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3km火熱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一百八十六章僞裝上癮看書-7i74f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南意棠心里对于秦北越的嫌弃溢于言表,洗了好几次澡,也仔仔细细的把房间里里里外外全都打扫干净了。
这次骂了之后倒是有些效果,秦北越不再每天上赶着过来了,南意棠倒是清净了一些,不过再次见面的时候,看到秦北越也都是横眉冷对的。
“南小姐,好久不见啊,想我了没有?”
秦北越和南意棠招了招手,南意棠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心里想着真是无耻,都已经被她当场抓住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了,怎么还敢这样笑眯眯的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
“……”莫名的被丢了一个白眼的秦北越觉得非常委屈,他好像也并没有做什么吧!
然后,秦北越更加委屈的是,接下来南意棠全程几乎都跟他没有什么交流,完全都是冷着脸的样子。
“你怎么了啊?南小姐,我哪里得罪你了?上次你喝醉了我可是安安全全的把你送回去了,我什么都没有做呀。”
结束的时候,秦北越追了上去,想要问个清楚。
國民老公抱抱我
駐馬秦 落花歸
“秦三少,有些事情我不想提起来是给你面子,你非要跑到我的面前来,是觉得我那天晚上骂的你还不够吗?装的这么冠冕堂皇有什么用?我知道酒吧的时候,你把我送回去不过是做些表面功夫,可实际上卑鄙无耻什么都没有落下。”
“什么啊?我做什么了?我就卑鄙无耻了?”秦北越都要被冤吐血了。
七福壽方鋪
装!你继续装!南意棠冷眼看着他,一点都没有被秦北越装无辜的样子蛊惑半分,“秦三少,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心知肚明,就不必在我的面前惺惺作态了。”
“我!”秦北越气的半死,南意棠也根本不愿意和他多说,直接就走了。
秦北约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结合南意棠的话,突然明白些了什么,立即给秦北穆打了电话过去。
“哥,你是不是对你媳妇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秦北越气冲冲的问道。
“既然已经是我媳妇了,那我做什么都不叫见不得人的事,注意一下你的用词。”秦北穆正靠在自家的座椅前,悠闲的半倚着。
“你要是对你媳妇做什么我是没有什么意见,可你不要打着我的名号去啊!你媳妇今天把我骂了半天,没给我一个好脸,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呀。”
“谁让你顶着这张脸呢,没事儿,他最多也就是给你冷脸,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她问起你不要否认就行了。”反正挨打的事儿,他已经受了。
一卡在手
“凭什么!我不要。”
“乖,明天哥哥带你上分。”
我的夫君是判官
超能狂少 軒轅波
“谁稀罕?”秦北越气冲冲的挂了电话。
他严重怀疑秦北穆这么做,是不是故意的,一方面破坏了他在南意棠心目中的形象,另一方面,自己把便宜都占了,名声还要他来背。
没过一会儿,秦北穆的电话又再一次打过来了,秦北越气的脑袋突突的疼,接通了之后没好气的问,“又怎么啦?”
“明天安家的结婚派对,你不要去了,我替你去吧!”
“为什么不许我去?你又想干什么?”秦北越变得越发的警惕起来,秦北穆这个家伙,又准备打着他的名号去做什么?
“安知赫结婚派对那么多人,我能做什么?你又不认识那些人,不是不愿意去吗?我替你去。”
“啧,你那么好心?”秦北越撇了撇嘴,“咱们两不能太频繁的交替出现,万一让人看出来了就糟糕了,尤其是南意棠,她太熟悉你了,你不悠着点,小心玩脱了。”
“我心里有数。”
秦北穆太想靠近南意棠了,这五年里,不是只有南意棠在思念他,他无时无刻的也在想着回到她的身边。
可现在,还不能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南意棠的身边,晚上接近的计划被发现了之后,他也不能再这么做了,唯有借着秦北越的身份才能到她的身边来,正大光明的看她,和她说说话。
安知意哥哥的婚礼,南意棠自然是要去的,隆重的备了礼物送过去,更是早早的去陪着安知意忙活。
“累死我了,明明结婚的是我哥,我也跟着忙到头秃,昨晚上都没睡几个小时。”
葉城安悅 暗宇深淵
“结婚是喜事,也累人。”
“唉,我哥结婚了,我都有点不适应了。家里突然多了人。”
”你嫂嫂我见过,挺知书达礼的一个,人应该是很好相处的。”
“嗯,我就是觉得突然间我哥哥长大了,可我还是个孩子呢。”
“你迟早也是要结婚的,你跟秦越……”
“谁要嫁给他呀,我可不愿意。”安知意立即就扁着嘴说道。
變身魔法師傳奇 秋江暮色
“行吧。”南意棠笑笑不说话,安知意就是傲娇,可她跟秦越这么些年了,日后也应该是可以修成正果的。
“你先坐一会儿,我爸又喊我过去了。”这场婚礼弄的如此盛大,来的人实在是多,他们一家人个个都闲不下来。
“嗯,你去吧。”
重生豪門望族
南意棠自己待了一会儿,也有其他的人上来搭话,她少不得要应酬着,终于找了个空隙去没人的地方待着,默默偷闲。
“南小姐一个人吗?”这个人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南意棠听到他的声音就蹙眉,这家伙简直是没脸没皮的,竟然又黏上来了。
“真是好兴致啊,众人都喜欢热闹。南小姐喜欢一个人待着?”秦北穆要装成秦北越说话的语气,开始有些别扭,次数多了都如鱼得水了。
“是啊,所以能不能请秦三少移驾别处?”
南意棠都不愿意多看这人一眼了,“秦三少还真是堪比雷达,我就是为了不想被人打扰才躲起来的,你还巴巴的硬是凑上来,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秦北穆极少看到南意棠这样毫不留情的冷嘲热讽的样子,竟一时间也接不上话了,可就是忍不住的觉得高兴。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跟你道歉,以后我再也不会去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秦北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