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37u人氣言情小說 她的迷宮暗藏青春 線上看-第六十七章:真相之章推薦-6nltz

她的迷宮暗藏青春
小說推薦她的迷宮暗藏青春
2016年1月。
片段一:
冬夜的晚风肃杀刺骨,一阵一阵往操场刮去。
买完宵夜,冬灵原本想直接回寝室,在温暖的寝室一边吃宵夜一边和室友聊天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可一旁的吕娅却想去操场散散步,她想感受一下操场的冷。她拉起冬灵就往操场走去了。
“好冷啊,”冬灵说,“我们走两圈就回去啊!”
屍祖
“好。”
“这么冷的天气竟然还有人来跑步!”冬灵看着那些从身后跑来的人说道。
“可能就是因为冷才来跑步吧,跑步可以取暖。”
冬灵说:“我还是喜欢去寝室取暖。对了,没想到冯柳风和我一个考场,要是金牧原和我一个考场就好了。”
“要是你们成绩差不多就可能分到一个考场。”
冬灵叹了一口气,“可金牧原那个人学习一点也不用功,成绩太让人担心了。”
吕娅建议道:“你可以约他去图书馆写作业。”
“他去图书馆从来都是看小说,再说我总不能一直约他。”
“那就只能顺其自然了。或者你也可以故意考砸,那样就可能和他分到一个考场。”
“这也不太行,应该让他变好。还是另想办法吧。”
“要不我们也跑跑步?”吕娅问。
冬灵直摇头,“你疯了,这么冷我才不跑。”
“好吧,那就再走一会儿。”
冬灵的短信铃声忽然响了,“等一下,我看个短信。”
短信是铁罗发来的:
最新情报,金哥决定后天在操场上向朱颜表白。
看到短信时丁冬灵吃了一惊,心里仿佛受到晴天霹雳,她原本还想下学期一定要找机会向金牧原告白,没想到金牧原后天就要向朱颜告白了。
她要向铁罗问清情况,于是对吕娅说了声“我突然有事要先走了”就去找铁罗了。
片段二:
考完生物朱颜走出考场。教室外面冷得要命,她戴上保暖手套和防风口罩,去美食天堂打包了一份午餐,然后直接回了寝室。
今天的菜有些咸,朱颜忍着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她从抽屉里翻出几袋零食,一面玩手机,一面吃零食。
異界之風流一
金牧原发来一条短信让她一定要记得明天晚上去操场。
对金牧原说的“陨石雨”朱颜心里颇为好奇,明天晚上就能知道金牧原会如何变出陨石雨了。零食很快吃完了,抽屉里好像还有一根棒棒糖?朱颜又拉出抽屉寻找零食吃。
无意中她翻到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让她一下子心生悲伤,一下子回忆泛起。那是她与雷哲林的合影。上次雷哲林来学校找她复合,并说自己已经删掉了杜沙沙的所有联系,朱颜才答应和他和好。
但杜沙沙给雷哲林打去的那一通不合时宜的电话出卖了雷哲林。当朱颜看到来电屏幕上的“沙沙”二字时,恨不得把这个第三者从手机那头揪出来狠狠扇其耳光。
雷哲林上完厕所回来,朱颜气愤地把手机扔给他,留下一句:“你的沙沙给你打电话了,快去陪她吧!拜拜!”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从那天到现在,朱颜和雷哲林的关系又变回到原来的藕断丝连。期间雷哲林有向朱颜请求再次原谅,但朱颜一直没有原谅他,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让雷哲林彻底死心的话。
此刻翻到以前在一起时的老照片,朱颜有些睹物思人。就在这时,朱颜的来电铃声响了,她以为是雷哲林打来的。一看却不是,来电者是方立。
他打电话来干什么?朱颜心里想,或许和哲哲有关?她赶忙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方立的声音,不过他语气有些严肃。
“朱颜我给你说一件事情,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事?”朱颜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雷哥……雷哥他出事了。”
朱颜一下子站起来,神情紧皱,“哲林他怎么了?”
“雷哥被人捅了……”
“什么!”听到这六个字时,朱颜眼前一片黑,险些瘫倒在地。
方立说道:“上次被我们泼火锅的那个家伙,上个星期他用一把水果刀偷袭了雷哥。”
“上个星期?”朱颜声音很大,“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因为雷——”
“哲林现在怎么样?”朱颜焦急万分,“快告诉我!”
“豹头说雷哥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朱颜问:“他现在在哪家医院?”
妖後難當
“第三人民医院。”
片段三:
丁冬灵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她要去朱颜的寝室找朱颜,她想去问明白朱颜是否也喜欢金牧原。她不知道问了有什么意义,或者有什么作用。
她觉得就这么去问别人一个私人问题很没礼貌,可她还是去了。
關門,放總裁! 短發言
她来到朱颜寝室门口,徘徊着迟迟不进去。她伸出手想要敲门,可又收了回去。算了吧!她觉得朱颜肯定也喜欢金牧原。他们在一起也罢!她叹了口气,转身打算离开。
重生日本寫漫畫
“冬灵?”朱颜出来上厕所,一开门看见了冬灵的背影,“你怎么在这儿?”
丁冬灵有些不知所措,她转回身说道:
“哦,我——来找你问点事儿来着。”
“什么事?”朱颜问。
“哦,我来想问你,嗯——”丁冬灵即兴胡诌道,“有没有醋。我在寝室煮水饺,可是我们寝室的醋已经用完了。饺子不蘸醋一点也不好吃。”
“我这里没有醋,不过有酱油。你要吗?”
“酱油啊,也可以。”
于是朱颜把寝室里的那瓶老抽酱油拿给了丁冬灵。
丁冬灵心想既然都见面了,干脆厚脸皮问一问算了。
“谢谢你的酱油啊!哦对了,我可以顺便问你个问题不?”
“什么问题?”
丁冬灵试探性地问:“你觉得金牧原那个人怎么样?”
“还不错。”
“哦!”丁冬灵又问,“那你,对他有意思吗?”
朱颜在参加社团活动时已经看出丁冬灵对金牧原的小心思了,加上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受伤的雷哲林,所以她不想让丁冬灵对她和金牧原有所误会。
她轻微一笑,回答道:“放心,我对他没意思。女追男,隔层纱。你稍微主动些,就能追到金牧原。”
“我我……”丁冬灵有些不好意思,“我没说要追那个家伙啊!”
“不要想太多,喜欢就追。”
“可他明天约你去操场,是要——”
“我去不了了。”朱颜打断道,“我下午考完试就走。”
“啊,你要去哪?”
“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受伤住院了,我要去陪他。”
“很重要的人,”丁冬灵问,“是你喜欢的人吗?”
朱颜点点头,“是啊,又爱又恨。”
“不过,金牧原是不是约你明天晚上去操场?”
“哦,对。”朱颜说,“他跟我说明天晚上会出现什么陨石雨。你不用想太多,我只是有点好奇,就答应去了。”
“不是。”丁冬灵看着手里的酱油说,“其实那是个幌子。唉!那个家伙约你去操场,其实是想向你表白。铁罗偷偷告诉我的。”
“哦?”朱颜笑了笑,“还好我去不了了,就算去了也是会拒绝他的。”
丁冬灵问:“那你给他说明天你不能去了吗?”
“还没。等下发短信告诉他。”
丁冬灵脑袋里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主意。
“朱颜你不用说,明天我替你去操场,帮你告诉他。”
朱颜说:“OK,这样也行。”
“那,你可不可以借一件衣服给我穿一天?”
“可是可以,不过你干嘛要借我的衣服穿?”
丁冬灵神秘一笑,说道:
“我想给金牧原搞个恶作剧。”
片段四:
丁冬灵想了许久。她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可她还是决定要假扮朱颜去赴约,然后不留余地地拒绝金牧原的告白。这样金牧原就可以对朱颜死心了。
黑夜早已降临,寒风一如既往呼呼作响。墙壁上的挂钟也“滴答滴答”地响,时间一分一秒靠近夜晚八点半。
丁冬灵心里兴奋又紧张。她要想办法让金牧原认不出自己,想办法让自己变成朱颜。
首先说话的声音得像朱颜。
这一点她有把握,她能用腹腔和声带模仿其他人说话。她小时候就经常模仿电视机里的人说话。长大后便经常模仿自己喜欢的歌手唱歌。
她也经常从后面偷偷蒙住好朋友的眼睛,然后换个音色说“猜猜我是谁”,第一次被蒙眼的人从来没猜对过。而且听朱颜说话的声音似乎感冒了,感冒的人的声音更容易模仿。
丁冬灵打开手机录音功能,脑海里回忆着朱颜的声音,她模仿朱颜的声音说了几段话。她播放刚才的录音,觉得听起来还挺像,应该可以以假乱真。
其次是穿着和外貌方面得像朱颜。
朱颜把那件白色冬衣借给了丁冬灵,现在冬灵已经换上了朱颜的衣服,这衣服白得就像雪花一样。她得把自己的脸和头全部遮住,只露出一双眼睛。
为此她准备了一顶红色针织帽和一面黑色口罩,以及一条灰白拼色围巾。虽然头发会用帽子遮住,但为了更像朱颜,她对着镜子剪了和朱颜一样的刘海,两缕发丝垂于两颊。
朱颜有一双动人的双眼皮大眼睛,好在自己的眼睛也不小也挺迷人。不过朱颜的双眼皮很深,而自己的双眼皮则不是特别明显。为此她贴了双眼皮贴。她把眉毛修成了朱颜的形状,睫毛也刷长了些。
现在唯一露出的眼睛也可以以假乱真了。
身材方面丁冬灵与朱颜本来就相差不大,这么一番精心假扮后,完全会让人以为是朱颜,因感冒戴了口罩的朱颜。
丁冬灵已经“全副武装”了,她看着镜子中的“朱颜”,心中忽然闪过一丝哀伤。她把帽子往下又拉了些,然后把围巾往上扯去挡住耳垂。她想到朱颜的耳垂好像比较小。
等一下,她忽然想道,朱颜的胸好像比我大!
她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胸部,还轻轻抓了几下,想感受一下自己的胸到底有多大。她在考虑要不要往文胸里垫一点东西。
算了,她想,应该没大多少。
外形上没什么问题了,言行举止方面也得模仿朱颜。不过她不太了解朱颜和金牧原说话时是什么样子什么语气。肢体动作不要太多,话也不能说太多,尽量显得高冷一些吧!她想。
丁冬灵打开手机录音功能,又模仿朱颜说了几段话。然后她拿起镜子,又把口罩帽子围巾调整了一番。她两只手把胸往上托了托,一看时间发现已经迟到十分钟了。于是她赶忙向操场跑去。
片段五:
丁冬灵心里除了紧张与兴奋,还十分忐忑不安,走到操场入口时她突然犹豫而停步了。
如果被金牧原识破了怎么办?
要是识破了就实话实说朱颜临时去医院看望朋友来不了了,自己假扮朱颜只是想趁机搞个恶作剧。
可如果没有识破的话,金牧原就会向自己表白。以朱颜的身份毫无余地地拒绝金牧原真的好吗?
她躲在操场入口处向金牧原望去。借着月光她隐约看见金牧原在原地蹦跳着取暖。她看见金牧原踏上长木椅,搓着双手向自己这边眺望。
如果不去的话,金牧原可能会一直等下去。他会被冻坏,丁冬灵担心地想。
她把口罩往上拉了些,然后向金牧原走去。
金牧原没有发现身后走来的“朱颜”。
“你站在椅子上做什么?”丁冬灵仰头望着金牧原的背影问。
拯救最後一滴眼淚 肖林軍
網遊之獵魔劍聖
金牧原跳下长木椅,“我在……看风景,”他眼里尽是欣喜,“一边看风景一边等你。”
我现在是朱颜,我现在是朱颜,我要高冷些,我得尽量说短句。“久等了。”冬灵说。
“也没等多久。”金牧原搓着手,“你穿得很暖和嘛!”
金牧原好像没有觉得不对劲,看来他已经被骗了。
“对,”冬灵点了一下头,“因为冷。”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食盒
“你可以像我一样跳一跳就不冷了。”
看着金牧原一边原地蹦跳一边吐气的样子,丁冬灵觉得很好笑。可她得忍着不能笑,因为她不知道朱颜的笑声是什么样子。她很想跟着金牧原一起跳,可为了像朱颜她不能跳。
而且万一把帽子或者口罩跳掉了可就game over了。
“我现在不冷。”冬灵说,“你冷吗?”
金牧原笑笑说:
“本来挺冷的,不过看见你穿得这么暖和也不冷了。”
冬灵知道金牧原还是冷的,他的耳朵都冻得红彤彤了。
“你应该戴个帽子。”
冬灵本只打算说这一句,却忍不住又加了一句:
世家再醮記
“我的帽子是不是很可爱?”
“非常可爱,尤其是那个小毛毛球。”
“风挺大的,你要不要回寝室戴个帽子?”
金牧原说:“不用不用,我这个人挺耐寒。不过听你的声音有点沙哑,是不是感冒加重了?”
“对啊,所以我得戴口罩,不然会传染给你。”
冬灵忍不住想多说一些话,她觉得就算她调皮活泼一些,金牧原也不会察觉出什么异样。
金牧原说:“传染了也没事儿。我好多年没感冒了,蛮想感受一下感冒的味道。”
冬灵说:“嘁,你可以把衣服脱光光然后在操场上跑两圈,那样就能尝到感冒的味道了。”
金牧原笑笑说:“这个建议不错,但我是一个注重形象的人,怎么能在你面前裸奔?”
“所以不能感冒,感冒一点也不好受。”
冬灵想到朱颜说的陨石雨,除了金牧原他们,陨石雨应该只有朱颜知道,问一问陨石雨的事情自己就更是朱颜了。
“对了,”冬灵问,“你说的陨石雨在哪儿?”
金牧原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他抬手看了看时间说:
“还有十分钟陨石雨就来了,我们先散散步。”
片段六:
金牧原倒数道:“三、二、一!”
这时冬灵听见空中“咻”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她看见一颗小火星飞快地升入高空“砰”的一声炸了开来——
一朵烟花绽放了。
火星一个接一个窜上高空,烟花一朵接一朵绽放美丽。原本昏暗幽深的夜空顷刻间变得绚烂明亮。
冬灵没想到金牧原说的陨石雨就是烟花雨,她感动地蹦蹦跳跳,可一想到这烟花雨本该属于朱颜她就会心生哀伤。她今晚所有的快乐注定带着几分哀伤。
看烟花的时候她犹豫过要不要到此为止。她感觉假扮朱颜有些对不起金牧原,仿佛在以别人的身份盗窃金牧原的感情。
可她又很想看看金牧原会如何表白。而对于该如何回应金牧原的表白,她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所以,就将假扮进行到底吧!
浪漫的氛围加上朱颜的身份让冬灵产生了一些大胆的念头。
要不,抱抱他?
片段七:
第三人民医院,冬灵与朱颜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
冬灵朝病房看了眼,然后问:“你朋友还好吗?”
朱颜点点头,“只是看到他受伤的样子我很心疼。我得想办法不让他和别人打架斗殴了。”
冬灵说:“是啊,太危险了。金牧原也容易和人打起来。你打算一直陪着他吗?”
朱颜回答:“对,我要陪他到出院。不过你来找我又是因为金牧原吧?”
“嗯,是关于他。那个,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我能帮就帮。”
于是冬灵说:“昨晚我假扮你去赴约了。本来想玩一会儿就摘下口罩,但是我一直假扮到底了。”
“哈,他难道没有发现是你吗?”朱颜问。
“没有,因为我会模仿别人说话,所以他没听出来。”
“等一等,你不是说他是要表白吗,那你……”
冬灵说:“我要说是就是这个。”
“你不会答应他了吧,”朱颜皱皱眉,“用我的身份?”
冬灵回答:“没有。我既没答应,也没拒绝。我和他许下了一个约定。不过……在金牧原看来,是你和他许下了约定。”
“天哪,”朱颜说,“什么约定,不会是私奔吧?”
冬灵回答:“不是,我跟他说如果下学期期末考试他能考进班级前十,就和他在一起。”
“这……”朱颜有些哭笑不得。
冬灵又说:“金牧原学习一点也不用功,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怎么行?我觉得他会为了你改变自己,努力学习。因为他真的很喜欢你,他说他对你一见钟情。所以我就借他表白的机会,用你的身份跟他那样约定了。”
朱颜感叹道:“冬灵你真是个善良的女孩啊!你应该告诉他你喜欢他,有些男生你告诉他你喜欢他后,他就会喜欢你。但如果你一直不告诉他,他就永远什么也不知道。”
“可现在去说已经晚了,金牧原肯定已经决定要为那个约定努力了。不能让他半途而废。所以,你能先不要告诉他真相吗?假装你真的和他有那个约定。”
朱颜点了点头说:“好吧。不过等下学期结束,我就得告诉他真相,当然,我不会和他在一起。因为我已经决定原谅病房里的那个人了。”
“唉,谢谢你了。”冬灵叹气道,“我担心金牧原知道真相后会很伤心,毕竟他那么喜欢你。他肯定会恨我……”
朱颜说:“他不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