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vd9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仙草供應商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鳴金收兵讀書-bpmg8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
赤色圆盘表面亮起无数的红色符文,红光一闪,一道直径百丈的赤色火光飞射而出,淹没了黑色雷蛟小半个身躯。
石琅轻哼了一声,法诀一掐,黑色雷蛟体型暴涨。
轰隆隆!
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黑色雷蛟的身体爆裂开来,化为一轮万丈大的黑色骄阳,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其他合体修士吓了一大跳,纷纷祭出法宝抵挡,这才安然无恙,下面的低阶修士可就倒了大霉了,有一部分修士被斗法余波波及到,直接人间蒸发。
三个呼吸过后,黑色骄阳消失不见了,“石樾”凭空站在半空中,他身上毫发无损,身上丝毫伤痕都没有,衣服都没有斑点损伤。
这倒是出乎石琅的意料,换了其他合体修士,硬结下他这一招,就算不受伤,也会比较狼狈,石樾居然安然无恙,就跟没事人一样,出乎他的意料。
石琅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盛名之下无虚士,石樾能有今天,看来是有真本事的。
君心堅韌如城
屠魔記
他袖子一抖,一道白光飞射而出,赫然是一张十余丈长的白色画轴,画上有数十个狰狞的骷髅头,他打入一道法诀,数十个狰狞的骷颅头飞射而出,瞬间涨大,每一个都有小山大小,发出“呜呜”的怪叫声,直奔石樾而去。
卡裏奇大陸
石樾剑诀一变,赤色圆盘顿时喷出一道粗大的赤色火光,击在一个巨大的骷颅头上面,滚滚烈焰淹没了骷颅头,这还不止ꓹ 赤色圆盘化为一道红光,没入了数十个骷颅头之中ꓹ 横冲直撞。
铿铿铿!
一连串的闷响,骷颅头一个个倒飞出去,不过很快ꓹ 数十个骷颅头纷纷喷出一道道黑色细丝,缠住了赤色圆盘ꓹ 将其里里外外的缠住,动弹不得。
黑色丝线表面遍布玄奥的符文ꓹ 赤色圆盘亮起无数的红色符文ꓹ 涌现出一大片赤色火焰,不过没什么用。
石琅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切磋之名是假,想要借此机会毁掉石樾的飞剑是真,这件万骨枯图是通灵法宝,每一个骷颅头都埋在阴煞之地千年之久,再加入了上百种污秽的材料炼制而成ꓹ 专污飞剑法宝,这是对付剑修的最佳利器。
只要飞剑受损ꓹ 石樾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ꓹ 少则数十年ꓹ 多则上百年无法动用飞剑ꓹ 这才是他提出切磋的目的。
“石樾”眉头一皱,剑诀掐动不已ꓹ 剑鸣声大盛ꓹ 赤色圆盘骤然迸射出无数的赤色剑气ꓹ 将黑色丝线尽数斩断。
赤色圆盘一个盘旋,飞回“石樾”身边。
红光一闪ꓹ 赤色圆盘化为三十六把灵光暗淡的红色飞剑,上下摇晃不定,一副灵性大失的模样。
他脸上露出心疼的表情,收起风焱剑,说道:“还有一招!石道友尽管出手吧!”
石琅体表乌光大放,身上涌现出密密麻麻的诡异黑色灵纹,一个面容狰狞的黑色巨人虚影骤然出现在石琅身后虚空。
黑色巨人的五官模糊不清,脑袋上长着一对弯刀般的牛角,身披黑色铠甲,八条粗大的手臂握着刀枪棍棒等武器,散发出一股睥睨八荒的味道。
蒼河白日夢
黑色巨人的脑袋上有一个黑色圆月的图案,似乎代表着什么。
黑色巨人虚影散发出的强大灵压,已经达到了大乘期的水准。
“冥月魔君!”旁边观战的九焱真君惊呼道,脸色变得异常凝重。
看他的反应,这个冥月魔君不是一般人。
“石道友,你千万要小心,冥月魔君可是十几万年前一个大名鼎鼎的魔头,没想到石琅居然能召唤出冥月魔君的法相,他修炼的功法多半是人族根据冥月魔君遗留下的功法改良而来。”
“什么?冥月魔君!”
前妻難追
“石樾”的表情变得异常凝重,冥月魔君是当年魔族的大佬级人物,跟天虚真君是强敌,据说天虚真君为了斩杀冥月魔君,也受了重伤。
能将天虚真君打伤,冥月魔君自然不是一般的大乘修士可比的。
魔道修炼的功法大都是根据魔族功法改编的,看来石琅修炼的功法跟冥月魔君有很大的关系。
石琅的脸色苍白下来,显然,他施展这一秘术也要损耗大量的法力,并不是轻易就能驱使的。
石琅眼中寒光一闪,冥月魔君的八条手臂一阵狂舞,虚空发出一阵刺耳的破空声,一大片黑色火焰狂涌而出,化为刀枪棍棒各种兵器形态,击向石樾。
黑光一闪,这些攻击消失不见了,下一刻,黑色火焰所化的刀枪棍棒诡异的出现在“石樾”面前。
石琅脸上露出得意之色,黑色火焰可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冥月魔焱,无物不燃,只要被冥月魔焱沾到,不死也残。
他凭借这一秘术,灭杀了诸多强敌。
若不是对付石樾,他还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下施展这一秘术。
石樾一张口,一道赤金色灵光飞射而出,迎了上去。
轰隆隆!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起,一团巨大无比的黑色火球悬浮在高空中,散发出惊人的热浪。
不过很快,黑色火球骤然扩散不见了,现出石樾的身影。
石樾完好无损,一团赤金色的火焰护住石樾,正是石焱。
石焱吞噬了诸多火焰,它有合体期的水准,是石樾的一个杀手锏。
“不可能!”石琅的双眼都快要掉出来了。
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一般的火焰根本挡不住冥月魔焱。
“哼,不过是利用秘术召唤出冥月魔君的法相,若是本体亲自,我自然挡不住,你召唤出来的不过是虚影,有本体两成的实力就算不错了。”
“石樾”一阵冷笑,法诀一掐,三十六把风焱剑一个盘旋,合为一体,化为一条百余丈长的赤色剑蛟。
石焱一分为二,一部分没入赤色剑蛟之中。
吼!
一道震耳欲聋的龙吟声响起,赤色剑蛟扑向石琅。
石琅眉头一皱,正要施法,就在这时,一道响彻天地的钟声响起,伴随着一阵梵音,仿佛有仙佛在高空吟唱一般。
石琅的脑袋晕晕沉沉,目光呆滞。
红光一闪,一条体型巨大的赤色剑蛟骤然出现在石琅身后。
石琅体表涌现出一大片黑气,将他护在里面,与此同时,冥月魔君虚影的八条手臂一阵狂舞,各种武器砸向赤色剑蛟。
“爆。”
伴随着“石樾”一声低喝,赤色剑蛟骤然爆裂开来,化为一轮千余丈大的赤色骄阳,一股滔天热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嗤嗤”的破风声响起,一片密集的赤色剑气从赤色骄阳之中飞射而出,一道有些狼狈的身影从赤色骄阳之中飞出。
石琅的左臂有一些血痕,嘴角沾着一些血迹,面无血色。
他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本想暗算石樾,没想到吃了一个小亏,最重要的是,石樾有迷仙钟在手,加上一套通灵法宝级别的飞剑。
换了其他合体修士,石琅说不定已经得手了,不过他运气不好,碰到石樾。
一套通灵法宝级别的飞剑、迷仙钟、石焱,这三样东西普通合体修士拥有一样,都能实力大增,石樾拥有三件,让石琅吃了一个小亏也不奇怪。
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石樾本人在现场,若非如此,化仙符所化的分身根本发挥不出如此实力。另外石琅也要提防在旁观战的李轩,根本没法全力去对付石樾。
看到这一幕,玉莲夫人等合体修士目瞪口呆,石琅虽然没有动用本命法宝,不过他居然被石樾打伤,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哈哈,好,痛快,石道友道法高深,老夫佩服。鸣金收兵,后撤三百万里。”石琅豪爽一笑,大声吩咐道。
别看石琅吃了一个小亏,其实明白人知道石樾损失更大,石樾的这套飞剑法宝是他的本命法宝,被魔道法宝污秽了,灵性大失,短时间内,石樾无法动用这套飞剑,战力肯定受损不少。
只是他们不知道石樾法宝多的很,加之又有掌天空间,恢复起来并不困难,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玉莲夫人取出一个尺许长的黑色号角,号角表面遍布米粒大的符文,散发出一阵惊人的灵气波动。
一阵低沉的号角声响起,传遍方圆十万里。
魔道修士听到号角声,有序的退去,交替掩护,正道修士也没有追赶。
九焱真君眉头微皱,从这一个细节来看,魔道修士训练有素,想要击败魔道并不容易。
“石道友,改日再指教。”石琅说完,又回头望了“李轩”一眼,纵身朝着远处飞去。
没过多久,石琅等人消失在天际。
“石樾”轻松了一口气,转身说道:“走吧,咱们也会去吧!”
过了一会儿,石樾等人回到了大本营,一座长万里、宽五万里的巨大城池,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内,“石樾”、“李轩”、九焱真君等五位合体修士聚集在大殿内,正在商议着什么。
“魔道支援太快了,咱们想要拿下金鸥星估计难了,不过石琅亲自出动了,其他修仙星的压力会轻一些。”
他们袭击了多个修仙星,不过在金鸥星遇到了麻烦,魔道支援太快,他们根本拿不下来,石琅甚至亲自赶到了金鸥星。
“还多亏了李道友和石道友,今日一战,石道友让老夫大开眼界。”九焱真君诚恳的说道。
貌似純潔
修仙界实力为尊,石樾跟石琅切磋,让石琅吃了一个小亏,已经很不错了。
“我是让石琅吃了一个小亏,不过我的本命法宝也受损了,近期内,我无法出手了。”
说实话,石樾确实没有想到石琅在算计自己,他都做好了舍弃这道化仙符的准备了,没想到石琅只是试探一下自己的神通,污秽了自己的飞剑法宝而已,这样更好,短时间内,他有理由不用参战,也更方便自己做事。
“李某也是,我需要闭关疗伤一段时间,接下来的战事就交给诸位道友了。”
“李轩”的脸色苍白,语气有气无力。
石樾和李轩在战事前期表现优良,身先士卒,九焱真君等人自然不好意思再让石樾和李轩打前阵,以他们的战绩来说,调养一段时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没问题,这是应该的,两位道友就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吧!”九焱真君连声答应下来。
商業三國
其他人纷纷开口附和,石樾这一战打出了威风,短时间内,魔道应该不敢发动战事了。
半个时辰后,他们陆续离开了,留下石樾和李轩。
两人来到一间偏室,“石樾”衣袖一抖,三十六把风焱剑、石焱和迷仙钟飞出,风焱剑的灵光暗淡,一副灵性大失的模样。
“李轩”眉头一皱,收起了这些东西,接着他对“石樾”下达了某些指令,然后体表青光大放,化为一只百余丈大的青色鸾鸟,一股狂风骤然出现在石室内。
青色鸾鸟双翅一振,虚空一阵扭曲,出现一个十余丈大的黑洞,青色鸾鸟化为一道青光飞入了黑洞之中不见了。
黑洞很快愈合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三百万里外,一座黑色巨城还在修建当中,一座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色宫殿,石琅等十余名合体修士正在商讨着什么。
“石樾的本命法宝被万骨枯图污秽了,短时间内,石樾无法动用那套飞剑,不过他本人的实力确实强大,除了合体期的灵焰,还有迷仙钟,这件异宝落在他的手上,十分棘手。”石琅的表情凝重。
这一次切磋,说实话,他没有出全力,当然也没占到太大的便宜。
“李轩也被我利用玄幽鬼爪偷袭,打伤了李轩,短时间内,他应该无法出战。”一名身材婀娜得黑裙少妇沉声说道。
李轩和石樾是正道首脑,他们受创对魔道来说是一个好消息,魔道要想击溃正道,必须要准备更多的力量。
“若是能灭了他们,咱们就能一并拿下天澜星域,最重要的是,石樾身上的珍稀灵药肯定不少。”
谁不知道石樾是仙草宫的掌柜,就算他的身上没有珍稀灵药,抓住石樾,拿来要挟他的师傅也不错。
“石樾可不好对付,保不准他的身上还有其他底牌,需要多调集一些高手。”黑裙少妇提议道。
石琅点了点头,他也是摸不透石樾的底细,所以他也保留了实力没冒失决战,他沉吟片刻说道:“咱们联系其他道友,让他们都赶来金鸥星,对付石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