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hfw4优美玄幻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一百八十章 要鹹的分享-szb1z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燕赤霞一声不吭返回自己屋子,全无招待廖文杰的意思,后者也不多说什么,初步达成战略目的,留在了肥羊身边。
接下来,就是步步为营,等到好感度刷到一定程度,便可谈感情、或花钱买技能。
无门居占地极大,燕赤霞和拾儿两人只占用了一间二层大屋,余下的空房还有几十间。
廖文杰背着小霜四下查看,挑了一间屋顶瓦片最齐全的屋子。
红线化作大手,将矮床上的灰尘扫去,而后编织成毯子。
廖文杰将小霜放在床上,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掌心凝聚一团水雾,贴在了她脑门上。
目前小霜神志不清,只希望尽快治疗完毕,等她不再见谁都叫小姐,想起自己住哪,便将其送回府上。
挺漂亮一个小丫鬟,但廖文杰没心思将其养在地下室,看九尾狐就知道,这次炼心之路难度很大,他自保都费劲,不可能带一个拖油瓶在身边。
治疗完毕,廖文杰挥手洒落一片红绳,编织成被子盖在小霜身上,推开房门在隔壁盘膝而坐。
邪君絕寵傾城妃
另一边,燕赤霞从静坐中缓缓睁开眼,疑惑道:“没理由啊,他居然没摸人家胸口,难道之前真是我看错了?”
……
再说拾儿和崔鸿渐,后者挑着担子离开无门居,刚巧赶上天边飘过蒙蒙细雨,无奈在一颗大树下躲避。他心头怄气,听到拾儿的呼喊,闷闷不乐也不吱声。
不过片刻,雨势渐大。
崔鸿渐穷人一个,没钱不敢生病,唯恐受凉染了风寒,便躲到不远处的桥下避雨。
一早起来磨豆,挑担子往返几里路ꓹ 做了一天生意,他一个读书人哪能吃得消这种折腾ꓹ 倦意袭来,靠着桥下石壁缓缓睡了过去。
再睁眼,雨已经停了ꓹ 崔鸿渐发现河面上飘着许多水灯,细细一想ꓹ 才恍然大悟。
今天是放灯节,这一盏盏造型各异的水灯ꓹ 是镇上居民许愿用的。
当然ꓹ 也不排除某些吃饱了没事干的有钱人家小姐,做了个别致的水灯,在上前题诗作对,勾……以文会友,结交文才惊艳的读书人。
(修真)破戒
有没有钱无所谓,但一定要年轻,更要一表人才。
神魔變
这种场合怎么能少得了我!
崔鸿渐自诩饱读诗书ꓹ 又年轻又有才华,当下便用竹竿将一个个秀气精美的水灯挑至岸边。见灯上文章狗屁不通ꓹ 便摇头将其重新放回水中ꓹ 遇到心仪的文章ꓹ 暗自推敲一份工整对仗ꓹ 然后才将水灯放回。
“没带笔墨纸砚,着实可惜了。”
这么想着ꓹ 崔鸿渐发现自己也有心愿ꓹ 找来一片荷叶ꓹ 又从担子里取出蜡烛,制作了一个简陋水灯ꓹ 默默许愿将其放下。
“希望老天爷保佑我考取功名,不至于十年寒窗苦读……保佑父母泉下……拾兄身体健康,事事如意……”
一口气许了十几个水灯都载不动的愿望,他羞赧一笑,继续许愿:“如果可以的,也希望老天爷保佑我早日寻得如花美眷……美不美不重要,我要求不高的,最重要是心地善良、温柔体贴、冰雪聪明……吧啦吧啦……善解人意……吧啦吧啦……温婉可人、勤俭持家……”
噗通!
不知是何缘故,简易荷灯直接沉底了。
上交個末世
“啊这……”
崔鸿渐看傻眼,叹气道:“想不到,拾儿的师父欺负我,现在连一盏水灯也欺负我。”
读书人的倔脾气上来,寻思着奈何不了燕赤霞,但一盏水灯休想让他低头,又找来荷花和蜡烛,将许愿二号放下水。
这次他吸取教训,只要了自己的功名和父母朋友安康,顺便提了一句如花美眷。
因为是最后一根蜡烛,崔鸿渐放心不下,沿着小河边,跟着水灯一路行走,走着走着,前方雾气渐浓,河面拓宽成小湖。
水泊湖心,长亭水榭,一袭素白的女子放下手中的水灯。
女子桃李年华,姿容秀美,气质飘飘欲仙,只看一眼,崔鸿渐就愣在了原地。
是心动的感觉。
他认为,有八成可能,是得了老天爷垂怜,帮他实现如花美眷的梦想。
还有,他觉得自己之前的许愿太肤浅,是不是心地善良、善解人意、温婉可人等等,很重要吗?
不,缘分最重要!
就在崔鸿渐发愣的时候,他那盏简陋的荷叶灯漂至湖心,撞上女子放下的水灯,死死缠住不肯松开。
由此可见,制作这盏荷灯的时候,崔鸿渐是花了心思的,连蠢蠢欲动的意志都传达在了荷灯上。
湖中心,女子望之一愣,顺着看向前方,和崔鸿渐来了一个对眼。
“这书生真无礼,竟然这样盯着人家看……”
女子抬手挡住微红的面庞,施施然离开湖心水榭,临走前,一个不小心,遗留下头上白纱。
女子走得太快,崔鸿渐回过神,湖心水榭已经空无一人,他匆匆跑过去,只在地上捡到了白色纱巾。
“没理由会这么巧。”
崔鸿渐大致明白了什么,朝女子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找来竹竿想要挑起女子放入湖中的水灯。
怎么说他也是远近闻名的才子,不是随随便便什么漂亮姑娘就能勾搭的,勾搭之前,他得验验货,检查一下姑娘肚子里的墨水。
始於婚,終於愛
若是文才不够,没有共同语言,那他……只能忍忍了。
“鸿渐,你在干什么,水太深了,你别做傻事。”拾儿站在岸边,眼见惊险一幕,急忙放声大喊。
“拾兄莫慌,我没有……哎呀……”
噗通!
“咕噜噜噜……”
心里想着如花美眷,崔鸿渐光顾着回话,忘了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脚下一滑,跟着竹竿一起摔落水中。
片刻后,拾儿将喝到半饱的崔鸿渐捞起,摇头道:“你这家伙,好端端的捞人家水灯干什么,好在我及时赶到,不然你小命难保。”
“不是,要不是你喊了一声,我也不至于掉水里。”
“行啦,别废话了,快跟我回去吧,晚上这么冷,你会受凉的!”
“可是……”
“不用可是,我已经和师父商量过了,只要你守规矩,住多长时间都行。”拾儿拽着崔鸿渐,朝无门居方向走去。
“不是,我的意思是……”
崔鸿渐恋恋不舍看向湖面,水灯太多,已经找不到女子那盏了。
帶著仙門混北歐
在两人离去之后,一袭白衣的女子缓缓在湖心水榭现身,望着崔鸿渐的背影一言不发。
她名叫莫愁,数日前远嫁他乡,路过云琅镇外的黑风崖,遭遇九尾狐手下小鬼抢亲,她不愿受辱,跳下悬崖自尽。
这几天,她一直躲避小鬼的追捕,在湖心放下水灯,是为了祈愿早日投胎。
不过现在嘛,她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崔鸿渐这人挺有意思。
……
天明。
廖文杰一早睁开眼睛,见隔壁的小霜还在沉睡,补上一发春风化雨,找燕赤霞讨要洗漱的工具。
还有衣服鞋子,白衬衫、西裤、运动鞋的造型太不应景,晚上没人注意就算了,白天穿出去太显眼。
可能是因为房租过硬,燕赤霞也没说什么,找了几件旧衣服扔给廖文杰,而后气呼呼盘膝打坐,一字不发。
“这一天天的,就没见他不生气的时候……”
廖文杰换上衣服,摸了摸头上的短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的发型放在当前时代,还是太突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还俗的和尚。
依秀那答兒–妃禍天下 依秀那答兒 【瀟湘VIP完結】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找来一块黑布扎了起来。
灰衣服、黑头巾、破布鞋,这幅造型,除了脸,其他都是标准的龙套打扮。
解决服饰问题,廖文杰拿着洗漱工具寻找清洁水源,在厨房碰到了崔鸿渐和拾儿。
“两位,起这么早……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廖文杰,看你们年纪比我小,喊我一声杰哥就好了。”
“不会吧,怎么看我的年纪都比你大才对。”
拾儿不想被无缘无故占便宜,皱眉道:“我今年二十有五,肯定比你大,不如你和鸿渐一样,喊我拾兄好了。”
师兄?
不妥!
廖文杰摇摇头:“师弟,你想多了,我今年二十有八,因为修道保养有术,所以才显得年轻。”
復仇公主的選擇 娜娜的寶貝
“是这样吗……”
“拾弟,我还能骗你不成!”
“那好吧,杰哥。”
拾儿将信将疑,旁边的崔鸿渐只管埋头干活,喊了一声杰哥,也不管吃没吃亏。
“拾弟,不愧是燕大侠的徒弟,心肠就是好,你帮鸿渐老弟磨豆腐辛苦了。”
“还好,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帮鸿渐忙完,他也好早点出门,多赚点钱财。”
拾儿摆摆手,笑着说道:“杰哥,看你也闲着没事,不如一起来磨豆腐,就当打发时间好了。”
“算了吧,我待会儿还要出门办事,你俩慢慢磨,我吃豆腐就行。”
廖文杰笑呵呵看向崔鸿渐:“鸿渐老弟,相逢即是缘,为兄手头拮据,能否请我吃一碗豆花?”
“杰哥,一碗豆花而已,谈不上‘请’字,就像你说的,相逢即是缘。”
“好,爽快!”
廖文杰竖起大拇指:“就冲你这句话,改天遇到麻烦直接来找我,我帮你度过难关……不说了,有点饿,给我盛碗豆花。”
“嗯,要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