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m1d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小閣老笔趣-第一百二十二章 趙二爺斷案——看個熱鬧-0lvv3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大堂外看热闹的百姓,自然是完全跟着敬爱的赵二爷的节奏来了,马上纷纷嘘起褚六响来。
“不敢说就是心虚!”
“对,看来就是通倭了!”
美漫之驅魔神探 一萬金桃
“汉奸!”民众破口大骂,有人弯腰想去捡石头,但县衙的地面比赵二爷的脸还干净,哪能捡到什么石子?
傻傻王爺我來愛 歐陽傾墨
于是他们就脱下破布鞋、烂草鞋想要丢向褚六响。吴中一带可是倭患重灾区,每个县都被倭寇反复劫掠过,民众自然恨透了倭寇,更恨二鬼子……
“都住手!你们误会了!”郑若曾竟起身挡在了褚六响身前。
“慢着慢着!”赵二爷见状赶紧使劲拍着惊堂木,暂时压住了民众的冲动之举。
“开阳先生为何护着此人?”赵守正奇怪问道:“莫非你们沾亲带故?”
“回大老爷,老朽与这位褚壮士并无关系。”
“那你……”
“因为他绝非通倭的汉奸,而是抗倭的英雄啊!”郑若曾高声道:“去年秋天,老朽跟随江南航运为朝廷试行漕粮海运,途中遭到了大队倭寇的抢劫。来的正是大名鼎鼎的三岛倭寇,足足两百多条船啊,十倍于我们的船队,而且都是真倭!”
老百姓也都安静下来,瞪大眼听郑若曾讲述这段他们闻所未闻的惊心动魄事迹。
“当时江南航运只有几十条沙船,还都装满了粮食。而负责保护船队的,正是这位褚壮士所在的海上保安队。这只保安队的保安……也就是镖师们,各个武艺了得,但人数太少了,怎能抵挡住铺天盖地而来的倭寇?”郑若曾叹了口气道。
其实褚六响露脸的那次加波岛海战,郑若曾根本就没在船队中。他在京城帮着赵昊游说廷议呢。但这不妨碍老先生为听众带来身临其境的感受。
果然,百姓人人捏一把汗,倭寇的凶残他们记忆犹新,连官军都被砍得屁滚尿流,这个什么保安队的镖师怎么可能是对手?而且人数还那么悬殊。
“但保安队员们没有一个退缩的,他们知道,以倭寇凶残,的投降也是一死,不如豁出去拼了!而且保安队的总教头乃是戚家军退伍的金将军还有王将军。二位将军把戚家军对倭寇百战百胜的鸳鸯阵传授给了他们,他们不能让鸳鸯阵和戚大帅蒙羞啊!”
“对对,有鸳鸯阵可以一战!”百姓们马上又激动起来,他们能扫除对倭寇的恐惧,全靠戚继光啊!
“于是双方在海上陷入了血战,咱们这边阵法精妙,决死一战。倭寇人多势众,武艺高强……那一战,把大海都染红了。”
郑若曾用他那苍老而略带神经质的声音,挑逗着人们的心弦,让他们紧张的透不过气来。
赵二爷也忘了问案ꓹ 急声催促道:“然后呢?谁占上风了?”
“双方短时间内打了个平手,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ꓹ 人家兵力源源不断,咱们却死一个少一个,时间一长ꓹ 我们肯定要玩儿完。”郑若曾说着举起褚六响的手,苍声竭力道:
“千钧一发之际ꓹ 正是这位褚壮士临危不乱,命人将炮弹烧红ꓹ 然后瞄准最大的一艘敌船发射出去!”郑若曾便声情并茂的讲述道:
“哦对ꓹ 忘了介绍了,这位褚壮士,原来叫褚六。是因为打炮打的好,得到王将军的赏识,才给他名字里加了个‘响’字,希望他炮炮打响!褚六响果然没让王将军失望,一炮就击中了倭寇首领的座船ꓹ 那城楼似的大船,登时燃起了大火ꓹ 倭寇首领当场毙命。这下倭寇们成了无头苍蝇ꓹ 立时乱了阵脚ꓹ 王将军趁势下令猛攻ꓹ 终于把倭寇全都撵到海里去了!”
孢子物語(校對版) 紅枼
“最终,我们以弱胜强ꓹ 大获全胜!从此倭寇再也不敢觊觎我们江南航运的船队了!”郑若曾老脸涨的通红ꓹ 那样子别提多骄傲。
“嗷嗷ꓹ 神炮手,神炮手!”老百姓被他调动许久的情绪ꓹ 也一并释放出来。他们激动的欢呼着,崇拜的看着褚六响,纷纷向他抱拳鞠躬致敬。
褚六响臊得满脸通红,因为这位老先生说得似是而非。
比如他们的船虽然少,但比倭寇的破船强太多,差距之大可不是数量能弥补的。而且他们的火器犀利无比,打得倭寇落花流水。其实已经占据上风了,再打下去输得肯定是倭寇。自己那几炮,只是让松浦家的人没法丢下家主的船逃命,无奈投降了做了俘虏罢了。
但从这位开阳先生嘴里说出来,好像海上保安队统共就没几门炮,全都是在跟倭寇白刃战一样。
而且那松浦家的家督镇信也没死,还好端端在加波岛倒夜香呢……
“不是俺一个人的功劳,是大伙儿一起奋勇杀敌……”虽然昨天赵公子嘱咐他,到了堂上全听老先生的。但褚六响还是忍不住要撇清几句。不然这番牛皮日后传回海警队,自己要被戳脊梁骨的。
“看看,居功不自傲,多么谦虚质朴的英雄啊!”郑若曾却根本不跟他张嘴的机会,马上打岔道:“宁肯自己受委屈,也不吹嘘自己的功绩,这样本分的人怎么会是倭寇呢?”
“不可能!”老百姓震天的吆喝声响彻大堂前。
“方才老父母问,他定亲的那些银子是哪来的?现在老朽便可以回答老父母,是他立此大功的赏银!”郑若曾便动情道:
“诸位,炮王褚六响这一炮,非但救了整支船队,而且更重要的是,挽救了漕粮海运啊……”说着他长叹一声道:“诸位不在京城,可能不知道让朝廷准许漕粮海运有多难。但想象一下也能明白,海运的运费是漕运的十分之一,那些靠漕运吃饭的人,肯定极力反对,想方设法找咱们的错处,要把海运搅黄。”
“嗯嗯……”市民们纷纷点头,这很好理解,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嘛。
“要是那趟海运被劫了,没法按时抵达天津卫,漕运那帮人肯定要大做文章,说‘看吧,海运不安全啊,除了风浪还有海盗。’”郑若曾一脸后怕道:“本来朝廷大员们就视大海如畏途,廷推了两次才艰难通过的。要是让那帮人一搅合,不少人肯定会缩卵子的!八成,我们还得继续忍受三四倍的耗羡!”
時尚大佬 無雙之國士
“哎呀还真是,大功臣啊!”百姓们也跟着后怕起来,将人类乌合之众的本质表现的淋漓尽致。
见火候到了,郑若曾再次举起褚六响的手臂,高声问道:“褚壮士立下这样的大功劳,朝廷赏他几百两银子,不为过吧?!”
“不为过!”百姓们异口同声。
“不为过!”就连赵二爷都忍不住,跟着吼了一嗓子。要不是还在坐台,哦不,坐堂,他非得当场打赏一笔不可。
“江南集团对冒着生命危险保护航线的勇士也绝不吝啬。就算没有这笔奖金,褚壮士每个月还有十两银子的薪俸!”又听郑若曾接着道:“两百两银子的彩礼钱,一样能拿得出来。”
“嘶……”老百姓全都听傻了,嗡的一下就炸开了锅,动静比刚才喊英雄时还要大。
“多少,十两银子?真的假的!”市民们难以置信的嚷嚷起来。
要知道,一个熟练织工一个月也就是一两五的收入,哪怕是以高收入著称的江南集团员工,一年也就赚个三十两银子。一个月也就是二两五的水平,就这还把外人羡慕的不要不要。
没想到这个憨憨的老侉,居然能顶四个江南集团的员工赚,简直太太太惊人了!
“那么海上保安队还招人吗?”好些人当场按捺不住,财帛动人心啊!
“现在不叫海上保安队了。”郑若曾却平静下来,咳嗽两声道:“获得漕粮海运资格后,蒙陛下恩典,江南航运更名为皇家海运,海上保安队也更名为皇家海警队了。”
“管他叫什么了,我们能加入吗?”
“这个么,据老朽所知还招人,但条件很苛刻啊,说是百里挑一也不为过。”郑若曾这手叫‘自抬身价’,一般这么说的,都不是什么正经公司……
“那应该的!”不过江南集团强大的信用,却让人对此深信不疑,纷纷向他询问起报名方式来。
愛妃你又出墻 粉希
‘啪啪啪!’赵二爷终于忍不住拍了桌子,吹胡子瞪眼道:“都肃静,正过堂呢!”
衙役也上前用水火棍驱赶围上来的人群。
舞亂君心之罌粟皇妃
“回头再说,回头再说。”郑若曾赶紧对众人摆摆手,示意他们都退回月台去。
~~
待到堂前安静下来,赵守正端详着一脸忠厚的褚六响,沉声问道:“开阳先生说的属实吗?”
我的奶爸人生
狐妃兇猛,請小心 柒小洛
“吹俺吹的太过了……”褚六响还是没法心安啊。
奉旨三嫁:悍妃不可擋 火焰朵朵
“太谦虚了。”郑若曾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闭嘴吧小子!
玩轉仙界修仙
“那就大体是这么回事儿?”好在赵二爷也没让他重新再说一遍。开什么玩笑,知道这是儿子的人了,赵二爷怎么会刁难?
“嗯。”褚六响终于不情愿的点点头。
“那你为何之前打死都不说,还非得让别人替你说?”
“俺们有纪律。”褚六响还是那句。
“老父母,方才老朽说过了,是因为江南集团怕有人借题发挥,所以在内部下达了封口令……”郑若曾替他解释道。
“那你怎么能说……”赵守正看他一眼,已经知道这就是赵昊的代言人。
“自然是得到了江南集团的授权。”郑若曾正色道:“得知褚壮士因为执行集团得命令,被人冤枉下狱后。集团高层十分不安,决定取消对此次海战的封口令,让海警将士们的英雄事迹传遍江南,不给无耻小人玷污他们荣光的机会!”
“原来这样啊。”赵守正恍然,又一拍案道:“说到无耻小人,那叫什么薛晓仁的,带到了么?”
“回大老爷,带到了!”王班头的声音,在衙门口响起。
ps.人与人之间最宝贵的是什么?是信任啊。你们怎么会认为我请假理由是编的呢?还得每次不重样才行,这让我往后怎办编,哦不,怎么请假啊。(今天头疼,本打算只写一章,但考虑到请假又要被笑话编理由,只好咬牙写完两章的和尚,含泪道,要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