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3r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曾陪在你身邊 ptt-十四-rb6ba

我曾陪在你身邊
小說推薦我曾陪在你身邊
大学四年在转瞬即逝间就结束了,迎来了至关重要的实习。所有的公司都是在我们往日上课的教学楼里,往日空旷的楼道今天却异常的拥挤,我和他刚进教学楼就被人满为患的人群挤散了,我下意识寻找他的身影却在人山人海的脑袋中无法找出哪个是他。
焦急中收到了他的信息:先去面试,我也去面试了,加油!等待你的好消息。
松了口气回道:嗯,我也等你的好消息。
无奈中我只好先去面试,面试的过程很顺利,有几个我比较满意的公司,尽管还有想要去面试的公司但时间却不够了,面试很快就结束了。
下午他牵着我的手一直闲逛,谁也没有说面试的结果,谁也没有说话。往日盼望已久的一起逛街,忽然显得那么可笑。晚上我们在学校附近装潢还不错的餐厅吃饭,饭已吃了一半,而气氛却寂静的让菜难以下咽。我忍不住偷偷瞟他,他吃的慢条斯理的时不时看我一眼温柔的笑一下,忽然他漫不经心的说:“今天面试的怎样?”
我随意的笑了笑:“还行吧,你呢?”
他看着我温柔的笑了笑:“嗯,我也还行。”
随后我们继续吃着晚餐,谁也没有再说话。
过了两天我俩正躺在客厅的地毯上靠着沙发看着墙壁上的电影,突然一个电话打断了正演的激变的电影,电话是通知我初次面试通过要求我去复试。挂上电话我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我一下子扑倒他的怀里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我的头埋在他的怀里狠狠的乱动。他揉了揉我的头发,声音很温柔:“怎么了?”
修仙記 李少
看着他温柔的笑脸,我笑的很开心:“初试通过了,过两天复试。”
他轻轻吻了下我的唇,露出浅浅的酒窝:“这么厉害。”看着他没有变化的温柔笑脸,原本有些激动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我笑了笑没再说些什么。
之后的几天,我依次接到了几家公司初次面试通过的电话,要求我去进行复试。我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他,收起了电话什么也没有说。
复试比想象中顺利,被俩家不错和一家并不理想的公司同时聘用了。本来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想亲口告诉他,但当我推开门看着他慵懒的靠着沙发看着电影,已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坐到他的旁边陪他看早已看过的电影,看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我尽量掩饰自己随意的问他:”还没有消息吗?”
他一愣,看着我温柔的笑着:”嗯,看来你已经有好消息了。”
我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以后有什么打算?”
他温柔的笑了笑,轻轻吻了下我的唇:”我会在这等着和你一起分享我的好消息。”
香江星光1980
看着眼前这个让我不再心动的英俊男人,看着他波澜不惊的温柔笑脸,突然觉得有些酸涩。我忍不住抱住他,闻着熟悉的味道,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这一切使我忍不住越来越用力的抱紧他。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只是用抱紧我来回应我。
公司我选了最不理想的那家,尽管挣得很少工作也不是很喜欢,但却离我们的‘家‘很近。
这份工作似乎无法给予我应有的激情,唯一能让我坚持下来的理由,也许就是有时下班可以和他吃一顿饭,休息的时候可以一起窝在客厅里看场电影,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觉得我们还在一起。
那天我像往日一样干完了一天无聊的工作,正在收拾突然接到他的电话。
“下班了?”
“嗯”
“过来吗?”
“好”
子不言吾不語
“嗯,一会儿见。”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和往日一样平淡,但当我到了车站时却和往日不同,还没下车就看见他站在车站的高大身影,早已麻木的心忽然有些兴奋起来。
下了车,他温柔的笑了笑,随意的牵起我的手,熙阳洒在他的身上感觉格外温暖。我看了看他英俊的侧脸,又看了看他牵着我的温暖大手,不知从何时起握住他的手就像握自己的另一只手。
开门的一刹那,摇曳如星光的烛光和优美的旋律夺门而出,天花板上布满了心型氢气球每一根丝带上都串着千纸鹤,往日冷清的餐桌又摆上了烛光晚餐。眼前的一切如梦一般虚幻,心理即感动又不安,这使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我下意识看向我身边伟岸帅气的男人。他笑的还是那么温柔,好看的脸上挂着浅浅的酒窝,他上前一步紧紧的抱着我,许久忽然听到他轻声的叹息,轻轻的放开我双手却依旧抓着我的肩膀,他的眉头微蹙样子很是严肃又透着一丝伤感。看着他的这样让我很是困惑,心理也没来由的有些难过。他突然吻住了我,吻的很是用力,吻的我呼吸有些急促,吻的我嘴唇有些发麻。半晌儿他才放开我,再看他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温柔笑容,他拉着我的手朝餐桌走去。感受手心里他的温暖,看着他英俊的侧脸我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
龍王界 花落滿庭芳(花小月)
吃饭时又和往日一样沉寂的让人感觉压迫,我们时不时的看彼此一眼,笑笑继续吃着味如嚼蜡一般的食物,眼前的他似乎在向我证明刚才只是我的错觉。
吃饭后我们又躺在地毯上靠着沙发看着墙壁上的电影,他枕在我的腿上,我随意的玩弄着他的碎发。玩累了我的手随意的一搭埋在柔软的地毯中,突然一张纸片没入我的手中,我下意识拿起一看却是一张恬静柔美的脸。
看着眼前的一寸照片我突然有些懵了,大脑在这一刻似乎当机了,心隐隐作痛让我有种要犯心脏病的错觉。我愣愣的看着枕在我腿上的他,愣愣的看着照片中的女人,愣愣的看着刚吃完还来不及收拾的烛光晚餐,突然觉得有些反胃。
我把手中的照片夹着递到他的面前,他看了几秒突然直起身甚至撞上我还没来及收起的胳膊,他惊愕的看着我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半晌儿他忽然低下了头,我把照片放在他的面前,我起身拿起包打开我再也不会回来的房门。
直到坐在车上我也没有哭,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哭,也许我不想让陌生人看热闹吧,我只是觉得好累,累的似乎能睡一个世纪。快要睡着时,他突然打来了电话。
“对不起”电话中的他声音有些沙哑。
“嗯”
“东西呢?”
重生之權貴
“不要了,扔了吧。”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没事我挂了。”
似乎只是简短的对话已经花了我全部的力气,挂了电话我再也坚持不住睡着了。
我以为我很坚强,我以为我不会哭。直到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这一刻似乎我所有伪装的坚强瞬间支离破碎化成了粉末,只有无休无止的眼泪伴随着孤寂,在我的眼泪把我淹没的同时我忍不住想我会不会因此瞎了?也许睡着才会停下吧。
第二天,我眼睛红肿的只能勉强眯起一条缝,去公司办理了辞职手续,出公司的一刹那忽然有一种莫名的轻松。
我开始在家待着,我以为我会大病一场,我以为我会抽烟、买醉、纹身等等,可是什么也没有,甚至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没有和朋友说我俩分手的事情。只是每天做着可笑的事情,每天无数次的拿起手机。
而这次事情让我的耳朵变得灵敏多了,即使隔着两个房门我也能听见父母房间电视发出的声音,或者父亲半夜打呼噜的声音,甚至连时间走过的滴答声也无限放大如同响在耳边,半夜父母走过打开冰箱的声音也能把我叫醒,而耳塞变成了我睡觉时的唯一依靠。我也曾治疗过,却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最终不得已父母心疼我,同意让我搬出去住,但是有个交换条件,要去他们给我找的工作并且每个月上缴一半的工资来当作房子的租金。
如今那段时光随着时间变成了我回忆中很淡的一块印迹。
最近的一次和毛毛逛街,我们坐在街边喝着咖啡,毛毛放下咖啡严肃的看着我:”都3年了,你还没有放下吗?”
我愣了一下,看着她关心的眼神,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早放下了,要是遇见合适的我早交了。”
毛毛轻轻叹了口气,微蹙着眉:”你后悔吗?”
我喝了口咖啡,好笑的看着她:”有些事不经历过永远无法判断对错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