刻,抑或者是已经伪装成另外一个身份以外,那一脚我是绝对不会踢下去的。
帝國征服者 弎刀流
德莉莎:所以说你这不是已经听进去了吗?!!该死的无惨!!看看你!你现在把人家孩子带坏成什么样了?!你得负责!!!
鬼王无惨:你想让我怎么对她负责?把她变成鬼吗?还是让我娶她?
德莉莎:你!我!算了……就当我没说……
德莉莎:脑阔疼。
乔纳森.乔斯达:纳兰嫣然小姐,还请你冷静郑重思考一下!
纳兰嫣然:我很认真郑重,你放心乔纳森先生。
阿尔托莉雅:……
‘系统。’
[怎么了?宿主?]
‘不愧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