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pr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ptt-第一百八十五章那個偷偷抱她睡覺的展示-ilf6k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这件事,已经诡异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如果往下深想,这一切都并不是自己的幻想,而是确有其事呢?
總裁大人的小嬌妻
閃婚神秘老公
真的有人在她深夜熟睡的时候偷偷的潜入进来,对她做了那些事情吗?南意棠无法接受,她以为那是秦北穆,可如果真的是别人冒充的秦北穆呢?
南意棠不寒而栗,紧紧的攥着水池边缘。
走出卧室的时候,南意棠打开了柜子,把放在里面的有助于睡眠的药瓶拿了出来,之前因为抑郁症,她一直依赖着吃这些药度日,后来秦北穆不让她吃。
秦北穆死后,南意棠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又开始依赖着这样的药,除非是有特殊情况的防备着偷袭,她才不会吃药。
不过这几日,不知道秦北越做了什么,沈安斌的人竟然没有再对她动手过,所以她又开始吃药,但每次用药她每晚都睡得特别沉,所以,有人进来了,她竟然也没有察觉到吗?
这天晚上,南意棠假意的吃了药,去漱口的时候又偷偷的吐了,到了深夜,她也没睡着,只不过窝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的,还真像是睡着了一样。
窗口的动静很轻,那个人应该是蹑手蹑脚的进来的,如果不注意听的话,根本就不会察觉。
那个人,是在她的床边蹲了下来,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南意棠能够感觉到此人的目光,不过还是忍着没有动,放松自己的身体,可千万不能让人看出来她是装的。
来人始终没有说话,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之后,俯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继而轻轻的上床,躺在她的身侧,抱着她入睡了。
冤家校草不易解 蘇辛糖
明末之絕世梟雄
倒是没有什么太过分的动作,南意棠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因为这个人身上的味道,还有他抱着自己的时候,手放在她腰间的习惯,都像极了那个人。
此刻,他们这样贴着对方躺在这里的时候,竟然,那么像是从前的每一个晚上。
南意棠抓住了这个人的手,睁开了眼睛,借着淡淡的月光,南意棠看清楚了眼前的这个人的脸,他的眸色深邃,依旧还是那么亮,有一丝的惊愕,但是又很快的恢复了冷静。
“你……你是?”南意棠看着这张脸,有些无法确定他的是谁,原本她以为是秦北烟那么卑鄙,竟然对她做这样的事情,可是,和这个人目光相接的时候,南意棠看到的是秦北穆。
“南小姐,都认识那么久了,还不知道我是谁吗。”秦北穆带着狡诈的笑意,并没有丝毫被当场抓获之后的尴尬和窘迫。
南意棠这么快起疑,装睡想要把他吊出来,秦北穆是没有料到的,他现在还不能直接跟南意棠坦白自己的身份,所以急中生智,直接用了秦北越的身份来为自己掩藏。
“秦三少,那你现在能解释一下,大半夜,你不在自己家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南意棠直接把人给推开了,冷冷的看着秦北穆,这个时候还能忍住不动手,已经是她最大的涵养了。
“南小姐,我说过你如此迷人。我也是控制不住自己,我保证,除了抱着你,我可什么都没有做。”
秦北穆伪装着别人的样子,心里很因为这样油腻的说辞而觉得不舒服,没办法,要骗过南意棠,就得力求逼真,油腻到南意棠嫌弃才行。
“秦北越,我看在你是秦家人的份上才一次次的隐忍你,可你不要欺人太甚了,男女授受不亲,你竟然深夜潜入一个女人的深闺,而且趁着人睡着的时候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了!”
南意棠红着脸,直接一巴掌扇过去了,“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秦北越,我今天就把话跟你说清楚了,我不会喜欢你,你再怎么纠缠,我也不会看上你的。你跟秦北穆就算有着一模一样的脸,你也比不上他,你们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秦北穆被甩了一巴掌,起初有些懵,不过心里很快就雀跃起来了,南意棠说了不喜欢秦北越,她的心里原来把他看的如此优秀吗?
“你只会喜欢秦北穆吗?”秦北穆有些故意的问道。
“当然。”南意棠的目光冷峻,语气却又非常的坚定,“我这辈子只会喜欢秦北穆一个人,不管他是死是活,都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他。我劝你死心吧,请你立即马上离开这里。”
秦北穆看着南意棠一本正经的生气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
“走!”南意棠叫这人竟然还厚着脸皮杵在那里并没有要走的意思,非常生气,直接动手踹人。
“别生气。”秦北穆握住了南意棠雪白纤细的脚腕,触手滑腻的触感让他不由得想起他们在一起的那些日日夜夜,他也是这样握着她的脚腕,亲吻着她绯红的脸。
“你,你这个登徒子!”南意棠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她都已经这样骂的毫不留情了,这人居然还敢动手动脚,迟她豆腐。
“给我滚,你敢再轻薄我,我阉了你!”
南意棠一脚踹在秦北穆的胸膛上,这人直接就翻滚了下去,有些狼狈。
秦北穆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发现南意棠蹙着眉头,一幅戒备的状态,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再动手。
“我走,我走,你别生气。”秦北穆的眼中是带着笑意的,他媳妇儿可真好看,不管是娇弱爱撒娇的,还是这样极富战斗力的凶悍的样子,都让他爱到了骨子里去。
秦北穆是高高兴兴的走了,南意棠却气的半死,非常郁闷,一想到这么多天秦北越都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对她动手动脚的,不知道做了什么,她都觉得很隔应,哪里都不舒服。
屍色生香:鬼夫大人你有毒 南城明月
放了热水,南意棠泡在里面,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把房间里的床单都换了。
“换下来的床单被罩直接扔掉不要了,另外,房间内外都仔仔细细的消毒,重新打扫一遍!那个窗帘也换了!”