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9jh7优美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五三九章 城破鑒賞-24rt0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呼察战场。
郭玉的新一军,除去已经联系不到的第二师,其他部队突然以团级、营级单位为主,四散着向外突围。
紫氣雄關 神采飛楊
这场战斗不再是,拥护唐张派系登顶的战斗了,而是关乎到自身生死存亡的突围战。
火影之影法師 o花開無月o
从高级将领到营一级的指挥官,他们心里都是十分忐忑的。大人物心里清楚,自己只要被抓,那肯定会被贴上战犯的标签,绞死在刑台上。顾泰安需要他们给一个交代,民众需要他们给一个交代,各方政治势力,也会要一个交代。甚至那些在下面瑟瑟发抖的同伙,也需要他们去死,给大家伙扛事儿。
至于那些指挥营级部队的军事主官,他们心里也明白,八区战事结束后,他们不可能会得到好的结果。唯一的可能就是在战俘营待上几年,然后去漫长的军事监狱内服刑。人生的大半辈子岁月,都要跟监狱的铜墙铁壁打交道。
这些人都是造反的核心,顾泰安拿下八区后,或许刚开始不会高举屠刀,可内部政令一旦稳定,他们必定是待宰的羔羊。而现在站队九区,他们手里有部队,有人,有一定利用价值,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諸天之帶頭大哥 真皮李糕熟
突围战打响之后,混成旅和林城部队立马投入到了阻击战当中。可敌军想固守或许不易,但他妈的几万人就一心想跑,那阻击起来也是有难度的。
新一军准备开溜后,燕北外的总政直属师,以及总政直属的几个团,也都撤出了防区,把燕北拱手相让,连一枪都没敢开,就奔着通河方向逃窜。
他们不跑也不行。这几只部队都是总政直属,跟一二战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并且在和平时期摩擦甚多,各军事主管也是跟张秘书长穿一条裤子的。所以他们要被抓住,那下场估计会比许少宏还惨。
自卫军大营内,军长满身灰尘地站在沙盘旁边,嘎嘣一声撅折了红外线笔,咬牙切齿地骂道:“新一军,总政直属部队,四万多人啊,活生生让呼察内一帮预备役士兵给吓跑了。他妈的,废物,饭桶!”
“军长,呼察方向的顾泰宪部,已经全线前压。”参谋声音颤抖地说道:“谭忠书第27师,也出现了大量溃逃,只一个照面就被击穿了。我们的前沿部队,也扛不住了……。”
军长闭着眼睛,沉默好一会说道:“无力回天了,不要再做无畏的牺牲了。命令各师,各团放弃防守……有门路的,赶紧各找出路吧。”
说完,军长咣当一声坐在了椅子上,手臂颤抖地拿起了烟盒。
“军长,欧盟区的人会接咱们,韩三千都联系完了,我们现在……。”参谋长试探着说了半句。
军长点了根烟,低着头,摆了摆手:“我不会走的,他也不会。但你们都有家有业的,可以走。”
痞子國王的冷血女王 藍雅希
“军长!”
“我堂堂八区中将,去他妈欧盟区干什么?!”军长回头喝问道。
……
政务大楼内。
秘书再次走了进来,语速极快的冲唐庆元说道:“咱们政务部门的人都已经在等着了,总长……快走吧,顾泰安的部队已经往这边来了,再拖延下去,北侧门那边也出不去了。”
“你走吧,”唐庆元回过神,淡淡地应道:“我就不走了。”
狂妃太帥了
“总长,这时候不是较真的时候!”秘书声音激动地劝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我的青山就是八区,就是燕北,这里是我的家啊。”唐庆元轻笑着回道:“我去欧盟区能干什么呢?给他们当政治小丑,让他们利用我在媒体面前煽风点火,还是我高喊着,再反一次顾泰安?”
高武位面茍活指南 月下打葉
庶女神偷 千宮湮
秘书闻声无言。
龍珠戰鬥系統
“不管顾泰安愿不愿意承认,我都是八区政务最高长官,我代表的是华人的门面……我可以死,但不可以没有尊严。”唐庆元扭头看向窗外:“我的后人,还得姓唐呢,不是吗?”
秘书看着他,知道他心意已决。
“你走吧,我自己待一会。”唐庆元摆了摆手。
秘书背对着他,停顿数秒后鞠躬,随即离去。
空荡荡的政务大楼内,该跑的都跑了,该准备投降的都准备投降了,顶层就只剩下了唐庆元一人。
他担任最高政务长官六年,干了一届半,客观地说八区的整体经济与民生基础都得到了一定提升。在这一点上,秦禹的感触是最深的,犹记得他结婚前来燕北时,坐在车内说的那句:“燕北的变化挺大啊。”
这句话充分说明了,唐庆元在任期间是干了事儿的,出了成绩的。但也正是在他任期内,八区打响了内战。或许很多年后,政治课本上都不会记载他的一些功勋事迹,只能用战犯这两个字来评价他。
唐庆元缓缓打开窗户,动作稍显笨拙地爬到了窗台上,室外的冷风吹在了他的脸上,宛若刀子一般。
他看着燕北最繁华的街道,看着一座座平地而起的大楼,看着一座座还在建造当中的工地,以及前些日子建区节留下的一条条醒目横幅,他双眼里有愧疚,也有欣慰。
战火燃遍八区,或许也并非是他所愿的吧……他的政治观点一直是,权利不能太过集中,所以军,政必须要分家。
冷风吹徐,唐庆元果断迈出了右腿,一脚踩空,从高楼上坠落。
“咕咚!”
数秒后,一声闷响在地面泛起,唐庆元身体扭曲,闭着眼睛,坠楼身亡。
五分钟后。
自卫军军长,吞枪自杀在了军部指挥室内。
城破,将死!
任天地之大,堂堂中将又岂能在异国他乡,任人宰割的苟且偷生?
……
顾系兵团司令部内。
娛樂之啟明星 初春冬雨
参谋长冲着顾泰安说道:“大部分的溃军都在向通河方向逃窜,那里有沙家的部队驻防。”
“他妈了个巴子的,我就没想到他们能这么脆,战局一扭转,连个枪也不敢放就跑了。”顾泰安皱眉说道:“……九区沈系兵团想捡漏啊。”
“突围的溃兵太多,北侧战场只有混成旅和林城部队,拦不住这么多人啊。”参谋长提醒了一句。
顾泰安沉吟半晌,突然扭头说道:“你马上通知秦禹,一会让他过来一趟。”
“是!”参谋长点头。
俘虏营内,马老二推门走进了拘押室,单眼阴冷地看着黄长官说道:“好久不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